Ettason FY20, Stella
ACY 稀万证券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9日 14.4°C-20.6°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全程详细实录!高云翔案女受害者被盘问,失控恸哭!“我因为害怕而服从”(视频/组图)

20天前 来源: 杰夫 瑞纳 评论155条

【今日澳洲10月30日】(记者 杰夫 瑞纳)备受关注的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今日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开始第三日的庭审。

WechatIMfffG42.jpg,0

今日庭审现场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今日澳洲App记者正在现场为您直播(法庭实录)。

以下为实时滚动更新:


4: 30pm

高云翔按规定在陪审团离开半小时后,才准离开。

他在团队陪同下,准时离开了法院。

WX20191030-163615@2x.png,10


4: 00pm

法官宣布休庭,明日继续。


3: 40pm

辨方律师盘问仍在进行中。

辨方律师在对女受害者盘问过程中,表现非常亲和,女受害者几次没有听清和听懂他的问题时,他都放慢语速,多次重复问题。

辩:“你的第一份警方口供是在Manly警局吗?”

女:“是的。”

辩:“第四份是在3月29日吗?”

女:“是的。”

辩:“你在给出这些口供的时候,记忆清晰吗?”

女:“是的。”

辩:“你有给出过更正吗?”

女:“第一份,因为我不想回忆细节。”

辩:“后面的有什么是错误信息需要更改吗?”

女:“记不清了。”

辩:“你最近阅读过你所有的口供吗?”

女:“是的。”

辩:“上周你做了第5份口供,表示前面4份是正确的?”

女:“正确,但有些部分需要进一步明确。”

辩:“你在第5份中提到过,‘前面4份里的内容都是近乎准确和正确的吗?’”

女:“是的。”

沈:“上述询问女方给予多份声明,是为证明女方陈述有多个版本,不可靠,不可相信。”

辩:“你曾和警方陈述,当王晶主动亲近你,试图吻你时,你有躲开对吗?”

女:“是的。”

辩:“你从未主动自愿吻过王晶吗?”

女:“没有。”

沈:“根据盘问规则可推测,辩方一定有女方主动亲吻王的证据(目击证人或视频)。”

辩:“在做前面4份口供的时候,有没有提到过CCTV(监控录像)的事?”

女:“没有。”

辩:“在完成前面4份口供的时候,你有看过任何录像吗?”

女:“没有。”

辩:“你告诉过陪审团,王在KTV的行为让你感到害怕?”

女:“是的。”

辩:“你不停去厕所,希望回来时王身边有别人对吗?”

女:“是的。”

辩:“你一直在尝试避开王?”

女:“是的。”

辩:“你从未主动靠近过王?”

女:“没有。”

辩:“你有主动挨着王坐吗?尽管他让你感到害怕?”

女:“没有。”

辩:“一次也没有?”

女:“我记不清了,当时KTV很小,没太多位子可以选。”

在辩方律师的追问下,女受害者显得有些慌张。


3: 30pm

辨方对女受害者的盘问持续进行中。

高云翔的辩护律师一直在询问受害者是否曾对前面提及的两个人说过一些话。

女受害者均回答:“Can't remember(不记得)。”

沈寒冰律师:“女方越是说不记得,越对她不利。”

WechatIffMG43.jpg,0

高云翔、王晶在口译员陪同下坐在被告席内的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辩:“你告诉Mr Hooch,‘They did everything to me that two men could do’(他们两个对我做了只要是两个男人能做的所有的事)?

女:“我说过了,我记不清,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辩:“你告诉过Houston女士,‘Gao was so drunk(高喝醉了)?’”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曾说过,‘你们三人之所以在酒店,是因为你出于工作需要,需要照顾他们?’”

女:“不记得。”

辩:“你曾说过,‘他们到酒店之后,酒就醒了?’”

女:“我不记得,我不记得和Ann说过的话了,因为是在性侵事发后。”

辩:“你和Ann在电话上,在另一天提过此事?”

女:“是的,另一天。”

沈:“辩方目的是证明女受害者记忆不清楚,证词相互矛盾,而且是主动去‘照顾’高,甚至以工作作为借口去‘照顾’。其实都没有必要,只是为了找借口和高接近。这种接近的目的显而易见,是为了和高有进一步接触。”

辩:“你记不清楚内容不要紧,你有对Houston说过实话吗?”

女:“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不愉快的,我都没对我父母和丈夫说过,我为什么要对他们说?”

辩:“与中国重要客户维护好关系对你重要吗?”

女:“是的。”

沈:“辩方肯定有对话另外一方的陈述,而且还会让这些人出庭作证,以证明女受害者说谎诚信度有问题,在小事上说谎,在大事情上一定也会说谎。其中,‘维护关系’说明,女为了讨好或者其他利益想主动接近高云翔,甚至以色相引诱。”

辩:“你有给中国团队买礼物吗?”

女:“是的,我的助理给中国团队买了考拉纪念品。”

辩:“你有特别给高买礼物吗?”

女:“记不清。”

辩:“在杀青后举行庆祝派对是常态吗?”

女:“是的。”

辩:“什么时候举行的?”

女:“晚上7点。”

辩:“什么时候决定要一起吃晚餐?”

女:“记不清。”

辩:“你告诉过丈夫你当晚要去吃饭吗?”

女:“是的。”

辩:“晚饭过后,是你想去KTV吗?”

女:“是高邀请我去的。”

辩:“每个人都去了吗?”

女:“不是每个人,有些第二天中方要走的人没去。”

辩:“在KTV里,你大部分时间和王坐在一起吗?”

女:“是我坐在一个地方,王一直来挨着我。”

辩:“你和高在KTV说过话吗?”

女:“记不清。”

沈:“这段询问为展现高云翔和女受害人有超过普通工作关系的特殊关系,而这个关系是女主动。证明女有目的,为了自己利益主动接近,而且和庭审证据不一致,撒谎。”


3: 15pm

高云翔英皇御用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简称“辩”)继续向女当事人(简称“女”)盘问。高云翔神情较刚才略显放松。

辩:“当晚晚饭在KTV他有和其他女性交流对吧?”

女:“对的。”

辩:“高进入王房间后,你认为他是可靠的对吗?”

女:“对的。”

辩:“你同意在你看见的过程中,他都是保持礼貌对吧?”

女:“我没有太过注意。”

辩:“他对其他人都respectful(尊敬的)对吧?”

女:“我不确定是否respectful(尊敬的),但他polite(有礼貌的)。”

辩:“你提过你父亲和高在中国共事过?”

女:“是的。”

辩:“你在拍摄期间是你向高提起,他和你父亲的历史?”

女:“是的。”

辩:“你曾对高说过他很帅吗?

女:“我认为他之所以是演员,帅是必须的。”

辩:“你跟他说过吗?”

女:“记不清了。”

辩:“你有跟别人提过他帅吗?比如向他的化妆师?”

女:“记不清了,可能出于礼貌说过。”

辩:“你曾经对一个叫Ann的说过你的遭遇吗?”

女:“是的。”

辩:“你认识Michael Hooch(姓名拼写不确定)吗?”

女:“是的。”

辩:“当晚在Blue Angel你见到Hooch了吗?”

女:“见到了。”

辩:“你主动上前找他说话了吗?”

女:“我和他有过交流。”

辩:“你有跟他说过你的遭遇吗?”

女:“记不清了。”

辩:“你有跟Hooch先生说过,Gavin(高云翔英文名)和王晶喝醉后后,being idiots(是白痴)?

女:“我记不清了。”

AHL法律沈寒冰律师(简称“沈”):“这些问题都是铺垫,辩方律师肯定有这些人的证词,借此来证明女受害者在不同场合,说过不同的版本证词,以此证明其口供不可靠,甚至是说谎。”


法庭知识:盘问的方式是什么?

庭审开始,通常是检方通过“正问”(只能够问“W”和“H”的问题,例如:When、Which、Where、What、Who和How)来让女当事人陈述事情经过。

然后轮到辩方“盘问”,目的在于摧垮女当事人的诚信度。

盘问不受五个W问题的限制,理论上盘问可以问各种各样问题。但是,盘问有一个黄金规则:不知道答案不要问。

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评论说,“这是女当事人最难过的一关。”


3: 10pm

高云翔英皇御用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简称“辩”)向女当事人(简称“女”)盘问。

辩:“记得检察官问你高进入房间时你的感受吗?”

女:“记得。”

辩:“高是个正面形象?”

女:“记得。”

辩:“拍摄期间你有看见他吗?”

女:“是的。”

辩:“庆祝派对当晚你也看见他了?”

女:“看见了。”

辩:“在酒店也看见他了?”

女:“我记得看见他上电梯。”

辩:“有看见他上商务车吗?”

女:“记不清。”

辩:“3月27日晚高宴请澳方工作团队,你知道吗?”

女:“知道。”

辩:“在拍摄一个场景包含法拉利车时,你曾经要求用你的手机和高合影?”

女:“是的。”

辩:“当晚进入KTV时,你用你的手机也要求和高合影?”

女:“我记不清。”

辩:“但照片是在你的手机上对吧?”

女:“对。”

辩:“你之前见过他和别的女性交流互动吗?”

女:“他是VIP,我只见过他和他的团队交流。”

辩:“他的化妆师、经理和女演员都是女性对吧?”

女:“对的。”


3: 05pm

庭审继续,进行控辨双方交叉盘问环节。


2: 40pm

女受害者随后去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她口述:

“我在医院还睡着了,医生检查了我的大腿,发现上面有淤青。医生向我解释了生殖器检查,但我没同意,因为我不想任何人再碰我身体。”

女受害者瞬间失控大哭,边哭边说,“我当时仍在经期内,我不想任何人再碰我的身体。”

检方律师询问时,高云翔和王晶在被告席上仔细聆听,王晶表情麻木。

法官决定休庭15分钟,平复女受害者情绪。


2: 30pm

控方律师指出,在2018年3月28日,女受害者向警方提供了一份陈述声明中,不曾记得她是否对王晶进行口交,并在当时录口供时表示,对房间内发生的行为记忆清晰。

受害者身旁工作人员向其提供一份文件,女受害者正在默读。

随后受害者继续陈述:

“不记得王是否有射精,我向王说‘我想回家,放我走’,记不清王有没有回应了,也不记得性侵持续到了什么时候。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去了厕所,拿起被脱在那的衣物,照了照镜子,脸上糟透了,还有精液。”

话讲至此,女受害者失声痛哭。

“记不清王当时是什么位置和状态了。我离开房间后,按了下楼的电梯,对着一面镜子观察了一下自己。”

“我叫了辆出租车,在酒店大堂等到出租车到了,我就乘车离开。我与出租车司机无交流。”

此时,显示屏上播放王晶房间外楼道、电梯口和酒店大堂外的监控录像。

视频中显示,在凌晨4点10分,女受害者走出酒店,上了一辆白色出租车。

观看视频录像期间,高云翔一直微微噘嘴,不时发出轻微的哼声。当检方律师盘问女当事人时,他一直目不转睛的望向控方律师,表情凝重。

视频播放完,女当事人继续陈述。

“我打车直接回家,回到家后,我洗了澡,我丈夫当时在家等我。在洗澡前和丈夫交流了一下,但没说两句,我直接冲到了家里浴室。我当时觉得身体非常脏,在洗澡期间有和丈夫说话。”

“丈夫问‘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我当时一时无法解释,因为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

“丈夫发现了我脖子上有精液,他问‘为什么你脖子这么脏’,我记不清之后丈夫有没有问其他的,当时我还在惊吓中,而且非常疲倦,没法成功组织语言和他交流。”

“丈夫说我们应该报警,后来他报了警。我当时跟他说‘我想休息’,因为前一天我从凌晨5点就开始工作了。”

“后来来到Manly警局,向一名女警报警时,我当时并没说出全部过程细节,因为我还在惊吓当中。”

“我从小在中国长大,在中国发生这样的事情,女性是不敢报警的,因为高和王在中国都是有能量的人(powerful people),他们总有方法逃脱法律制裁,我不想危害到我的家人。”


2: 10pm

女受害人继续描述当晚酒店事发情景。

“高射精后,王当时躺在床上......(受害人回忆高王二人性侵犯细节,编者隐去)。”

“我当时非常害怕,所以服从了王的要求......(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此时,高云翔仔细聆听女受害者陈述,他神情凝重,紧紧地盯住屏幕,不时微皱眉头,遇到没听清的细节,马上回头询问翻译。

正当女受害者描述高云翔的举动时,他极其轻微的“哼”了一下,试图深呼吸,调整情绪。

gao yunxiang WechatIMG49.jpg,0

高云翔坐在被告席内的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坐在他后面的王晶,一直偏头倾听翻译耳语,较高云翔看起来更为镇定。

“王晶后来尝试举起我的双腿......(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我拼命挣扎。王晶力气很大......(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陈述至此,女受害者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

“王晶这时......(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女受害者再次崩溃,痛哭流涕。

“高云翔离开后,王晶把我带到窗边,让我面朝窗外......(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王晶把窗帘拉开,我感到极度被侮辱,因为窗外的高层住户如果往外看的话,都能看到我们。”

女受害者陈述时,仍不断抽泣。


2: 08pm

庭审继续。


1: 00pm

法庭休庭。


12: 20pm

女受害者描述当晚事发现场-酒店房间

“王的房间是常规酒店房间布置,卧室与厕所分开,进入王晶房间后,我在靠近窗边的椅子坐下,记不清王是否有胁迫行为了。”

“王晶此时靠近我,双手扶在椅子上,尝试再次吻我,我用手阻止他,尝试挣脱。我起身往电视方向走去,后来我发现王在通过微信打视频电话,在叫人来他房间。”

“我当时以为,他在叫住在香格里拉里的工作团队,让他们都来他房间。微信通话后几分钟,高云翔来到王晶房间,王给高开的门,高是一个人来的。”

“当高来到房间后,我感到一些安全感,因为他之前很有礼貌,他是已婚男士,我认为我能信任他,毕竟他认识我父亲。”

“当时我站在房间电视前面,我问高想聊什么,高说,‘你觉得我们聊什么’,我回答,‘我不知道’,高:‘你的口音很北京’,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当时王晶的位置我记不清了,他向厕所走去,他对高说,‘我把她交给你了’,高把我推向床,亲吻我,我尝试躲开他,他从后面抓住我,放到他腿上,尝试脱我的衣服。”

“王这时从厕所出来,开始协助他脱我衣服,高把我转过来,开始亲我,把我的连体衣脱到腰部,开始脱我的bra。高抚摸我,并将我带到厕所。”

“高抚摸我的胸部,把我带到厕所,王当时也在厕所,抽烟,看手机。高云翔把厕所灯关了,但厕所门是开着的,高随后完全脱掉了我的衣物和内衣裤。”

“我对高说,不,我正在经期,有使用卫生巾。我对高说完后,他并未理会,而是把我按来跪下。”

女受害者说到一半情绪一度崩溃,泪流不止,问答中断。法官询问是否需要休庭,女当事人表示,“可以继续”。

“我当时非常非常害怕,灯光很暗,能看到王晶的烟是亮的。我当时跪着......(受害人回忆高云翔和王晶同时强迫其口交和被指奸细节,编者隐去)

“我当时说‘不要这样(don’t do that)’。”

“我随后推开了高云翔,高云翔洗了手,因为我能听见开水龙头的声音。”

女受害者持续哽咽。

“后来记不清是谁把我从厕所里带到卧室,王晶尝试......(受害人回忆王晶尝试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我记不清高当时在房间的位置,我从床上挣扎爬到房间地上,对他们喊‘don’t do anything to me’,王走到我身后......(受害人回忆王晶尝试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持续时间约3-5分钟。”


12: 10pm

现场播放香格里拉酒店外、电梯内和楼道的视频录像(视频无声)。

画面显示,王身着橙色T恤,双手环抱住女受害者,两人似乎在亲吻。

王的李姓助理走到两人身边,助理拉开王晶,但王晶挣脱,走向女受害者。

王晶左手抢过受害者的笔记本电脑和背包,随即拉住受害者,将其搂入怀中,并亲吻女受害者。此时,一辆商务车仍停在酒店门口。

王晶助理看到二人仍在亲吻后,转身上了商务车并离开。

商务车离开后,王晶将女受害者物品放在地上,自己也坐在了地上, 女受害者站在王晶右手边。

随后,王晶拉着受害者的左手,一同进入电梯。

02:27:00 

二人走出电梯时,仍然拉着手。

02:31:18  

高乘坐电梯抵达王晶房间所在楼层。

03:07:00 

高离开房间。

04:10:56 

受害者离开房间。


12: 05pm

本案陪审团一共12人,可确认8男3女,以及一位无法目测辨别性别者。

其中,仅一位是亚裔外貌。


法庭知识:陪审团有多重要?

陪审团通常由12名成员和3名备选成员组成,并从选民登记册中随机抽选,这是每个澳洲公民强制性履行的义务和责任。但有三类人不可做陪审团成员:品行不端的人、有法律背景的人、有英语语言障碍的人。一旦成员中有人“受到污染”,例如研习法律、观看案件相关报道等,整个陪审团将解散重选。

在一些案件中,由于审判周期过长和场面证据过于血腥,经常会有陪审团成员“崩溃”,“崩溃”后会有备选成员替补,替补完毕还是没有满员的话陪审团会解散重组。案件重新审理。

2016113105849.jpg,0

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介绍说,“诉讼中真正决定有罪的不是法官,而是陪审团的12名成员,法官只做裁判官,确保控方和辨方在规则中进行,并对审判结果做量刑裁决。”

他称,“陪审团是否存在潜在恶意或偏见,其中包括对明星的恶意、对中国人特别是有钱人、有钱的中国明星的偏见,这类主观偏见将可能影响最后的判决。”


12: 00pm

重新开庭。


11: 10am

现场准备播放香格里拉酒店外和电梯内视频。

王晶律师反对,法官宣布暂时休庭。


11: 00am

女当事人(下简称“女”)继续描述:

“我当晚KTV结束后,准备打车回家,但当时凌晨2点街上没找到出租车,当时有两辆商务车,1辆是高团队专用,1辆是Producer(制作人)专用。”

“我当时坐的是producer的那辆商务车,当时车上有female director(女导演)Hua Sheng。中间排王晶、王晶的李姓助理,车上还有一名女性,我不知道名字,不认识。”

我在车上没有与王晶对话。

“我告诉王的李姓助理,我要打车回家,因为我认为在香格里拉酒店门口肯定有出租车。王的李姓助理建议受害者先坐商务车去zetland,然后司机再送她回家。”

“我当时觉得坐商务车太绕路了,而且会带来额外花销,因为商务车的花费是制作组出的。”

“当时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并没有出租车,香格里拉酒店大堂里没有服务生可以帮我叫车,后来我通过手机App打到了车。”

“打到车后,王找到我,搂住我,当时我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帽子,背着包。他还尝试亲吻我,我把头转开了,并制止他。”

“当时,我还看到商务车已经开动了,我有点慌了,因为当时我打的车还没来,商务车还走了。后来,他拿走了我的笔记本电脑,不还给我,这个笔记本电脑对我非常重要,里面有很多重要资料。”

“他告诉我,上楼和他再聊聊,他拉住我的手腕,拽我往电梯里进。”

“我当时以为房间里会有其他也住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工作人员,因为王晶当时跟我说,‘上去和他们再聊聊’,我以为是因为之前在KTV没有和所有人交谈,道别,所以以为是上楼和他们正式道别。”

“我们进入电梯后,王晶没按按钮,我按了open按钮,我跟王晶说我打的车到了,我当时感到害怕和恐惧,当时电梯门开了,王用手制止了我离开,他说了类似‘你不能走’之类的话,并按了16楼按钮,王晶当时说‘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10: 50am

女当事人口述:“当晚凌晨2am离开KTV,我是在王晶后面离开的KTV。”

随后,现场播放事发当晚监控录像,视频左上方显示时间:

03-26-2018 21:55:40

视频描述:受害者坐在房间沙发中间,高坐在受害者右边,中间隔了一个人王走到受害者身边,坐在了受害者旁边,受害者往左挪了一下,王也紧跟着挪了过去。

03-27-2018 00:02:24

王晶坐在受害者右手边,王晶主动把头靠的离受害者非常近,受害者往左躲开了。

03-27-2018 00:32:24

王将受害者搂入怀中,受害者尝试用手将王推开。

00:37:00

王用手抚摸受害者脸颊。

00:41:29

受害者从王身边起身。

女当事人回应说,“我当时起身准备去厕所。”

01:57:14

房间内除了3名收拾的工作人员,只剩受害者和王,两人靠的很近。

01:58:23

KTV外监控拍到受害者走到街上。


10: 15am

受害者开始描述当晚在Gala KTV的经过,以下为受害者口述:

女当事人(下简称“女”):“当晚在KTV的人,Director Hua Sheng 女,Li Ma 王晶好友,王晶公司股东,高云翔,Manager Lei Wang, 高助理,Lin Jiang,张姓女演员,女演员助理,Zitao Wang,王的李姓助理,王公司另一股东,名字记不清了,还有一些其他人。”

“在KTV,我一开始只喝了水,后来喝了点鸡尾酒,非常一点点,王也喝了酒,但我记不清他喝了多少,因为我并没留意,也记不清高喝没喝或喝了多少。”

“第一次和王坐在一起的情形?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坐到我身边,靠的非常近,我当时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当时其他人都很高兴,气氛很热烈。王晶当时直勾勾盯着我看,我问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他说我为什么不能看着你?”

“当时我尝试避开他的目光,我把视线转向了KTV房间里的屏幕。他叫我看着他,我期间去了几次厕所,就是为了躲开他。我当时想这么多人,说不定我回来他旁边就有别人了。上了2-3次厕所吧,具体次数记不清了。”

“王晶当时用手搂着我的肩膀,当他来搂我的时候,我一开始没觉得特别奇怪,后来越来越不舒服后,我起身去了厕所,回来换了座位,后来他又叫我去挨着他坐。”

“在KTV快结束的时候,他坐的离我非常近,靠我越来越近,还尝试亲吻我,我躲开了,我并不想让他亲我,他还说了‘亲我’。”

女受害者说到此处,情绪崩溃,开始哭,说话越来越哽咽。

法官询问是否需要休息,其表示“可以继续”,但仍哭的很伤心。

“我当晚穿了One piece jumpsuit(连体裤),当晚高和我都穿了黑白条纹外套,有人提到过,‘你们穿的很像啊’。在KTV开始的时候,我和高一起合过影,我记不得是谁提出的合影,合影是其他人用我的手机拍的。”


10: 10am

陪审团成员陆续入席,现场为他们专设一块屏幕,供其观看事发当晚的监控录像。

法庭左右两边的大屏幕上会呈现受害者视讯出庭画面,此举目的是,便于陪审团成员在观看监控录像的同时,可观察受害者的反映。

目前,受害者正在通过视讯出庭,其身着白色素色外套和黑色T恤,神情略显紧张,精神状态比较憔悴。

出于对受害者的保护,她只能看到庭内检察官,无法看到被告高云翔和王晶及现场其他任何人。


9: 18am

高云翔团队到达法院门口,较往常提前约30分钟。

WechatIMG3.jpeg,10

高云翔身着灰色西装,戴深色墨镜,面对记者的镜头,他略显不自在,用手捏了下鼻子。随后,他眉头瞬间紧锁,刻意躲避。

Oct-30-2019 09-27-05.gif,0

Oct-30-2019 09-43-17.gif,0


9: 15am

高云翔英皇御用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独自现身法院门口。

Oct-30-2019 09-38-06.gif,0


9: 05am

今日将听取控辨双方对证人的质询盘问。

据悉,受害者继续视讯出庭,其丈夫将作为第二证人出庭作证。法庭内还将播放案发当晚的CCTV录像证据。

主流媒体已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外就位。

WechatIMG5.jpeg,10


9: 00am

作为全球唯一一家直击法庭现场和法律专家合作报道此案的媒体,今日澳洲App记者团队已经抵达法庭外。

二人案件继续并案审理,计划于上午10点开始。

image.png,0

image.png,0

高云翔、王晶案件法庭排期(图片来源:新州法院网站)

庭审看点回顾:

庭审第一日:庭内场景首度曝光,女主明日料将出庭

庭审第二日:女受害人首度现身,细节公开,辩方律师质疑证词可信度


案 件 背 景

2018年

3月29日

中国影视明星高云翔和电视剧制片人王晶,被控于悉尼香格里拉酒店房间内性侵一名女子,分别在酒店内和唐人街被捕。若罪名成立,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

据悉,受害女子为电影《阿那亚恋情》悉尼协拍方工作人员。

1535519816(1).png,0

4月5日

案件首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过堂,董璇到庭旁听。

当天,高云翔身穿囚服,视讯出庭。他坐下后对着镜头挥手,说了一句“爱你”,又飞吻了一下,才开始跟法庭上的翻译对话。

辩护律师称将为2人做无罪辩护,并计划申请保释。

4月11日

高云翔与王晶涉嫌性侵案两案合一,再次过堂。

两人均被控严重性侵犯和结伙严重性侵犯罪名,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控方在庭上公开了部分调查结果,包括在王晶房间内找到精液、血迹,以及受害人留在玻璃上的掌纹。

当日,董璇在保安和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以伞遮掩,白衣黑裙走进法庭旁听,结束后一言不发乘保姆车离开。

02.jpg,0

5月2日

案件再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过堂。

因高云翔的辩护律师要求控方提供更多监控记录,包括Red Chili Restaurant、Gala KTV、Kobe BBQ、Vodafone、Blue Angel Restaurant等,该案延后至6月再审。

这些地点,相信为案发前高云翔在悉尼滞留期间,曾经到过的地方。

6月7日

此案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再次过堂,因高云翔律师称仍未收到部分证据材料,该案将延后至7月下旬,董璇未到庭旁听。

6月29日

高云翔的保释申请在新州高等法院获批。当天,董璇带着女儿小酒窝及高母共同来到法庭。

高云翔的严苛保释条件包括:

住在董璇租的房子里,每日两次向Chatswood警局报告;交出妻子、母亲和女儿护照,不准接近国际机场100米;不可接触受害人,每日9pm至5am在家禁足,佩戴电子监控设备;交保300万澳元,只能有一个手机号码,并且告知检控方。

其中,董璇若回国工作,可申请临时取回护照。高云翔的护照此前已经被警方扣留。董璇及家人的努力,让法官降低了高逃逸的风险评估。

WechatIMG927.png,10

7月11日

王晶保释申请被新州高等法院拒绝。

拒绝理由包括:王晶在该案中与受害者的互动程度高于高云翔,且他的9份证人宣誓书力度不强,出庭接受交叉盘问的3个证人证词力度有限,与澳洲社区的联系也很弱。

7月19日

案件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再次开庭。

今次为高云翔首次亲身到庭应讯,董璇未陪伴到场。

因检方要求更多时间准备DNA报告、出租车司机证词,以及案件的其他材料需时补充,申请延期,但遭到被告方律师团队的反对。

法官谕令,上述文件于8月16日送达律师手中,案件其他缺失材料在23日前送达,该案延后至8月30日同庭再审。王晶涉性侵案也延后至同日再审。

8月15日

当日为高云翔36岁生日,董璇并未如往年一样祝福老公,演艺圈中也无人在高云翔微博发文祝贺。

董璇往年微博送上生日祝福

8月30日

高云翔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第7次过堂。

检方要求案件证据提交延迟三周,原因包括:1、部分证据尚未准备好;2、需要新州检控长复看该案,重新评估对高云翔和王晶的控罪。

1500x832.png,10

9月18日

高云翔出席保释听证会。法官批准变更其保释条件,董璇可以自由离境。

此次为高云翔获释后第3次亲身应讯出庭,也是第一次展露笑颜。

1537349190(1).png,10

9月20日

案件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过堂,高云翔一身黑衣、墨镜冒雨出庭。

控方提出,需要更多时间商定二人最终罪名,故申请再次延期。

10月29日

王晶第3次申请保释,听证会在新州高等法院进行,但依旧被拒。

10月30日

案件第11次过堂。高云翔一身黑色西装、戴墨镜出现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

过堂仅数分钟就结束。控方将起诉高云翔额外罪名。 高云翔律师称,需要时间阅读和准备相关材料。

774163bc45a09d9b9077bf760750ee49.gif,0

11月14日

听证会如期进行。法官决定本案关键证人无需提前出庭质证。

11月30日

高云翔在助理一行陪同下出庭。法官宣布,高云翔的第一和第二项控罪被撤销,控方将在新州地区法院初审起诉其第3-9项罪名,聆讯日期为12月7日。

王晶通过视讯出庭,精神状态欠佳。法官通过中文传译告知,其最初的两项控罪被撤销,但其他11项罪名保留。他下次仍将视讯出庭,其保释申请已被拒。

12月06日

高云翔新的控罪清单。

法庭文件显示,控罪第3-9条分别为:

3. 结伙严重猥亵(Aggravated indecent assault - offender in company)

4.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5.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6.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7.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8. 结伙严重猥亵(Aggravated indecent assault - offender in company - t1)

9.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中国男星高云翔悉尼涉性侵案于12月6日进入初审环节,在唐宁中央地区法院首次提审。不过,在检方的要求下,法官将该案延期至1月25日再审。在此之前,法庭提及的7项新的控罪,仍有进一步被修改的可能性。

12月11日

中国男星高云翔和制片人王晶分别在新州高院出庭。前者修改保释条件,拿回女儿护照。

王晶视讯出庭,律师团队胜券在握,通过法庭视讯设备向王晶传达,“我认为进行得比较顺利,看上去前景很乐观。”

12月14日

法官宣布王晶保释再次被拒。至此,王晶所有保释申请都遭拒,能否脱罪还要看案件最终审讯结果。

2019年

1月24日

高云翔和王晶分别以亲身到庭和视讯方式,同时应讯。

法官宣布高云翔被控7项罪名,王晶被控11项罪名,其中5项结伙严重性侵罪的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

高云翔和王晶二人对指控罪名均不认罪。

7月16日

高云翔和董璇被曝3月份已正式离婚,结束了长达8年的婚姻。

离婚诉讼期间,男方并未出庭,代理律师张起准表示细节不方便透露。

9月30日

时隔近9个月,高云翔与董璇离婚后首次过堂,高云翔并未现身法庭,仅律师代表出庭。

开庭主要宣布高云翔方申请对两项保释条件进行修改,但并未确定修改内容,开庭时间推迟至10月3日。

10月3日

高云翔成功获准修改保释条款。

此前,高云翔曾被要求每天两次到Surry Hills警察局报到,晚9点到凌晨5点之间必须在家。

修改条款后,他每天只需报到一次,且晚11点到凌晨5点宵禁。

10月21日

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涉性侵一案再度开庭。

受其他案件影响,高云翔案件推迟至周三再开庭。

据悉,高云翔案件辩护律师团队新增一名高级出庭律师(SC),即英皇御用大律师(QC)。

Oct-21-2019 10-34-44.gif,0

10月23日

当日,高云翔一改往日轻松状态,眉头紧蹙现身法庭。

其团队新加入的印度裔英皇御用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也到庭。

案件并未开庭审理,以准备材料为由,再度延期。

王晶被提审至法院,但未出庭,女当事人未到场。

屏幕快照 2019-10-23 09.58.10.png,9

10月28日

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历经19个月,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涉性侵案正式进入庭审环节。

高云翔身着灰色西装现身法院门口,透过墨镜,清楚可见他紧皱眉头,神情略显紧张,表情凝重。

庭审因甄选陪审团人数和人员构成,推迟至下午3点开始。 

王晶现身厅内,他身着西装,头发扎起,面容憔悴,两名口译员在旁贴身翻译,其父母也到场,状态沉稳。

WechatIMG209.jpeg,10

10月29日

高云翔涉性侵在悉尼地区法院开始第二日的庭审,当日完成陪审团组建,证据呈现和证人陈述阶段。

皇家检控官Sean Hughes向陪审团陈述时称,受害者来到王晶酒店房间后,王晶对其亲吻,但遭到受害者拒绝。

随后高云翔进屋,简短交谈后,将受害者推倒在床。在受害者离开床时,高云翔抓住其脱衣并亲吻,此时受害者仍拒绝。

一再抗议后,两名男子还是对她进行了性侵。其间,高云翔将受害人拉近洗手间,强行要求其为之口交并实施指奸,最终自慰射精。

高云翔离开后,王晶上前意图实施性侵,导致受害者双腿淤青,并强迫其为之口交。

受害者下午视讯出庭,问答长约半小时。

问答中,受害者表示,当晚电视剧杀青晚宴后,在KTV里,王晶多次对其有亲密和暗示举动,与高云翔有极少交流。

高云翔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质疑受害者证词可信度,称受害人自愿发生关系。

原创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采写,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55)
lesley 20天前 回复
时隔一年多还能哭到哽咽,一个花季少女有可能,一个40来岁的大妈的过来人,真好把自己当妙龄,再说去KTV,能上厕所N次,却不愿离开呢?疑点太多,看不下去了戏成分过多。
Eyang 19天前
在澳洲,就算是性工作者,在过程中明确说No了,还是继续,也算QJ的,更不能拿年龄来判断是否是QJ,太肤浅了!
Kellycoco 19天前
你真的是女人吗?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前几天的一则新闻看护强奸了87的老太太!禽兽你懂吗?
chongwen 19天前
法庭自有公证,强奸你的家人,你就不这么说啦
Candice66 20天前 回复
当出租车司机证人不存在是吧?在车里亲吻也是他逼迫你的?你会英语,可以求救啊!别装什么良妇了,半夜主动跟人回酒店,别说你研究剧本啊!
MichaelD1 19天前
我无法评论
张家港墨尔本 18天前
狗咬狗 一嘴毛
Candice66 19天前
有啊,以前报道过,出租车司机证词是自愿亲吻,女的还很主动,以为女的是性工作者
土澳居民 20天前 回复
在澳洲,一旦发生有陌生男子对你毛手毛脚,就应该马上大喊,并立即报警……虽然受害人天真的以为,去洗手间,就能躲过王晶的猥琐…但是万一他在你饮料中下迷药怎样办?还有,既然感觉到不愿意被摸,那为什么还会跟这两个男人回酒店房间?如果是被迷晕了,绑上去的…酒店的工作人员也不会袖手旁观。这个案子,答案很简单……
Peter 19天前
看來是這個女的撲上去的。事后反悔。
土澳居民 19天前
没达到她想要的结果
Beibei 20天前 回复
这剧情…编的时候也不打打草稿。恶心的女人,在酒店外和王晶热吻是几个意思?被强迫的?!一年多了还痛哭流涕,哭给谁看的?不做演员可惜了!
陈先生不想活了 20天前 回复
支持高云翔无罪
Caonima 19天前
在downing centre打sexual assault就等于输了一半机会了
罗妮妮2019 19天前
什么意思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