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ACY 稀万证券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9日 14.4°C-20.6°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全程实录】女主丈夫遭高云翔律师严密盘问,或成本案关键人物(视频/组图)

11天前 来源: 杰夫 瑞纳 评论140条

【今日澳洲11月8日】(记者 杰夫 瑞纳)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第十日庭审,已持续审理了两周。在唐宁中心地区法院,被告代表律师对女受害者丈夫进行盘问。

了解前一场庭审的全程实录,请点击此处>>>

今日澳洲App的法庭记者团队正在现场,独家为您直播庭审经过(法庭实录)。

你认为本案谁会笑到最后?(多选)

以下为实时滚动更新:


1: 00pm

法庭休庭。下周辨方律师将继续对女受害者丈夫进行盘问。


12: 50pm

辩:“当你报警时,是你报的警,对吧?”

证:“是的。”

辩:“不是你妻子,对吗?”

证:“是我报的。”

辩:“她当时在睡觉,对吗?”

证:“是的。”

辩:“为什么你会报警?”

证:“我觉得有些事不对了, 警方可能能帮上忙。她告诉我,‘他们强迫我,我不能动,他们拿走了我的手机’。”

辩:“这些是你妻子给你解释,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无法回电话和信息,对吗?”

证:“那个时候,是的。”

辩:“当时6点,你是怎么给警察的说的?”

证:“他们强迫她亲吻,拿走她的手机,她不能回家。”

沈:“‘被迫’报警对检方非常失分,实在不明白检方为什么让丈夫出庭,应该是让辩方传唤丈夫出庭,检方对丈夫进行盘问,这样的话局面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

辩:“警察到你家的时候,你妻子在睡觉吗?”

证:“是的。”

辩:“第2份证词的时候,有女警员告诉你,起诉与否取决于你妻子,对吗?”

证:“是的。”

辩:“你后来去了City警局,对吗?”

证:“妻子一个人进去的,我去接小孩了。”

辩:“妻子给你发了一张City警局的照片,对吗?”

证:“应该是等候室。”

辩:“后来又给你发了几张照片,对吗?”

证:“不记得了。”

辩:“你和妻子在来法庭作证前,商量好一些特定问题的答案了对吗?比如你没有愤怒?”

证:“我没有和她沟通过这些。”( 辨方律师出示女受害者在警局录第2份证词时,发给丈夫的照片)


12: 40pm

辩:“你看见送她回来的车了吗?”

证:“没有。”

辩:“你是在家等她开门,对吗?”

证:“是的。”

辩:“当她到家后,她全身很整洁,对吗?”

证:“她很害怕的感觉,逃避眼神接触。”

辩:“她直接去卫生间了吗?”

证:“我问了她几个问题。”

辩:“当时她手里拿着什么?”

证:“包。”

辩:“其他的呢?”

证:“不记得了。”

辩:“你问了她几个问题,‘为什么这么晚回家’?她说,晚餐、KTV、宵夜’,对吗?”

证:“是的。”

辩:“她安全到家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能感到她在撒谎,对吗?”

证:“她感觉很害怕,肢体语言和眼神都很慌。”

辩:“她是在害怕你,对吗?”

证:“不是害怕我,是害怕整个事情。”

辩;“你怎么确定?”

证:“我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10年,我能感觉到。”

辩:“在她告诉你,有人强迫她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你不愤怒吗?”

证:“我没有愤怒,当时她突然开始哭,我很担心她。”

辩:“你想弄清楚她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我想弄清楚整个事情。”

辩:“你具体是想弄清楚她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在某个时间,我问过。”

辩:“先生,你并不想她和两个年纪相仿的男人独处,对吗?”

证:“取决于他们做什么。”

辩:“她之后告诉了你事情经过,对吗?”

证:“是的,当她从医院出来,当我发现她腿上有淤青后,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辩:“你给王打电话后,发生了什么?”

证:“他没接电话。”

辩:“妻子洗澡的时候,她手机在哪?”

证:“不记得了。”

辩:“她刚回家的时候,你就要她把手机给你吗?”

证:“不记得了。”

辩:“你看她手机上的信息了吗?”

证:“没有。”

辩:“你看到当晚她在凌晨2点多,还给王打过电话,你产生了怀疑,对吗?”

证:“我没有检查通话记录。”

辩:“你给Li Ma打电话了,对吗?”

证:“是的,但不记得具体打的时间了。”

辩:“打通了吗?”

证:“没打通,后来是他打回来的。”

辩:“你对他很生气,对吧?”

证:“我不太记得了,我跟他说我报警了。”

辩:“你辱骂他了吗?”

证:“时间隔太久了,我记不清了。”

辩:“你记得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吗?”

证:“不记得了。”

辩:“你说你不记得了,是因为你辱骂了他吗?”

证:“不是。”

辩:“你骂他‘f**k you, f**k your family’?”

证:“我不认为我这么说了。”

辩:“有没有可能你骂了,只是不记得了?”

证:“我不认为我这么说了。”(证人边摇头边说)

沈:“骂人不是错,是正常反应,过分把自己包装成100%正确反而不符合常理,更加失分。辩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定有证据可以证明他骂了。”


12: 20pm

gaoyunxiang single.jpg,0

高云翔法庭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被告王晶辩护律师(下简称“辩”)开始对女受害者丈夫进行盘问。

辩:“你妻子此次的工作,对她公司很重要,对吗?”

证:“是她其中一项工作。”

辩:“很赚钱,对吧?”

证:“我不知道。”

辩:“她有告诉你关于王晶的信息吗?”

证:“告诉了一点,王是制作人。”

辩:“她告诉过你她和王相处愉快吗?”

证:“我不记得了。”

辩:“你之前认识高吗?”

证:“不认识。”

辩:“你知道高多高吗?”

证:“不知道。”

辩:“你知道王多高吗?”

证:“不知道。”

辩:“她有给你发送过高的照片吗?”

证:“有一张动物园的。”

辩:“照片是你妻子和高的合影吗?”

证:“不是。”

辩:“是3月26日发的,对吗?”

证:“是的。”

辩:“你认识Li Ma吗?”

证:“没见过本人,但知道是他介绍王和我妻子认识的。”

辩:“你怎么知道是他介绍的?”

证:“我妻子告诉我的。”

辩:“你妻子对此次拍摄兴奋吗?”

证:“她工作都很努力,这是其中的一个项目。”

辩:“她的收入是用于支撑家庭开销么,对吗?”

证:“是的。”

辩:“她给你发了在‘水井坊’吃饭的照片,对吗?”

证:“是的。”

辩:“是不是她和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更放心?”

证:“我们会经常互发信息,确认对方状态。”

辩:“在当晚,你似乎感冒了,对吗?”

证:“是的。”

辩:“当晚你就想让她赶紧回家,对吗?”

证:“我就想告诉她这个情况。”

辩:“你告诉她的目的,就是想催她快回家,对吗?”

证:“没有特殊目的,就是正常的更新状态,告诉她我的状态。”

辩:“你就是想让她快点回家,不是吗?”

证:“我不记得当时我的想法了。”

辩:“如果她在工作,你不期待她会立马回你,对吗?”

证:“微信的功能可以留言,她通常忙于工作不能立刻回复。”

辩:“你女儿曾想要你给妻子发信息,对吗?”

证:“在女儿睡之前。”

辩:“你发信息,通常会期待对方回复,对吗?”

证:“当她看到的时候。”

辩:“当晚,你有收到妻子说‘快回来了’的短信对吗?”

证:“是的。”

辩:“你回复了她一个‘哭脸’的表情,对吗?”

证:“是的。”

辩:“当晚12:54am,她给你发,‘还有好多人’,对吗?”

证:“是的。”

辩:“你知道她当时还在KTV,对吗?”

证:“是的。”

辩:“你问她‘都有什么人’,对吗?”

证:“是的。”

辩:“她没回复,对吗?”

证:“没回。”

辩:“你中间睡着了几个小时,对吗?”

证:“是的。”

辩:“凌晨4点你醒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发现你妻子还没回家?”

证:“是的。”

辩:“所以在3:54am,你给她打电话了,对吗?”

证:“是的。”

辩:“没人接?”

证:“是的。”

辩:“你给她发信息,‘太晚了,还不回’?”

证:“是的。”

辩:“你开始担心了,对吧?”

证:“我开始担心了。”

辩:“4:04am,你给她发,‘不接电话,这样不好’?”

证:“是的。”

辩:“你当时有些沮丧,对吗?”

证:“是的,有点失望。”

辩:“4:12am,她给你打电话了,你从电话里听到她在给出租车司机报家里地址,对吗?”

证:“是的。”

辩:“你和妻子通话了46秒,对吗?”

证:“我不记得了。”

辩:“她那时告诉你KTV之后,又去吃饭了?”

证:“没有。”

辩:“她说了什么?”

证:“她说‘在回家路上了’。”

辩:“那46秒都说了什么?”

证:“我不记得具体内容了。”

辩:“你后来开始变得愤怒了,对吗?”

证:“我是担心。”

辩:“但接到她电话后,确认她安全了,你就不担心而是愤怒了,对吗?”

证:“担心和焦虑。”

辩:“她到家的时候家里灯火通明,对吗?”

证:“开的是厅里的灯,我在那等她。”

辩:“她到家后多久,你用她手机开始打电话?”

证:“不记得具体时间,是在她洗澡后。”


12: 05pm

庭审继续。


11: 50am

法庭休庭。


11: 30am

辩:“你知道你妻子当晚不是去工作,对吗?”

证:“是她工作的一部分。”

辩:“当晚是个庆功派对,对吧?”

证:“是的。”

辩:“在妻子告诉你事情经过的时候,她有提到香格里拉酒店吗?”

证:“没有。”

辩:“她有告诉你她在KTV之后又去吃饭,是撒谎吗?”

证:“没有。”

辩:“她告诉过你,有人提出用商务车从酒店送她回家吗?”

证:“没有。“

辩:“你给王电话了吗?”

证:“是的。”

辩:“还有Li Ma,对吗?”

证:“是的。”

辩:“先后顺序是?”

证:“我不记得了。”

辩:“你先给Li Ma打的,对吧?”

证:“我不记得了。”


11: 10am

辩:“你妻子之前从未这么晚回来过,对吗?”

证:“是的。”

辩:“反常,对吧?”

证:“是的。”

辩:“你很想知道发生什么了,对吧?”

证:“是的。”

辩:“你都问了她什么问题?”

证:“你指什么时候?”

辩:“当她没有正面回答你,去卫生间洗澡,逃避你的问题时候。”(检方反对)

辩:“你都问了她什么问题?”

证:“我记不太清了。”

辩:“你能尽力想一下吗?”

证:“我记不清了。”

辩:“为什么你不记得你和妻子的对话了,警方笔录里都有啊?”

证:“笔录里是我当时在......(女受害者居住地区,编者隐去)警局录的,我当时全身都在抖。”

辩:“你去警局的时候愤怒吗?”

证:“没有。”

辩:“你确定吗?”

证:“确定。”

辩:“当你妻子避开和你眼神交流的时候,就是在逃避你的问题,对吧?”

证:“她当时很害怕。”

辩:“她是在害怕和你交流,对吗?”

证:“她害怕的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辩:“你看到妻子脖子上的印记了,对吗?”

证:“是的。”

辩:“那是个什么印记?”

证:“我不确定。”

辩:“当你看到那个化妆品的印记,你认为她是在掩盖什么吗?”

证:“我不认为。”

辩:“为什么不这么认为?”

证:“我不确定是个什么印记,想搞清楚。”

辩:“根据你的生活经验,可以用化妆品掩盖吻痕,你知道的,对吧?”

证:“没有。”

辩:“一生都没有听过、看过吗?”

证:“我知道‘吻痕(love bite)’。”

辩:“你知道有人会用化妆品掩盖吻痕,对吗?”

证:“我不知道。”

辩:“你问她印记之后,她立马就洗掉了,对吗?”

证:“是的。”

辩:“她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对吗?”

证:“是的。”

辩:“她立马就去洗澡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当晚变得很愤怒,对吗?”

证:“不是的,我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辩:“但你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吗?”

证:“她当晚身体都在抖。”

辩:“你问了妻子,‘别撒谎,别撒谎’,对吗?”

证:“是的。”

辩:“你问了她几次‘别撒谎’?”

证:“我跟警察说的时候,说了好几次,说了4-5次?还是2-3次吧,具体次数我记不清了。”

辩:“你说这么多次,是想让她知道你是认真的,对吧?”

证:“我是想让她知道,我愿意帮助她。”

辩:“先生,你要想帮助她,你会用别的语言的,对吗?”

证:“我看着她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事实’。”

辩:“你看着她,想表达你很认真,对吗?”

证:“是的。”

辩:“你吼她了吗?”

证:“没有。”

辩:“你们吵起来了吗?”

证:“没有。”

辩:“你提高音量了吗?”

证:“并不是的。”

辩:“你肯定提高了音量,对吧?”

证:“并没有。”

辩:“那你为什么要用‘别跟我撒谎(don’t lie to me)’。”

证:“在中文里很正常,我想要知道实情。”

辩:“你不认为“别跟我撒谎”含有敌意吗?”

证:“我当时只想搞清楚实情,哪能像你这样有这么多选择。”

辩:“为什么你不用亲和的语言,而是用了‘别跟我撒谎’?”

证:“我就是这么说话的,脱口而出。”

辩:“你多次问她后,她回答你,‘有人强迫我’,对吗?”

证:“她是这么回答的。”

辩:“是你在逼问她,对吧?”(检方反对)

faguan no glass.jpg,0

法官法庭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法庭气氛激烈,高云翔律师的提问,多次被法官打断驳回。法官说,“如果你想和我辩论,我现在可以让陪审团先退庭。”

AHL法律沈寒冰律师(下简称“沈”):“这样的情况在庭审中不常见,可能是法官看到检方比较弱而做出的反应,但是这样又很容易造成给辩方上诉的机会(因为法官不公平)。”


10: 50am

女受害者丈夫(下简称“证”)一身黑色西装,佩戴黑框眼镜,坐在证人席上,基本全程用英语回答,语速较快。

被告高云翔辩护律师(下简称“辩”)继续对他进行盘问,内容围绕女受害者事后回家的情景。

辩:“先生,请念一下你在3:56am发的这条信息。”

证:“‘还没回啊,太晚了’,‘不接电话啊?过分’”

辩:“先生,来看你证词的第3页第11段,4:12am,我妻子给我打电话说,‘我在回家路上了’,我能在电话里听见出租车司机的声音,电话里妻子的声音听上去很害怕,对吗?”

证:“是的。”

辩:“你当晚等妻子等了好几个小时对吗?

证:“我1点过睡着了一会儿。”

辩:“你醒后发现妻子还没到家, 对吗?”

证:“是的。”

辩:“4am之后,你开始不断给妻子打电话,对吗?”

证:“是的。”

辩:“当她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立马问她你去哪了,对吗?”

证:“我问她,为什么你还没回家。”

辩:“她说什么?

证:“她说在回家路上了。”

辩:“这就是你们全部对话了吗?”

证:“我记不太清了。”

辩:“你说过,‘女儿也在等你啊’,不是吗?”

证:“我没有。

辩:“你问过她去哪了,对吗?”

证:“我没有。”

辩:“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在那时候问吗?”

证:“我问的就是,‘你怎么还没回家’?她回答我在回家路上了。”

辩:“你妻子到家后告诉你,她当晚吃了晚饭后,去了KTV后又去吃饭了,对吗?”

证:“是的。”

辩:“你满意他的回答吗?”

证:“不是很满意。”

辩:“你从她的回答里发现了些什么,对吧?”

证:“我这么认为。”

辩:“你认为你妻子在逃避你的问题吗?”

证:“我觉得她当时很害怕,害怕告诉我。”

辩:“害怕告诉你实情,对吗?”

证:“是的。”

辩:“你想知道你妻子到底去哪了,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辩:“你想知道她和谁在一起,对吗?”

证:“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具体到和谁在一起。”

辩:“你在撒谎,对吗?”

证:“没有,我当时没有问她具体到和谁一起,我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辩:“你认为你妻子在逃避你的问题吗?”

证:“我觉得她当时很害怕,害怕告诉我。”

辩:“你怎么判断她很害怕?”

证:“我和她在一起10年了,我了解她,我能感到她很害怕。”

辩:“她是在害怕你的反应,对吧?”

证:“她在害怕整个事件,我认为。”


10: 40am

庭审开始。


律师分析该案走向

昨日庭审后,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指出本案辨方盘问看点。

“女当事人的丈夫应该在今天被高和王的辩方盘问,这对于他来说也是很难受和难熬的一天,最为担忧的是不知道他会给出什么样的回答,因为盘问是可以问任何问题,他的‘逼迫’妻子去报警会被辩方拿来大做文章,一旦成功,女当事人因为害怕婚外情暴露而被迫报警会对检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天的变数太大,静观其变吧。”


9: 23am

高云翔身穿黑色西装,提前约半小时抵达法院门口。尽管他眉头微皱,但较前期的烦躁情绪,他神情更加淡定,缓步走进法院。

WechatIMG3.jpeg,10


9: 00am

主流媒体已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外准备就绪。

WechatIMG4.jpeg,12


9: 00am

今日澳洲App的庭审记者团队已经到达庭外。

高王二人案件将继续并案审理,计划上午10点开始。

高云翔、王晶案件法庭排期(图片来源:新州法院网站)


庭审看点回顾:

庭审第一日:庭内场景首度曝光,女主明日料将出庭

庭审第二日:女受害人首度现身,细节公开,辩方律师质疑证词可信度

庭审第三日:女受害者遇交叉盘问,监控录像播放,女主称“因害怕而服从”

庭审第四日:女受害人面临残酷盘问,高云翔休庭间隙开怀大笑

庭审第五日:女受害人再临残酷盘问,法官看不下去出手干预

庭审第六日:高云翔射精位置成焦点,王晶律师强攻相识经过

庭审第七日:董璇庆生高云翔出庭,王晶律师逼问细节,女方慌乱

庭审第八日:搂抱、接吻,“礼貌”还是暧昧?女主承压,王晶休庭期大笑

庭审第九日:女方丈夫回忆当晚细节,高云翔微笑任拍,王晶与律师击掌


案 件 背 景

2018年

3月29日

中国影视明星高云翔和电视剧制片人王晶,被控于悉尼香格里拉酒店房间内性侵一名女子,分别在酒店内和唐人街被捕。若罪名成立,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

据悉,受害女子为电影《阿那亚恋情》悉尼协拍方工作人员。

1535519816(1).png,0

4月5日

案件首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过堂,董璇到庭旁听。

当天,高云翔身穿囚服,视讯出庭。他坐下后对着镜头挥手,说了一句“爱你”,又飞吻了一下,才开始跟法庭上的翻译对话。

辩护律师称将为2人做无罪辩护,并计划申请保释。

4月11日

高云翔与王晶涉嫌性侵案两案合一,再次过堂。

两人均被控严重性侵犯和结伙严重性侵犯罪名,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控方在庭上公开了部分调查结果,包括在王晶房间内找到精液、血迹,以及受害人留在玻璃上的掌纹。

02.jpg,0

当日,董璇在保安和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以伞遮掩,白衣黑裙走进法庭旁听,结束后一言不发乘保姆车离开。

5月2日

案件再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过堂。

因高云翔的辩护律师要求控方提供更多监控记录,包括Red Chili Restaurant、Gala KTV、Kobe BBQ、Vodafone、Blue Angel Restaurant等,该案延后至6月再审。

这些地点,相信为案发前高云翔在悉尼滞留期间,曾经到过的地方。

6月7日

此案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再次过堂,因高云翔律师称仍未收到部分证据材料,该案将延后至7月下旬,董璇未到庭旁听。

6月29日

高云翔的保释申请在新州高等法院获批。当天,董璇带着女儿小酒窝及高母共同来到法庭。

高云翔的严苛保释条件包括:

住在董璇租的房子里,每日两次向Chatswood警局报告;交出妻子、母亲和女儿护照,不准接近国际机场100米;不可接触受害人,每日9pm至5am在家禁足,佩戴电子监控设备;交保300万澳元,只能有一个手机号码,并且告知检控方。

WechatIMG927.png,10

其中,董璇若回国工作,可申请临时取回护照。高云翔的护照此前已经被警方扣留。董璇及家人的努力,让法官降低了高逃逸的风险评估。

7月11日

王晶保释申请被新州高等法院拒绝。

拒绝理由包括:王晶在该案中与受害者的互动程度高于高云翔,且他的9份证人宣誓书力度不强,出庭接受交叉盘问的3个证人证词力度有限,与澳洲社区的联系也很弱。

7月19日

案件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再次开庭。

今次为高云翔首次亲身到庭应讯,董璇未陪伴到场。

因检方要求更多时间准备DNA报告、出租车司机证词,以及案件的其他材料需时补充,申请延期,但遭到被告方律师团队的反对。

法官谕令,上述文件于8月16日送达律师手中,案件其他缺失材料在23日前送达,该案延后至8月30日同庭再审。王晶涉性侵案也延后至同日再审。

8月15日

当日为高云翔36岁生日,董璇并未如往年一样祝福老公,演艺圈中也无人在高云翔微博发文祝贺。

董璇往年微博送上生日祝福

8月30日

高云翔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第7次过堂。

1500x832.png,10

检方要求案件证据提交延迟三周,原因包括:1、部分证据尚未准备好;2、需要新州检控长复看该案,重新评估对高云翔和王晶的控罪。

9月18日

高云翔出席保释听证会。法官批准变更其保释条件,董璇可以自由离境。

1537349190(1).png,10

此次为高云翔获释后第3次亲身应讯出庭,也是第一次展露笑颜。

9月20日

案件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过堂,高云翔一身黑衣、墨镜冒雨出庭。

控方提出,需要更多时间商定二人最终罪名,故申请再次延期。

10月29日

王晶第3次申请保释,听证会在新州高等法院进行,但依旧被拒。

10月30日

案件第11次过堂。高云翔一身黑色西装、戴墨镜出现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

774163bc45a09d9b9077bf760750ee49.gif,0

过堂仅数分钟就结束。控方将起诉高云翔额外罪名。 高云翔律师称,需要时间阅读和准备相关材料。

11月14日

听证会如期进行。法官决定本案关键证人无需提前出庭质证。

11月30日

高云翔在助理一行陪同下出庭。法官宣布,高云翔的第一和第二项控罪被撤销,控方将在新州地区法院初审起诉其第3-9项罪名,聆讯日期为12月7日。

王晶通过视讯出庭,精神状态欠佳。法官通过中文传译告知,其最初的两项控罪被撤销,但其他11项罪名保留。他下次仍将视讯出庭,其保释申请已被拒。

12月06日

高云翔新的控罪清单。

法庭文件显示,控罪第3-9条分别为:

3. 结伙严重猥亵(Aggravated indecent assault - offender in company)

4.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5.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6.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7.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8. 结伙严重猥亵(Aggravated indecent assault - offender in company - t1)

9.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中国男星高云翔悉尼涉性侵案于12月6日进入初审环节,在唐宁中央地区法院首次提审。不过,在检方的要求下,法官将该案延期至1月25日再审。在此之前,法庭提及的7项新的控罪,仍有进一步被修改的可能性。

12月11日

中国男星高云翔和制片人王晶分别在新州高院出庭。前者修改保释条件,拿回女儿护照。

王晶视讯出庭,律师团队胜券在握,通过法庭视讯设备向王晶传达,“我认为进行得比较顺利,看上去前景很乐观。”

12月14日

法官宣布王晶保释再次被拒。至此,王晶所有保释申请都遭拒,能否脱罪还要看案件最终审讯结果。

2019年

1月24日

高云翔和王晶分别以亲身到庭和视讯方式,同时应讯。

法官宣布高云翔被控7项罪名,王晶被控11项罪名,其中5项结伙严重性侵罪的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

高云翔和王晶二人对指控罪名均不认罪。

7月16日

高云翔和董璇被曝3月份已正式离婚,结束了长达8年的婚姻。

离婚诉讼期间,男方并未出庭,代理律师张起准表示细节不方便透露。

9月30日

时隔近9个月,高云翔与董璇离婚后首次过堂,高云翔并未现身法庭,仅律师代表出庭。

开庭主要宣布高云翔方申请对两项保释条件进行修改,但并未确定修改内容,开庭时间推迟至10月3日。

10月3日

高云翔成功获准修改保释条款。

此前,高云翔曾被要求每天两次到Surry Hills警察局报到,晚9点到凌晨5点之间必须在家。

修改条款后,他每天只需报到一次,且晚11点到凌晨5点宵禁。

10月21日

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涉性侵案开庭,但被延后至周三。

Oct-21-2019 10-34-44.gif,0

高云翔案件辩护律师团队新增一名高级出庭律师(SC),即英皇御用大律师(QC)。

10月23日

高云翔眉头紧蹙现身法庭。,其团队新加入的印度裔英皇御用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也到庭。

案件并未开庭审理,以准备材料为由,再度延期。

屏幕快照 2019-10-23 09.58.10.png,9

王晶被提审至法院,但未出庭,女当事人未到场。

10月28日

历经19个月,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涉性侵案正式进入庭审环节,两名被告均到庭。

庭审因甄选陪审团人数和人员构成,推迟至下午3点开始。 

WechatIMG209.jpeg,10

王晶的父母也到场。

10月29日

高云翔涉性侵在悉尼地区法院开始第二日的庭审,当日完成陪审团组建,证据呈现和证人陈述阶段。

皇家检控官Sean Hughes向陪审团陈述受害人讲述的案情经过。

受害者下午视讯出庭,问答长约半小时。高云翔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质疑受害者证词可信度,称受害人自愿发生关系。

10月30日

女受害者现场通过视讯出庭,神情略显紧张,精神状态比较憔悴。在检方的盘问过程中,女受害者几度哽咽,失控大哭。

WechatIMG3.jpeg,10

庭审期间,播放了KTV、酒店外、大堂、电梯和王晶房间外走廊的监控录像。

10月31日

辨方律师就KTV附近和包厢内的监控录像对女当事人进行盘问,内容主要集中在对女当事人行为和意图的质疑。

WechatIMG73ee.jpg,0

休庭间歇,高云翔与辩护律师在庭内交流,数度毫不掩饰的开怀大笑。

11月1日

高云翔辩护律师继续就KTV包厢内监控录像和警方口供对女当事人进行盘问。

WechatIMG2.jpeg,10

辨方律师的盘问集中在,女受害者为何与王晶有发生亲密动作,为何不拒绝王晶“骚扰”,为何无视生病老公和女儿信息,是否对高有好感,为何前后口供不一致等问题。

11月4日

高云翔辩护律师就女当事人的警方口供对其进行盘问,双方就高云翔射精位置争执不断,女方几度被问崩溃。

王晶辩护律师也开始盘问,问题集中在询问女方与王晶是否存在暧昧关系。

11月5日

王晶律师持续盘问,当庭播放了酒店门口和电梯内的监控录像,并出示了一份新证据--王晶在澳通话记录。盘问过程中,女方崩溃落泪,后期表现略慌乱。

WechatIMG2.jpeg,10

被告律师就女受害者与王晶接触的动机和是否“自愿”发生关系表示质疑。内容涉及女受害者前后口供不一致的原因,发生性行为后是否与王晶交谈过,为何声称畏惧王晶,离开后却给他打了3次电话等。

11月6日

被告王晶律师继续对女当事人继续盘问,指出其行为疑点,女方均表示“否认”或“遗忘”。女方解释跟嫌疑人间的亲密举动是出于“礼貌”,否认“暧昧”关系,由于“恐惧”,做出“自保”行为。

11月7日

王晶辩护律师继续盘问女当事人,辨方怀疑女方因对丈夫“无从启齿”、“保全家庭”等原因,“不得已而为之”才控告二人性侵,其实都是“自愿”行为。女方对此强烈反对和否认。

受害者丈夫作为第二证人出庭,接受检方和高云翔辩护律师的盘问,内容围绕事发当晚聊天记录,以及女方回家后与丈夫的对话展开。

原创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采写,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40)
温柔香 11天前 回复
女事主现在骑虎难下。丈夫怨她,高、王恨她。报警是丈夫逼的,在警局里说了违心的话,现在又撤不了,撤了就是做伪证(perjury),要坐牢的。 所以她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她现在心里很苦啊!! 说明她还是很幼稚的一个女人。
tea 10天前
把人家的家庭和事业,前途都霍霍没了。报应呵。
又想当**,又想立牌坊的一个**!
马桶上的坐垫 11天前
自作自受很活该!
Gong Li 11天前 回复
不管结果怎样,这女人早晚会离婚。
alice 10天前
如果案子输了,她老公会在离婚时让她净身出户都可能
哎哟妈妈 8天前
她老公和高、王是一队的。
猪蹄馅饺子 11天前 回复
这目前来看,男的有点画蛇添足呀。证词过于的保守,明显是为了掩饰。一个人在这个时候不可能不会提高音量地询问,不可能不生气的。过于的保护或者说是有意为之,显得更加不符合生活化。
猪蹄馅饺子 11天前
要嘶吼喊话,才是正常人的态度,如果一个人特别担心还不知道动态肯定会愤怒的。如果这么被问了,可以直接说'因为看到了,所以才会愤怒,难道要很平静么?那怕不是夫妻了吧'。但是律师肯定还会挖大坑的。哈哈哈,律师还是厉害
要什么昵称 10天前
你别回复我了 脑子不好还没教养
alice 10天前
这夫妻俩都是**
Meierhofer 11天前 回复
这几天的庭审下来,这个女的对法庭和陪审团想要知道的细节说了太多的'我不记得','我不知道'。我们不是陪审团之一,我们都已经听腻了而且觉得很反感。现在只要她对被问的问题再说'我不记得'或'我不知道',我和我老公的第一反应就是"WTF"! 相信很多人及陪审团在看了这几天的庭审之后,都会有相同的感觉。
Meierhofer 11天前
那你觉得一直说'不知道','不记得'就是一个好的策略吗?这不仅让陪审团反感还觉得他们一直撒谎掩盖事实。这坑掉的可大了呢。
吱吱鬼 10天前
您也用不着一面倒的引导舆论,在这里引导也没用!你受不了不知道,别人也有听不惯律师的问题!律师连续3,4天!天天问一些同样的问题!你怎么说?“因为女的撒谎?”可以!你律师上证据当庭打她脸啊!今天又问男“高多高?王多高?这种酱油问题!”本来立场就不同人家凭什么要句句回答都“照顾”你律师!再说你律师怎么不重点问问女在房间发生的经过呢?这个问题律师不能问!也不好问!因为女方肯定不会“不记得”让她说了对高王不利!所以说大家本来就是敌对和博弈!你愿意跟着律师思路走那是你的主管臆断!不代表别人一样!真正独立客观的人还是看证据!
Liy90424 11天前
我刚开始也这样想的 后来觉得这个应该是策略吧法庭不能乱讲话。。。 又不像吵架 错了说个对不起 很可能一句话错你就进去了或者你就放走了罪犯。。。对于辩护律师问问题。。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有证据那就是那样咯 你没证据就是没有。。。跟平时一样知道什么说什么说不定哪句话不小心就掉坑里了
爱雪 11天前 回复
夫妻诈骗 看你们怎么收场害别人就是害自己 哪有跑到人家房间去的叫强奸呢这不都是乱套了吗 只有妓女才能上人家房间
吱吱鬼 11天前
盆友~你是“逗乐”的吗?!您出去问一问哪些不是收cash的?又哪些人不是交cash的?有谁因为交cash事后被诬告?!
吱吱鬼 11天前
你知道在澳洲上了妓女不给钱以为神马?强奸!高王要是嫖了给钱那比现在好多了!至少不违法;更不犯罪!“白莲花”就不要到处宣传“道德与内裤”主义了
吱吱鬼 11天前
没关系,总知我讨论这个话题始终是从以法的角度出发!如果高王真在澳洲花钱嫖;那他俩真没事!如果是霸王硬上弓;那他俩就麻烦大了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