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3月01日 24.6°C-29.2°C
澳元 : 人民币=4.68
悉尼
今日澳洲app下载
登录 注册

媒体专访解说记得:LPL今年的挫败或许是个好事

2023-01-03 来源: 直播吧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2022年末,记者Patty去往美国前线,完成全球总决赛系列报道后,她回到中国台湾,探访了几位当地的资深电竞人,其后又飞赴韩国,走访了各大具乐部。教练、选手、解说……视角不同,观点各色,借着与各赛区电竞人深入交流的机会,我们尝试去厘清全球电竞的发展脉络,探讨LPL出现的问题及LCK复兴的原因,为2023的开卷做一场预习。我们这次有机会请到了曾经在LPL解说席位的不可或缺的知名主播王记得。自三个月前回台后,他都在做些什么呢?

媒体专访解说记得:LPL今年的挫败或许是个好事 - 1

在某次解说台上说了一些让某些群体粉丝不高兴之后,算是给记得一直在思考的事情最后的一根稻草。在那之后,正好接上了世界赛的准备时间。虽然官方仍大力的邀请他解说S12世界赛,他毅然决然选择不参与,选择这段期间先回到台湾修养身心。我们很好奇他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遭遇了什么变故,让他选择跳过这么大的一个盛事。

幸好,聊下来,我可以确定他对电竞解说仍是非常感兴趣的。我们针对这次世界赛聊了很多,记得老师虽然人不在解说台上,私底下也是非常关注比赛,仍是非常热爱LPL,热爱电竞解说这回事的。可能真的就是需要一点时间思考人生吧,只能希望再次相遇的日子不会太远。

PentaQ:我首先想问一下你最近的近况如何? 最近三个月在台湾做什么呢?

记得:就是停摆的呀,回来本来最主要的目标应该就是把身体顾好,该看的一些病去看好。反正我现在五官都看了,耳朵眼睛牙齿等,对。然后12月都要去全身体检。所以回来最主要可能想让自己的身心都健康一点吧。

PentaQ:我觉得在LPL工作压力很大吗?

记得:其实我觉得也不是说LPL的压力大,因为我今年应该是LPL的第七年了。如果说的是实际上面的一些压力,跟我刚去的那两年比,当然还是刚去的时候压力大很多,对吧?刚去一个新环境,然后我还记得我刚到上海的时候,前半年其实我觉得那才是真的生活的压力。从去年到今年,可能对于我自己来说是人生的职涯目标有点迷茫。属于自己心情情境上等的一些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再加上疫情。我记得我上半年3月十几号回到上海,隔离出来十几天,然后就被被封了。

PentaQ:那三个月我也在上海,我很能够理解。

记得:可能就觉得在大疫情的大环境下,其实我觉得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一定会被大环境给影响到。对我来说,因为我13年开始做解说,然后今年做完的话是满10年。今年在上海的那段时间,今年夏季赛的时候,我会有那种想要改变的感觉,会觉得维持原本的那样的生活其实是不快乐的。事业上的突破可能是一点,但那时候可我都没有觉得事业上今年要去做什么冲刺,或给自己定一个什么目标,其实没有。但是即使这样自己过得还是不开心,我可能觉得问题就比较大了。

PentaQ:其实我们有看到你报名手游解说。

记得:是去年的事情。

PentaQ:然后后来其实就想要说你是不是想要转一个路线。

记得:其实2020年打完的时候就已经有想要离开LPL解说这个岗位。因为对我来说,2020年如果苏宁夺冠,我觉得我大概率就会在那一年选择离开。所以你看,去年转手游的事情也好,到今年世界赛请假的事,可能对于很多观众来说也会觉得为什么我整天都在辞职,如果不想做就不要做了,好好的就不做了。可能对我来说,我觉得目标感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吧。然后这两年没有这样的目标感,我自己也会觉得对自己不满意。

PentaQ:你这三个月里面有有什么新想法吗?

记得:其实也没有。我其实现在对我来说是要决定2023年要不要又回上海,回LPL工作,但其实现在自己都还没有下一个决定。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今年过完之前跨年之前可以决定的。

PentaQ:你有看到网络上一堆人在叫你回去了。

记得:可能我的微博上还是会收到很多粉丝的加油等等的。其实对我来说,现在会想回LPL说实话,这可能最大部分的原因了。有人还表达他会想要听我解说的事情,可能真的是对我来说特别大的一个心理(作用)。

PentaQ:你说你没有播s赛去前线。你有自己在家看吗?

记得:比赛都有看,只是说可能没有看的那么专心,或者说赛后会在看视频去自己去增加一点游戏的一些理解。但是淘汰赛基本上全部都是跟着直播看的。

PentaQ:你觉得最精彩的一次是什么呢?

记得:最精彩的,我觉得决赛还是特别精彩的。决赛第五局已经算是非常史诗的结局了,那样偷家的决策什么。

PentaQ:我个人是看Gen.G跟DK打的时候。

记得:Gen.G那把其实也很精彩,但可能那一把对我来说,两边的状态都相比于决赛两个队伍的话,状态里面没有那么好。就是那一把的失误,那把BO5其实也是剧情上面是跌宕起伏,但是可能我觉得两边选手的状态没有拉得特别满。但决赛的时候我觉得其实整体上面大家的状态都还不错,失误率比较低。

PentaQ:你觉得决赛T1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因为其实本来感觉他们不会让DRX打上去。

记得:我觉得主要还是在上路这个点。不是说Zeus单人的发挥不是很好,但是T1的打法一直都是属于不会太多的去帮Zeus。哪怕Zeus在春季赛用杰斯用的比较多的这种版本,尤其它的中路,Faker其实游边的频率上面来说也是高,但他们不是一个会只打上半部的队伍。但是DRX,他上半部其实是一个弱边,但是到了这次的世界赛,他们更多的给到上路Kingen更多的发挥的空间。决赛前可能所有人都会认为T1最大的赢面是上单这条线,但其实你看决赛的内容来看,上路其实是不好的。

主要还是决赛那天的打野。虽然说Pyosik的表现也没有到特别亮眼,但是Oner我觉得也还好。决赛我看起来就两边的打野都没有那么的爆炸。这也让我蛮讶异的。就近两三年的版本,世界赛中,尤其到了最顶尖对局时候,其实都非常吃打野,都是打野的节奏。当两个队伍都是顶尖的队伍的时候,谁能起到一个小节奏,就有雪球点,不像可能在没那么高水平的比赛中,你会有很多机会,可能打架比较乱啥的,你会有很多机会,不是说要看打野。但是如果两边都没有的时候,就变成要看后期,对吧?

但是后期发挥上面来说,DRX在BO5的比例上,更多地去创造了上路的优势,Kingen的优势,打团的时候,他可以反哺到整个团队。T1那种下路打线,尤其最后一局。我记得下路基本上Deft卡尔玛一个人在玩。你可以说下路其实是赢线的,但是这个版本不是夏季决赛季后赛泽丽那种,就两边比谁的大核AD发育得更好,然后保住ADC 玩就赢的那种版本。所以我觉得T1输不是说很全面的输,因为毕竟也打成那个样子对吧?所以可能真的命中注定?你说这个剧情确实,写小说我觉得都不一定写得出来。

PentaQ :我们来谈谈LPL这次在世界赛上的表现。最好的就是JDG。你觉得他们之所以能打到比较好的成绩,是因为打野,或者是上路369?你觉得这次JDG为什么会比其他LPL队伍表现更有实力?

记得:我觉得LPL这次总体失利,网上也非常多的KOL有分享他们的看法。我比较同意还是可能战术的转变上,LPL一直都没有办法做得特别的好。然后,与其说JDG发挥的特别好,更中肯的评价可能是,只有JDG发挥到了可能大家期待的一个水平,对吧?当然,也不是说没有人期待JDG拿冠,只是说它下滑或者他发生波动的幅度是在LPL队伍里面可能相对少的。我觉得EDG跟他们是比较好的。

TES这种,他后面追三分嘛。比赛过程当中也不是说被越南碾压了,那把其实也是有点戏剧性的输掉了。但是它的不稳定就刚好发生在了一个小组赛,然后失掉了一个比较关键的一分。所以其实TES到底真正的实力在哪?其实我们也不好下定论,对吧?但至少我觉得16强是绝对不符合我的预期的。

RNG,我觉得状态上面从夏季赛后面就没有那么的好了,对吧?当时冒泡赛其实都有点算是Breathe的剑姬最后在带着队伍跟LNG比拿到门票。所以说RNG 4号种子进8强,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主要还是TES这个点上拉胯掉了。然后EDG,我觉得就是打的对手毕竟实力放在那个地方,所以我觉得EDG输掉是刚好遇到这个状态起来的队伍。没办法。

JDG,可能我对他们的期待是更高的。但是如果赢了T1,也有可能还是会DRX被打败的。因为DRX就是属于他越打越好的,对吧?这种剧情其实会让我联想到14年的OMG,最后倒在了皇族手上嘛,14年应该是打皇族。OMG他小组赛,然后3:0。主要是这个过程,你会发现他可能上一个小组赛出现了什么问题,他淘汰赛的时候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了,然后更进步,从别人的队伍及对手手上,把他的短板补足。这些过程其实是我觉得是世界赛好看的地方。当然这样的队伍,其实在每年最后夺冠的队伍中,一定多多少少都有这样的成分存在。我们常说世界赛是一个在差不多是一个月的时间内,在一个固定的版本下面,比谁一直会去变化。比如说版本强势的英雄一定会出现变化,因为强势的大家就会去找克制的东西,所以它是会转换的。我觉得DRX就是在这个过程上做到了那个点。所以我觉得JDG就是那场BO5没有打赢对吧?

都已经到现在,我个人不喜欢去说哪个个别选手哪条线的发挥有问题,还是谁没有赢过去。今年其实我们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存在于在一个版本跨度改动有点大的一个世界赛跟夏季赛的过程当中,LPL没有办法快速的去适应,然后快速的去协同出我们自己赛区的内容,所以我觉得这个才是可能整体上面来说比较欠缺的。

PentaQ:假如明年要赢回冠军的话,LPL在哪方面是要非常加强?因为今年感觉LCK重新崛起,很多韩援也都回到LCK。明年感觉只会更强,不会变弱,我觉得没有就再回来有什么要加强哪个部分?

记得:其实我觉得如果单就以LPL的角度,我们当然希望LPL强,甚至可能有些观众也会期待LPL能像过去有LCK有统治英雄联盟的这种机会,对吧?但是以我在LPL待了这么久,我必须实话说,我觉得其实很多问题我在圈内或在业内我是看得到的,但是这些问题可能……

PentaQ:不是选手的问题。

记得:它可能很大,而且大的程度就是说可能哪怕腾竞的老板都不能以一个人的力量去改变。DWG夺冠的时候,我发了一个朋友圈。我说,一个网吧杯冠军的队伍,他一路杀到LCK,然后最终去捧杯。他们捧杯的时候当晚甚至还没有大企业的赞助。就说它在资本的投入上绝对是小的,如果在13、14、12年夺冠,其实是很正常的,因为那时候大家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这么多的联盟化,大家没有这个产业还没有建立起来。但是能在2020年还有DWG这种故事,就是我觉得LPL需要反思的东西还挺多的。篇幅可能很大,就是内容太多了。

但你让我讲一个最急迫的,我觉得还是要去培养选手。这个是哪怕是你看PCS现在,我觉得很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新血的。其实你放眼全世界的英雄联盟职业圈,其实都遇到这个问题。LPL绝对不是最差的,对吧?你要说NA啊,说LCS,说PCS,都说的是那种选手都巨难找,对吧?如果我们说LCK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学习,就是他们还在培养新人。像是Zeka呀,而且你看他来BLG也没打出来,Kingen也没打出来。

就说明星选手,他已经成功了,有他的成绩,话题,有流量。我明白任何队伍都有商业性的考量,但假设我们这次在做一个生意。就说当你的生意,你的店,比如我们开的一两平方米开十年,你至少不用再花钱去赔,对吧?这是最基本的。但你后面的发展还是要看你现在的投入,我觉得培养新人就是现在投入的时机。当然我们说18岁的这些政策,这些东西是国家的方向,我们怎么样在这种大方向的政策下面去培养选手,我觉得其实这个是比较重要的。我知道每个队其实都有所谓的青训,但是我们的规范程度可以再提高一点。

然后包含了有个点我是注意到可能比较少人在提,就是选手经济这一块。因为今年我解说LCK时候,LCK有一段时间夏季赛有一个视频,他那个视频的内容就在讲LCK的KesPA,他们协会新进的一些规则。包含了比如LCK选手更想要去海外,这个队伍还要付一笔钱给原本的队伍,它跟海外队伍的转会又不一样,这些东西都是联盟会监管。还有就所谓的选手经济这一块,你要成立这样的单位,你要有这样挂牌的经纪人,你是要经过KesPA LCK的审核的。我觉得这个东西其实挺重要的。

因为我们说实话愿意花很多时间去看LDL,或者是把他的时间专注度关注在非LPL的比赛去发掘新人,类似我们的球探,这些人其实是有的。他们的利益主要来自于哪里?绝对就是买卖选手当中可以获得的利益。但这个利益,我觉得是他花的时间他应该获得利益,但这个利益他得有个规范程度,你懂吗?有些时候他是漫天要价,甚至他拿的比选手还多,对吧?有些时候是规范的,比如说合同里面就写好,你卖掉某个选手你抽5%。就说这种所谓的中介在任何的行业里面都有,但是我们房地产中介现在都非常的规范。就说哪怕法律或者是行政法都可能会规定说该抽的手续费,该抽的中介费是多少。我们这些东西没有人去建立就会比较乱,然后你要想,我们的选手是非常年轻的。

就包含了今年这个TSM的事。其实我认为这个事情是很大一个事,要我去理解这件事的话。未来如果LPL也想,我们有培养心血的能力,哪怕我们17或18个更多的LPL载体还载不够的时候,我们的选手也能去国外发展。有一些可能在LPL没有那么顶尖的,他也有像LCK的选手能去海外去找一个第二春的机会。这些东西都要仰赖于我们的选手经纪。其实经纪可能是比中介更正式更好听点的名字而已,但其实它可以拥有的功能很多。我觉得你抽多少,你投入的多,你当然也能抽的多。但是你不是搞很多那种暗箱操作的方式,甚至是有些我都不知道文章能不能写出来。不应该那样玩,那种游戏就是不应该玩。比如说你提早去培养选手的英文这样的中介公司。比如你跟我签约,我会免费的栽培我让你开始去练习,这就跟送去一般的英文课又不一样了。可能我找几个懂英文又懂游戏的人,他就是教你专业游戏内的术语的英文。这不只是可以用于选手,教练也可以。有很多的教练也可以去海外执教。只要你有这样的游戏理解,剩下就只需要把语文的这一块沟通的能力给补回来,对吧?我觉得这个东西也做,当然LPL可能这一块没有那么大,更多的是我们未来的选手有没有更好的发展的环境的机会。

整体上面来说,简而言之,我觉得我们今年的挫败或许是个好事。我们前面就4年三冠,对吧?然后我9月离开上海前,我直播最后也说了,我感觉就不太对。原因是比赛内容上面,我觉得LPL没有一个队伍让我看到了一个很显着的打法,一个打法已经树立起来,需要别人破解。比如说 MSI的RNG。我觉得从去年MSI到今年,RNG其实这两年的打法是很固定的,但是打法要看版本。但是在夏季决赛的时间点,我觉得大概只有JDG。但是JDG又会给我一种爆发力可能还不够的感觉,包含它有几个下路,Missing跟 Hope都是新人,会有给我一些不稳定感。今年整个世界赛打之前,当时氛围已经是大家讨论着什么四强会,什么决赛会师,4强要有3支LPL,我觉得那时候就太过了。如果今天采访是面向观众,我就说,我不是怪罪观众膨胀,这没有什么,但其更多的是业圈内的每一个工作者,包含选手到就是任何岗位,包含我们解说。很多事情要去回到最基础的东西,就是类似盖楼。我们楼很高了,说实话,LPL四年三冠对吧?像现在其实五年三冠了。楼很高,我们资本化的程度或者是拥有的影响力其实都很大,但是很多基础的东西得靠圈内的工作者,我们的基础工作者到管理者都要重视这个东西。我觉得这个东西挺重要的。

当然,如果观众也愿意关心更好,因为舆论也是一个也会有影响力的东西,对吧?我不是说我今天是要来带舆论来冲谁,只是说如果你们也很关心这些东西,可能会让行业的工作者也去关心这些东西,但如果大家关心的东西不一样,那可能就会不一样。

PentaQ:你也做解说这么久了,其中一直会遇到的问题,就是在网络上常常会有人喷你。算是解说最大的难处。你怎么去调试,经过这么多,这还会影响到你吗?

记得:一定会的。心态上面来说,我绝对不是解说里面算好的。像泽元他们,心态都是可能入行的时候就比我好。哪怕我16年认识的泽元,那时候我已经在LSM解说过三年了。虽然我16年拿了最佳新人解说奖,但其实我不是个解说新人。可能每个人有每个人处理这个东西的方式。我觉得我是属于,你要说喜欢跟人家嘴硬,或者可能观众就觉得我是嘴硬。我是比较喜欢跟人沟通的。可能很多人说我直播间喷人,我会跟那些人对骂,因为我不能理解。我觉得我的优点,我这个人在人际关系的人格上,我唯一的优点就是很喜欢站在别人角度思考。哪怕以前考试。我觉得我很会考试的原因是因为我常常会站在出题者的角度。我会想我是出题者,我会出什么题,我会去这样去思考问题,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回到被喷,我有的时候被喷,我会站在观众角度想想,就是因为我知道我能看到的东西,资讯一定比观众多,这是一个资讯的不对等。我会从观众那个角度想他看到了什么东西,他会有这样的想法是为什么?但是很多时候我就最不能接受的,是网络上,有些时候我不能明白,有些他做某件事情真的是损人不利己,你懂吗?比如说,就像解说这么多年了,到现在我解说了某个队的比赛队,可能粉丝很多流量很高,输了我被某些粉丝喷我偏向另外一个队。其实这种我现在基本上都不会在意,因为我能明白他,我知道他是需要一个发泄的窗口。我会去解释一下,我常会开玩笑带过。比如一场比赛解说下来,如果有人说我偏A队,我会去用检视的方式是看有没有人喷我偏b队,如果有,那就没事了,代表说我一定是两边都有说好的话或者说坏话,所以两边都会有。观众感觉到听到不想听到的话,代表我这个平衡度是够的。因为如果只有一边的话,代表可能我从头到尾一直在帮着某一边说话,对吧?

但是有些真的不能接受,带着恶意在网络上面,尤其在我的直播间,这个是最常发生的。他过来可能开一下玩笑,或者讲一些我觉得都不是人能讲出来的话,不是受过教育的人你会去做的事情。我也很好奇,我很好奇他的动机。所以那天我直播的时候也跟观众说,我有想过如果我不做了,在不追求收益温饱的情况下,我想做个b站的节目去做个视频。我就去找那种在网络上面,我去各大解说直播间蹲着看他们,然后去找那种固定就会在那边带节奏喷乱喷的去采访他。可能我给他个3000块人民币或2000块人民币,我采访他,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是很有钱很有闲,然后整天在网络上面指指点点,还是他其实生活很压抑?我很想知道是什么导致,因为我做不出这个事。我如果很有时间,我会去网络上看女主播跳舞或者什么,就是我会去享受生活。但是我不会在网络上面先点进一个我不喜欢的主播,一个解说的直播间,然后让他爆炸,把它搞得很难。走在路上你不会看到一个陌生人就过去跟他说,“操妈我是你爹。”你不会做这个事,但是为什么网络上面很多人在做这个事?

而且这个环境是,没有人觉得这件事情,大家会觉得反感,没有人觉得这个环境该改变。可能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改变不了,他就会变成这样。但是我看内地直播平台,尤其是游戏直播的观众一定都懂一句话,就是大主播会说叫你不要看弹幕,对吧?哪怕看比赛,很多人也都说不开,但因为弹幕就是长那个样子。但是我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直播间,因为我直播不是很火,没有那么多的观众。我觉得愿意点到我直播间的人就是愿意来跟我交流的。所以每个来直播间的观众,我并不会觉得我比你高大上,虽然我可能是一个在这次交流里面的主要的表达者,你是一个接受者,但并不代表我比你高,比你在任何的层面上面的维度比你高。可能今天我只是机遇比较好,因为我觉得有很多的观众他也看到非常多的比赛,他也有非常强的逻辑整合能力,他也能把游戏就是看得很明白,对吧?我觉得是一个讨论的过程,就是这样子是我更想要的。直播间的人有时候我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从我的观众,但是我没有办法从那些傻逼弹幕上面去学到任何的东西,而且那会让我搞得我很烦。是因为我觉得很难,这个事情上我也一直可能妥协不了。我也知道每个人都会跟我说,我当然知道不要看对吧?不要看,但是我不能明白,我画面上已经写了,这是欧洲的什么联赛,然后你完全不能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这是我觉得可能就是我做到后面,这是我切身遇到的一个困难。

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说近两年的大环境,如果说舆论就是我刚刚说到的事情,比如说我们的比较有名的虎扑、NGA、贴吧,这些论坛我可能偶尔都会去看。有些东西就是搞梗的东西它一直有,但是我觉得我蛮明显感受到大家有些时候关心的东西不太一样了。可能在我们恐韩黑暗的那段时代,讨论了很多东西比较贴合游戏或是竞技本身。但现在很多时候。我感觉在聊的东西那个比例。我能明白他一定会存在,我不是说就不应该存在有些人去搞一些,但是我想看到的内容想参与讨论的内容越来越少。我就是说饭圈这个问题,我也觉得也不能只用饭圈就两个字就把这个环境直接给描述完,但是我觉得说我很庆幸这次DRX夺冠,因为就是这个夺冠是我认为的竞技,就是说是我认为一个竞技比赛之所以好看的一面。

就是他无关他是谁,无关他叫不叫Deft对吧?就是Deft我见过本人,我觉得他是一个很优秀的选手,就我能所知道的他的的资讯我觉得他很优秀。这个故事就算他换成了一个越南队去夺冠一样会很精彩,就是因为Underdog和这样的一个打法。我很庆幸他夺冠,到最后你可以说LPL也可以有一个自我安慰。但我觉得不是最大不是自我安慰,而是说它证明了竞技本身它还是很精彩。我们并不是一定要围绕着某一个人,他的选手的人格特质,他的故事有多么的好。他不一定要是个明星。我来说我觉得我觉得我欣赏电竞的方式更会偏向于运动员在比赛,然后这样好看的故事。我会去认识很多选手,不是说我是来追星的。我觉得这很大的区别,那就说可能在 LPL可能环境也真的挺不一样的,对吧?你要说13、14年的时候是大家都没有钱,但是现在不一样。我觉得可能更重要的还是说老祖宗的智慧还是正确的,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觉得可能在那段时间大家,我感觉到从业者里面可能在做正确的事情的人的比例说不定比现在高。

真的很怕这个圈子大家好不容易把高楼盖好了,现在大家都是在卖高楼的,都在里面想办法获取利益。每个人都要获取利益,我也在里面获得了很多的我个人利益,我必须承认,但是获取利益的同时,如果你想要这个楼它能持续的在变好,你可能还要去做很多的维修也好,做新的先打新的一些建筑物的地基也好,这些东西都得有人去做。

PentaQ:没得冠军其实是一个好事,大家可能开始反思这些问题。

记得:我希望是这样,如果说大家是希望它往好的方向发展,我自己的看法是这样的。但是我的力量也就那么小。所以只能说,希望他能长久发展。我当然希望10年后还有LPL,虽然可能不一定是英雄联盟,可能不一样了,但是我们希望它是一个可以未来成为像传统体育这样长久发展下来的一个文化。因为这10年我能感受得到的是我们已经有了历史积淀,但是也得看就是说这个东西得检验。因为我自己的感觉,比如说7年我们分前后的话,我能感觉到观众其实是换过一批的。不敢说全换,但是有多少人会被保留下来。比如我们主力观看的可能就是大学到可能刚出社会,但是有没有办法说三四十岁了还是那么爱看,对吧?因为像世足他的年龄层绝对是非常广对吧,但是英雄联盟我没有办法留下这些观众。加上未来就是我们对于下一个时代的人是更多的是移动端的玩家,对吧?王者荣耀的他们有没有办法成为我们的plan,对吧?这些东西都是。

PentaQ:你会觉得是很重要的事情。

记得:但是可能只有我觉得重要,就变成这样。

PentaQ:英雄联盟手游在世界舞台上好像表现不太好,国内表现不好我能够理解,因为有王者。

记得:他本来在国内就出的晚。他原本应该是国内要起来要把外面一起带起来,但是现在国内看起来也起不来。

PentaQ:我不知道我的感觉是这样,你技术感觉就不用那么的好。

记得:但是我觉得英雄联盟手游其实是一款好游戏,我觉得可能很多的问题造就了他在这个市场上面最终没有站起来。以电竞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你的玩家一定要有一定的技术,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跟传统体育的区隔。

就算我一辈子都没踢过足球,说实话我一辈子踢过很多球,但是我一辈子没有踢过足球赛,我都没有,哪怕不是很正式的。但我可以看。就算我也不是很懂,但是我能看得了。但英雄联盟就有电子竞技感觉就差很多,因为规则你不懂,你可能是真的啥都看不懂,对吧?所以你的玩家技术还是很重要。哪怕这些玩家不一定会留下来继续玩你的游戏,但是他要能懂这个游戏,他就能继续看,对吧?现在我觉得云玩家应该也非常的多,像现在比如说宝可梦比较火,刚出,然后很多的玩家现在应该也是他不一定有时间玩了,但他看很多的主播去玩,对吧?所以我觉得英雄联盟手游还是只要

还有端游的类比性太大,就是太相同了。我那时候跟官方在合作就是想转的时候跟他们推广电竞这一块的人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给我一个理由,就我能看端游的比赛,为什么我要看手游?对吧?这个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对吧?我原本以为拳头的做法会是像现在休赛期他就打手游。但不是他还是并行。我只能说我不一定是对的,因为我毕竟不在那个位置,他能拿到的资讯应该我可能只有10%或5%,而且很多都是我的猜想。在那个位置上的管理者他应该是更多的资讯,但他下的判断跟我下的判断就完全不一样。像我就只要有任何的端游比赛,我会去看端游的。我会希望就是一个观众他是可以两边都看的。对,但是反正手游已经感觉差不多了。

PentaQ:我听你感觉你对做解说其实还是有很大的热情的,听你解说,我感觉你还是很了解怎么分析游戏,刚才讲的时候给到我的感觉。

记得:解说本身还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就说解说一场比赛,如果是一场好的比赛,能带给我的快乐还是非常高的。但我今年33,就说要考量的事情会更多。我在LPL这两年绝对不累,已经可以到了那种说享受的时候。但是可能对于我这个人来说,我可能也比较贪心,就说我觉得这样带给我的成就感不够,然后我也不想要就这么的维持现状。对,我觉得没有目标感,然后对很多事情有很多无力感,我也说不了什么内容。

比如说我最在意的还是今年MVP投票那个事,对吧?那个事我也解释过,但是没有人愿意认真的坐下来听我在说什么,哪怕我跟可能跟圈内的工作者,他们就是同事说,他都不一定愿意听我把话说完。我就觉得很累。这件事情我能承认我错,我也能承认可能我做的不对。但是我能从头到尾跟你说我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且我有我的理由,但是没有人愿意坐下来听你说完整件事。这个圈子已经浮躁了,对我来说。最简单的就是说 MVP这个事情。我们说LPL、LCK对吧?LCK常规赛有两个奖项,一个叫MVP,一个叫POG,一把100分。他们也是投票的,我们的投票可以算是借鉴的对吧?中文流LCK也会有一票,我们也会投一票,投出来票最多的是谁他就被选上,然后最后累积点数最多的人会是POG。然后MVP是整个常规赛打完,由选手教练一起投票。这是两个奖项,两个奖项都有个别的奖金。在我一个解说的视角来看,他最后拿到了POG的奖项,或者是这个MVP奖项都是一个殊荣,这是会被记忆住的。LPL我们没有POG,我们只有MVP。投票最后是四十几票,大家也知道里面解说只占十几票对吧?但我们每场有评选MVP,我起争议的就是6票的MVP,反正就是今年改的投票对吧?

我认为不能说单场MVP对某个选手不重要,但是 MVP最后容易被记住的是最后殊荣,我们的MVP投票是根据投票的,跟你的MVP次数其实是没有直接关系。每一个我在LPL的每个赛季我都有幸可以有投票权。我投过几年的票,我知道官方会给到一个Excel的资料里面会有选手的数据,然后包含一些游戏类的数据跟它会有一个MVP表,他会告诉你说每个选手他打了多少次MVP,包含他可能每一周的周最佳他也列给你,然后MVP表上面会有一个叫做第二选票票数。比如说你看京东可能Kanavi拿了MVP次数应该最多的,但是比如说你看到369,它可能就会有一个 MVP次数多少次,比如说6次还是7次,我忘了,然后还会有一个第二拿到第二多的MVP票数的次数,这个东西我觉得他也是给一个投票者的参考,对吧?所以我投过,我知道这个东西,我知道它实际最后这个票型excel表可能影响到每个评审对吧?评审他看不看这个比重,这个可能是每个评审决定。但是我就可能有点想当然,我就觉得ok有些比赛很明显,把比如说6个人就6个投票者,我觉得6个人一大概率会直接给某一个人,是因为他很突出,他突出到不投他会很傻逼,你懂吗?

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的这票是不是可以拿去投一个表现第二好的人来做一个记录,因为他是6-0或是5-1对我来说我可能觉得没有区别,比如说哪怕是你喜欢的选手对吧?比如说我随便举个例,比如说Zdz对吧?今年他今天拿到这场比赛的小局的MVP,他跳出是6票全票还是5:1,我觉得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区别。所以我就把那一票,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可能我太自以为是,我觉得我可以来做标注,而且我是公开的这样子,对吧?对我来说,我觉得我今天不是说不尊重那一条的那个人的MVP对吧?但是我下这个判断就是因为,我那把几乎不用聊了,比如说有一把比如说什么这种赢下来的局,可能Kanavi杀了一个什么超神的对吧?就是他一个人在乱杀,但是基本上就是他的。可能这把比赛另外4个人,但是另外4个人我选1个他表现第二好的,就是让我能就是在整个赛季打完,因为你一个赛季有136场,这是BO3,对吧?我觉得不会有人真的到最后记得每一场,尤其是赛季初或前中段的表现。这个东西,它的2选票的一个次数可能可以反映出他平均的一个表现在第二,不错也有突出的比例上面来说。因为我最有投票的时候,我有参考这个东西,我会参考这个东西。所以我可以接受别人骂或批评我,哪怕骂我说我投票不应该,他们可以跟我说我应该就要投表现最好的,我能接受。因为那个名字叫做most valuable player。

但是我不是来搞的,因为可能又刚好碰到……而且我这么投是整个夏季赛我就一直在这么投。其实前面都没出什么事,也没人来也可能没有人在意,你懂吗?但是刚好碰到了流量选手就爆炸。然后爆炸了,就两个大事件把我的舆论爆掉了。一个就是MVP投票,一个就是饭堂说的有些东西。重点是我说了他们就说你在嘴硬,你懂吗?但我真的是这样的,我可以接受你们的骂,我也愿意改变改进。但是如果我连说话,比如说你要判我有罪,你也懂我有犯罪动机,对吧?柯南里最后凶手,被扣走之前也会有一个他的回忆,解释他为什么很气把他老板砍了。我总有我的动机,我不是一个变态犯罪魔来这边来搞,对吧?这样说我就会无法接受。

PentaQ:可能这不只是观众,业内也有人对你的投票(有骂吗)?

记得:业内倒也还好,不会有业内拿这个事情说。但是我觉得哪怕这个事情骂完,应该是应该是要讨论。其实我觉得很多事情很怪,比如说在我看起来6票我就是傻逼。你6票投票没有意义,多数决这个事情,你至少搞个10票。然后我也不懂为什么裁判能投票。我也跟官方反映过,但是我不确定,但就我的常识应该没有任何的传统体育的评选东西里面裁判会出来投票了。虽然我觉得承认我不是质疑裁判的专业性或他有没有游戏理解,而是裁判的身份问题,你懂吗?我觉得这个只是还没有出事。我们是6票,他占1/6的票,而且他要中立,最重点是我能相信他中立,但这个事情很容易出事,因为他很容易变成后面被检讨票型。

我举了个例,这个事情发生,如果大家长久观察,某个裁判就是会一直投某些人。大家会说,那个裁判就是谁的粉丝。后面你还能相信裁判他能有公正性吗?我的认知上面就是裁判应该是最在整个电子竞技工作岗位里面最适合用AI来取代的。就如果说我们有AI的能力。因为我们希望的裁判就是他不要带任何感情对吧?它就是一个无情的机器对吧?规则是怎么样,我只照规则来判定,对吧?但是我们的投票还有裁判,会让我觉得,那你不如像LCK媒体。因为媒体有些时候我必须说有LCK,有些媒体我也感觉它挺搞的,但是媒体代表某个风向。你可以说它代表某个风向对吧?它可以代表某个话题某个风向,对吧?我这把就叫投话题选手对吧?因为而且它被稀释在13票里面,它只有4票对吧?所以你把票数拉高,你不要让每个人的票就变成是那么的重要。你多数决只有6票,你每个人都占的比例太高了。对,会变成说,我们很多时候我们会有那个东西,但是我们那个东西就是让我感觉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比如说评论席这个东西大家应该也懂,对吧?这就是我们LPL的评论席跟欧美的评论席是两个世界。我们也有。

PentaQ:哪里不一样?

记得:我们的评论区不讲游戏内容。我常常做评论席,我进来我把广告念完,我两位搭档都还没讲话,比如说今天谁打谁BO5之前,我可能一个人只能说一句话,就要交给解说席。那你设立这个东西的目的是?评论席基本上混的啦。我可以跟你说都是薪水小偷,因为但是你还是挺累,因为你得在那边看,然后如果你是认真的一个工作者,你就要在那边看完比赛,你是因为你还是要认真的说。但你不看也有可能可以,因为其实你可以不怎么说话,我觉得有些时候我话比较多,可能如果是评论席的搭档,可能他那一天的整个打一个BO5好了,一个系列赛一个季后赛的BO5,他可能加起来不说差不多10句话,我感觉对。

私底下说我们可能就是对他有好处,因为它可以让你一个BO5里面,原本是3个解说有曝光,现在是6个对吧?它有它的好处在,但是你可以换个方式,我觉得只是说很多时候我们要不然就不要那么正,我就觉得说后面像今年季后赛的时候,我们就请女主持来做场控,效果就很好,比我好多了。美女在那边跟大家说欢迎收看英雄联盟的对吧?请大家就是什么上知乎什么搜索什么对吧?这个事情一定是漂亮妹子来做,我觉得本来就比较好,我也觉得漂亮妹子来做,我会比较容易让人看对吧?就不需要我在那边做这个事对吧?

但我们开始是因为看到欧美,因为欧美的评论席,你如果听他们在聊比赛,对吧?他们要一直聊比赛,对。甚至很多时候过去来说细微的分析,他们不在解说过程中说,我印象比较深的时候是那时候下路辅助是什么?我忽然忘记他名字了,然后反正我记得比较印象深刻,就是那时候有卡下路的兵线,你可以去拉动它,然后造成一个就是第一波,我就让对面的人就是推我线对吧?这就是那一场是那个概念刚开始被利用的时候,然后我记得是我们的做法可能是解说在解说的过程中要去说。但是你在说的时候,其实画面上跟你说的内容就没有关,对吧?那时候画面在做,继续可能打野去打野了,你继续再说下路刚刚那波那个人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欧美的做法他会觉得这种你需要额外的分析的内容,他不要在解说过程中去去说,他是到分析台的时候,然后请辅助选手,因为他之前是辅助他就出来,然后做个视频,然后直接就类似你在看视频。告诉你说为什么控兵线它控的结果是什么,然后一个分屏告诉你这样。

PentaQ:直接把饭堂搬到解说席上。

记得:我觉得我们的饭堂其实也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但是可能我很自以为是,我就觉得说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再做得更好一点,但是我们没有。

PentaQ:最后有什么想说想跟粉丝说?

记得:真的很庆幸真的很感谢。如果我继续做,我希望我一定是有一个我想达成这个事,哪怕他最后可能达成不了。我必须说身为LPL解说,我明白这个工作对于很多可能想进这个圈子或者是想成为解说的小伙伴们是一个梦寐以求,而且他们可能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对他们可能才能爬到LPL,甚至可能像我一样可以解说到一些比较重要的比赛。我并不是不珍惜或者是不懂得这条路得之不易,它有很多的不管是运气也好,贵人的帮助也好,哪怕我自己的努力也好,他都有。但是因为我知道我如果没有那样的目标感,我做不好这个事。可能对于我来说,我更希望我离开的时候大家说到我的时候是会觉得我解说的还不错。就是我希望我能退在一个高点。简单来讲,如果我是个选手,我希望我可以夺冠,或者在我职业比较高峰的时候我就退役。说的简单一点,我这个人相比于利益,我可能更重名。我更想要帅一点,就是做了一个什么事情,然后啪不见,就是我更想要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的电竞的故事。

但是这两年我觉得我自己不快乐。因为我自己做电竞的时候,那时候刚好是台湾简单生活节的时候,就是一个事情我拿来做我的,也不要说座右铭,反正会常常拿来激励我自己的话,“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要让自己的喜欢的事有价值。”另外一句是我在哪本书上看到的是说,“要感动别人之前你得先感动你自己。”可能对于我来说我可以继续做一个解说,进去那边,而且我遇到的困难你说实话并不是多大。其实我今年休息跟什么讲的你讲JackyLove粉丝喷我那些东西都没有关系,很多人说是JackyLove粉丝把我喷走。其实跟那些的可能有关系,但那个关系可能就1%,甚至不到。更多的还是我觉得我需要改变,我要回去做LPL,我很知道我需要得到的东西是什么,得到的是指说我要有一个目标感,然后我回去我要改变我自己的生活,这个都跟环境跟别人怎么喷我舆论怎么看,我跟工作上面其实没有太大的直接关系,而我自己是不是一个健康的状态,我自己是不是一个能有好的感受到生活的状态,生活跟比赛的内容,然后我要让我自己开心跟感动,有emotion我才能把才能解说的好,才能让观众感受到这个东西,这个才是我觉得最重要的。

我是觉得虽然你要回来三个月是真的一毛收入都没有,对吧?就是说很少人应该会像我做这样的决定。包含我也知道世界赛就是,说实话一个解说根本不想解说常规赛,我可以诚实的说我根本不想解说常规赛,就是世界赛叫我就行。但是我却是选择今年被封,然后在家里解说,我们还住过腾竞的演播室,就为了我们就在那时候就去住。我们最好笑就那天米勒去彭彭家住了,因为他隔几天还有工作,然后米勒就被封了。他就直接跟老婆小孩就直接被分开,他就等于直接出国工作,等于像去美国解说世界赛一样,就直接两个月不在家。对,他那天就可以回家的时候看他特斯拉开开心心。我跟彭彭送行,那天感觉他时速应该200飙回家之类的。世界赛我会选择放掉的原因就是,我认为赖在那个舞台上这种事情,我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可能跟我对我来说,我是希望自己在台上的时候是一个能给大家开心的一个状态,而不是说就我真的已经快不行了,然后我每天在上面我我为什么要在那边盯着那边做解说?其实像我这次回来,我自己做个观众看比赛也很能得到的东西不一定会比在解读台上少,当然你说实际面上我得不到这个热度对吧?然后我尽可能的不去趁这个热度我,也没有我微博因为这样也可能没有热度,收不到广告,没有接不到商案什么的,可能在金钱的利益上面会亏损很多。

我觉得反正回来了,这两个月虽然我也没做什么事对吧?采访的时候我也说,我也原本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全部都摆烂了。我这个人很简单说我很懒惰,我知道我很懒惰,从小到大我知道我很懒惰。我是属于那种我要做就要做好,玩游戏也是各方方面面都是。但是如果我不想做的事情,我是真的不会做,我会做都不错。就是我会摆烂在那边。对我常会说一个故事,就是我小学没有拿到市长奖。那时候小学最高的是市长奖,就是因为我有一科美术最后被关了。美术他一整个学习半年是两个作业,而有一个作业我就没做不想做。我有蛮大的问题,我过去把它称作为负向完美主义。他是一个因为那个作业是一个很长期的作业,有每堂课大部分你每堂课都是去做,它是一个要花比较久时间完成的作品。我可能会想象中我要做一个这个东西,但我做没有做出来,然后我最后就什么都没做了。其实我照理来说我随便做个东西,哪怕我最后一天要交了,前一天我随便做一个东西交过去,老师也能给你个很低的分数,但我就会没交。

PentaQ:因为你想要完美,要不然就不交。

记得:对我就是这样子的。所以我要么就百分百,要不就啥都不要。我也三十多岁了,我也改变不了我的个性了,我得去照着我的个性做事情。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华人找房 到家 今日支付Umall今日优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