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24日 6.8°C-12.6°C
澳元 : 人民币=4.83
悉尼
今日澳洲app下载
登录 注册

乱伦大杂烩 野花日本大全免费观看7

2023-03-02 来源: 精彩奇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顾念踢了踢腿,挣扎了好几下,“你干什么,这大庭广众之下,快点把我放下!”

薄穆琛冷冷看她,“这么讨厌我?”

顾念被气笑了,“你要是突然被人抱起来,你难不成不反抗?”

这话有点口不择言,薄穆琛可能这辈子都出现不了被突然抱起来的情况,也没人有那个胆子。

男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面色瞬间黑沉,“顾念,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我这么说话?”

“你以为你是谁?我就说!”

要是以前,顾念是不敢这么对薄穆琛说话的,这和温柔人设截然不符。

但现在,顾念完全不怕他。

陈泽在旁边站着干着急,这情况乱得,总裁估计现在已经被气死了。

还有夫人也是,怎么突然戾气就这么重了?真不怕总裁发怒吗?

就在这时,薄穆琛突然冷静下来,淡淡道:“我有事和你说。”

语气平常的,仿佛刚才愤怒到极致的男人不是他。

顾念:“??”

陈泽:“??”

总裁这是怎么了?

顾念准备好各种反抗,但薄穆琛突然语气温和起来,她反而不太适应了。

趁顾念没来得及反应,男人很自然地把她直接带走。

好几个服务员看到顾念莫名其妙要被男人抱走,都要上前阻拦,结果被薄穆琛带来的保镖拦住。

顾念回过神后也赶忙对服务员们使眼色,差不多就行了,薄穆琛这样的级别的人,他们护得太明显,是会暴露她身份的。

而且,她也想知道,这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顾念就被男人‘毫无阻碍’地抱进车里,被放到副驾驶上。

正要说话,突然嘴巴就被男人堵住。

“唔唔……”

熟悉的味道和气息,连反抗都变得可以忽略。

顾念无语了,好不容易挣脱他,“你刚才闹这么大的弯,就是想……”

呼吸再一次被堵住。

薄穆琛开始是想惩罚女人,到最后也忍不住温柔起来,唇缓缓离开,正想作恶,顾念控制住自己略微不稳的呼吸,反握住他的手。

“够了,可以停了!”

他有白月光的事情,顾念都懒得提了。

估摸着颜沫清那种绿茶,根本看不住薄穆琛,不然这男人怎么可能还肖想着在她这里拈花惹草?

她还以为,这男人又怎么了。

薄穆琛冷冷地看她,“顾念,你就这么讨厌我?”

那眼神冷的,仿佛女人点一下头,他分分钟会掐死她。

“不讨厌。”

顾念回答得也很直接,她确实也不讨厌薄穆琛,就是很无语这个行为。

不过至少是十年在一起,男人身材不差,被多亲一下就多亲一下,没什么大不了。

男人面色稍缓,但神情依旧很沉重,“那你……”

薄穆琛说到这里,顿住了。

顾念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你走吧。”薄穆琛淡淡道,忽得推开了她。

顾念一脸问号,这是什么情况,所以男人就是突然变态,把她带上来亲一顿就丢掉?

打开车门,莫名其妙地出去。

薄穆琛正努力忍下心里的怒火,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忍着。

要是他问出来,很可能得到的答案不是他想要的。

这些年,到底是他做的不对,也难怪最后她离开得那么决绝,甚至连他的消息都不理会,还选择和另外一个男人来见他。

男人重重吐出一口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优柔寡断。

正打算离开,靠近他这边的车门突然被打开。

女人就站在门口,淡淡道:“说清楚了。”

薄穆琛看着她,目光瞬间深沉。

顾念下车之后,本来是打算直接走的,但她走了两步,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她可以不理薄穆琛这个人,但话说到一半,又不和她说完,真的太磨人了。

讲真,顾念就没见过薄穆琛这么优柔寡断的时候,所以就忍不住过来了。

薄穆琛冷冷开口,“真要知道?”

女人紧紧拧眉,“你倒是说啊,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说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顾念:“……这是年轻人的套路吧,薄穆琛,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听他故弄玄虚,还要答应他一件事?她这也太亏了。

薄穆琛淡淡道:“你可以离开。”

顾念唇角一抽,不就是一件事吗,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先说明,如果是有违我准则的事情,或者违法违背道德的,我绝对不答应。”

不想被他碰,也在其中之一,这是违背她准则的。

薄穆琛这次总算痛快了,“行。”

顾念莫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等着听薄穆琛说出什么重要的事情。

男人缓缓开口,“你没管我的消息?”

“你的消息?”顾念先是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你是给我以前的电话发了信息吗,我的手机卡换了,没见过你给我发什么。”

薄穆琛沉默了。

顾念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说啊,总不会就这件吧,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信息?”

顾念分外不解,莫非是薄穆琛给她那个手机卡发了什么很重要的消息?

等回去后,她把手机卡捡回来,再看一眼?

似是看穿她的想法,男人立即道:“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没必要再看,只是让你来这家餐厅而已,没想到你是来了。”

只不过,多带了一个人,还是他看着很碍眼的。

顾念顿住。

恍然间,她好像懂了什么。

“所以,你是以为我爽约了吗?”顾念道:“我没有。”

她要是看到消息,肯定会直接回绝,绝对不会闹那么大的乌龙。

男人的心情,却好像是瞬间好了起来,语气也缓和,“谅你也不敢。”

顾念见他这样,赶紧问,“那你之前生气,就是因为这个?以为我爽约,还叫了其他人来这里?”

如果是薄穆琛的话,生气也在情理之中,因为男人从来没被爽约过。

顾念是真没想过吃醋那方面,她也没那么自恋,薄穆琛自己更没想到什么吃醋,只是冷淡道:“以后换了电话卡,及时和我说。”

顾念踢了踢腿,挣扎了好几下,“你干什么,这大庭广众之下,快点把我放下!”

薄穆琛冷冷看她,“这么讨厌我?”

顾念被气笑了,“你要是突然被人抱起来,你难不成不反抗?”

这话有点口不择言,薄穆琛可能这辈子都出现不了被突然抱起来的情况,也没人有那个胆子。

男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面色瞬间黑沉,“顾念,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我这么说话?”

“你以为你是谁?我就说!”

要是以前,顾念是不敢这么对薄穆琛说话的,这和温柔人设截然不符。

但现在,顾念完全不怕他。

陈泽在旁边站着干着急,这情况乱得,总裁估计现在已经被气死了。

还有夫人也是,怎么突然戾气就这么重了?真不怕总裁发怒吗?

就在这时,薄穆琛突然冷静下来,淡淡道:“我有事和你说。”

语气平常的,仿佛刚才愤怒到极致的男人不是他。

顾念:“??”

陈泽:“??”

总裁这是怎么了?

顾念准备好各种反抗,但薄穆琛突然语气温和起来,她反而不太适应了。

趁顾念没来得及反应,男人很自然地把她直接带走。

好几个服务员看到顾念莫名其妙要被男人抱走,都要上前阻拦,结果被薄穆琛带来的保镖拦住。

顾念回过神后也赶忙对服务员们使眼色,差不多就行了,薄穆琛这样的级别的人,他们护得太明显,是会暴露她身份的。

而且,她也想知道,这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顾念就被男人‘毫无阻碍’地抱进车里,被放到副驾驶上。

正要说话,突然嘴巴就被男人堵住。

“唔唔……”

熟悉的味道和气息,连反抗都变得可以忽略。

顾念无语了,好不容易挣脱他,“你刚才闹这么大的弯,就是想……”

呼吸再一次被堵住。

薄穆琛开始是想惩罚女人,到最后也忍不住温柔起来,唇缓缓离开,正想作恶,顾念控制住自己略微不稳的呼吸,反握住他的手。

“够了,可以停了!”

他有白月光的事情,顾念都懒得提了。

估摸着颜沫清那种绿茶,根本看不住薄穆琛,不然这男人怎么可能还肖想着在她这里拈花惹草?

她还以为,这男人又怎么了。

薄穆琛冷冷地看她,“顾念,你就这么讨厌我?”

那眼神冷的,仿佛女人点一下头,他分分钟会掐死她。

“不讨厌。”

顾念回答得也很直接,她确实也不讨厌薄穆琛,就是很无语这个行为。

不过至少是十年在一起,男人身材不差,被多亲一下就多亲一下,没什么大不了。

男人面色稍缓,但神情依旧很沉重,“那你……”

薄穆琛说到这里,顿住了。

顾念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你走吧。”薄穆琛淡淡道,忽得推开了她。

顾念一脸问号,这是什么情况,所以男人就是突然变态,把她带上来亲一顿就丢掉?

打开车门,莫名其妙地出去。

薄穆琛正努力忍下心里的怒火,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忍着。

要是他问出来,很可能得到的答案不是他想要的。

这些年,到底是他做的不对,也难怪最后她离开得那么决绝,甚至连他的消息都不理会,还选择和另外一个男人来见他。

男人重重吐出一口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优柔寡断。

正打算离开,靠近他这边的车门突然被打开。

女人就站在门口,淡淡道:“说清楚了。”

薄穆琛看着她,目光瞬间深沉。

顾念下车之后,本来是打算直接走的,但她走了两步,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她可以不理薄穆琛这个人,但话说到一半,又不和她说完,真的太磨人了。

讲真,顾念就没见过薄穆琛这么优柔寡断的时候,所以就忍不住过来了。

薄穆琛冷冷开口,“真要知道?”

女人紧紧拧眉,“你倒是说啊,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说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顾念:“……这是年轻人的套路吧,薄穆琛,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听他故弄玄虚,还要答应他一件事?她这也太亏了。

薄穆琛淡淡道:“你可以离开。”

顾念唇角一抽,不就是一件事吗,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先说明,如果是有违我准则的事情,或者违法违背道德的,我绝对不答应。”

不想被他碰,也在其中之一,这是违背她准则的。

薄穆琛这次总算痛快了,“行。”

顾念莫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等着听薄穆琛说出什么重要的事情。

男人缓缓开口,“你没管我的消息?”

“你的消息?”顾念先是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你是给我以前的电话发了信息吗,我的手机卡换了,没见过你给我发什么。”

薄穆琛沉默了。

顾念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说啊,总不会就这件吧,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信息?”

顾念分外不解,莫非是薄穆琛给她那个手机卡发了什么很重要的消息?

等回去后,她把手机卡捡回来,再看一眼?

似是看穿她的想法,男人立即道:“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没必要再看,只是让你来这家餐厅而已,没想到你是来了。”

只不过,多带了一个人,还是他看着很碍眼的。

顾念顿住。

恍然间,她好像懂了什么。

“所以,你是以为我爽约了吗?”顾念道:“我没有。”

她要是看到消息,肯定会直接回绝,绝对不会闹那么大的乌龙。

男人的心情,却好像是瞬间好了起来,语气也缓和,“谅你也不敢。”

顾念见他这样,赶紧问,“那你之前生气,就是因为这个?以为我爽约,还叫了其他人来这里?”

如果是薄穆琛的话,生气也在情理之中,因为男人从来没被爽约过。

顾念是真没想过吃醋那方面,她也没那么自恋,薄穆琛自己更没想到什么吃醋,只是冷淡道:“以后换了电话卡,及时和我说。”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华人找房 到家 今日支付Umall今日优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