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1日 18.3°C-21.0°C
澳元 : 人民币=4.66
悉尼

一个中国母亲落地澳洲的24小时:捐出儿子所有的器官,再搂着他沉沉睡去(组图)

9天前 来源: 杨文理 评论127条

【今日澳洲2月11日电】(记者 杨文理)2月9日,墨尔本,上午8:52分,小雨将至。在闷热而滞重的空气中,航班编号JD461的空客A330降落在了墨尔本塔拉梅林国际机场,这比预计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

机舱里坐满了人,但在所有257名旅客中,来自山东青岛的任兴兰是最特殊的一位。

1月27日,任兴兰的独子李长翔在墨尔本遭遇车祸,生命垂危。但由于澳洲政府针对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发出旅行禁令,只有澳洲公民和永居签证持有者才能前来,任兴兰一度陷入困境。

医院曾询问任兴兰,是否愿意捐出儿子的器官,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们。得知情况后,她哭了很久,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同意。

她说:“如果儿子能帮到更多的人,让其他人更好的活着,我可以接受器官捐赠,希望他将来能够投个好人家……

在今日澳洲记者和一群志愿者的帮助下,澳洲内政部与移民部紧急特批了她的签证,她也因此成为禁令发布后抵达澳洲的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的唯一一个例外。

任兴兰带的行李不多,在接受了初步检疫后,志愿者们将她带到了Royal Melbourne Hospital附近的一家宾馆住下。尽管她一直念叨着要赶紧见到自己的儿子,但还是在志愿者们的劝说下先略作了休息。

墨尔本,一夜

深夜,任兴兰从小睡中醒来。她强撑着疲惫的身躯带上口罩,从宾馆旁的小路走向了Royal Melbourne Hospital。

一路上,志愿者们领着她小心地避开人群,最终进入了ICU。

在这里,她终于再次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儿子李长翔,此时,距离他因车祸送入ICU已经过去整整两个星期。

只是那个平日里阳光活泼的大男孩此时已经无法言语和动弹。他缠着厚厚的绷带,头部一块颅骨已经被取下,浑身接满各种软管、电线和监控仪,正是它们,维系着七天前就被宣布脑死亡的小李的生理机能。

微信截图_20200211172343.png,0

任兴兰女士

所有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任兴兰能再见儿子一眼,最后一眼。

任兴兰流着泪喊着儿子的小名,用力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就好像他只是睡了过去,随时会醒来,又像是要把他的样子认真刻在脑海里。而11个小时之后,他就要被推上器官捐献的手术台。

没有人忍心打扰这一对母子。于是,在Royal Melbourne Hospital的ICU里,一位母亲陪着自己的儿子度过了她在墨尔本的第一夜,和他在世上的最后一夜

一人逝,十人活

2月10日早上7:00,移植手术即将开始。

志愿者们和医护工作者进入了病房。他们劝任兴兰离开儿子,以便做器官移植的准备工作。

她哭了。

“他会不会很痛?”她问医生。

“妈妈……对不起你……你会救很多人……”她又哽咽着对病床上的儿子呢喃。

随后,她配合地离开了病房。

9:00,取器官手术开始。

手术室里,澳洲医生们娴熟地操刀。

手术室外,一位中国母亲泪流满面。

15802721385e310a0a145ad.png,0

病床上的长翔

“负责器官捐献的人和我们说过,小李虽然被宣布脑死亡,但他的脏器都完好无损,”一直为李长翔一家提供帮助的志愿者Angus告诉今日澳洲记者,“我知道的是妈妈捐出了他的角膜、心脏、肺、肾和肝,医生说至少能帮到10个人。”

下午1点钟,手术结束,任兴兰回到了手术室内。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衣,盖在小李的身上。随后,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孩子,哭了。

志愿者们想要安慰她,但也不知从何说起,于是默默地坐在一旁,一同流泪。

不一会儿,她们发现妈妈的哭声渐渐轻不可闻。

她抱着自己的儿子睡着了。

急需帮助的家,支离破碎的家

即使是在她最崩溃的时刻,任兴兰依旧对帮助她的人们心存感激。

“我想感谢澳洲政府给我发放签证,”任兴兰说,“我想感谢的人太多,包括媒体、澳大利亚政府、医院的医生、护士、护工等、中国领事馆,还有澳洲各个部门的分工合作,都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

微信截图_20200211171959.png,0

李长翔生活照

澳洲交通事故委员会(TAC)已经宣布,李长翔拥有维州道路保险,因此其丧葬费用和任女士的旅行住宿费用将被全额报销。只是,很难想象失去了独子的她,将来该如何生活。

李长翔的父亲早逝,任兴兰靠做纺织工将他抚养长大,母子俩在青岛租房,此前一直勉强度日。

2019年,长翔申请了澳洲打工度假签证,为这,任兴兰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而这个孝顺的大男孩也一直很努力,坚持将自己打工挣来的钱寄回给在国内的母亲。

他不久前才来到维州,如果没有意外,他本该在两个月后回到国内与母亲团聚。

或许,他能凭借在澳洲的经历,回国找一份不错的工作。

1月27日,李长祥驾驶的小轿车在Gippsland与一辆卡车迎面相撞,颅脑受到严重伤害。

这一切,戛然而止。

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下,任兴兰女士的澳洲银行账户已经设立,有意愿帮助她的读者可直接捐款到以下账户:

NAME:XINGLAN REN

ACC N:10362778

BSB:063494

或是其国内账户

姓名:任兴兰

账户:6231 7001 8001 0653 325

开户银行:青岛银行


相关新闻:

更新!中国小伙澳洲遭车祸,命在旦夕,或被拔管……医生称非常不乐观!家中困难急需帮助!

在澳丧生车祸,中国男孩器官捐出!孤母被旅行禁令困在国内,“只想见孩子最后一面”

特批!独子在澳遇车祸惨死,中国孤母禁令期内获签,将赴澳送爱子最后一程

image.png,0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27)
忍不住再说 9天前 回复
看着心里好难受。想知道这件事在澳洲主流媒体有报道吗?一个中国妈妈,含泪捐出了她唯一孩子的遗体救了十个需要的人。那些得到器官,重新看见,重新心脏跳动的人会知道这是一个中国男孩给了他们新生吗?他的生命和他的部分身体以这样让人心碎的方式,留在了异国他乡。
慕容夏 9天前
您好,我是本文作者杨文理,感谢您的关注和评论。今日澳洲在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进行了采访报道,随后我们联系了全澳主要媒体通报此事,并联系国会议员呼吁给予任女士豁免。 在2月7日,全澳主要媒体包括ABC,The Age,SBS,9NEWS和7NEWS均对此事予以了大篇幅报道。当天稍晚时分,澳洲政府宣布紧急授予任女士签证。
Jess是我 9天前
感谢今日澳洲!
ke006 8天前
看着母亲脱下衣服给孩子盖上,我哭了
9天前 回复
这个母亲真伟大!要为她点一百个赞👍
土澳居民 9天前 回复
独生子女承载了父母太多的爱,对待生命要格外小心,因为不是为自己一个人而活。
Mr.Wang 9天前 回复
已捐 希望您能坚强的活下去
慕容夏 8天前
谢谢您的慷慨
745会计事务所 9天前
👍👍
Jojoe 9天前 回复
真是叫人难受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