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1日 10.6°C-14.4°C
澳元 : 人民币=4.99
悉尼

“赞美师娘”论文背后的科技脱钩挑战(图)

2020-01-15 来源: FT中文网 评论4条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仅供读者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000092013_piclink.jpg,0

七年前,中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博导、冻土学家徐中民,在《冰川冻土》上发表了两篇名为《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1)(2)》的文章。这两篇文章,数万字,占据期刊30多页,极尽谄媚地描述了“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时隔七年之后,这两篇文章被人曝出,在网上刷屏,被公众耻笑。

令无数研究生求上不得的核心期刊,但竟然出现如此丑闻,反映了学术评价体系的多重失效。

首先,《冰川冻土》,是中国相关研究领域的唯一学报级期刊。作者徐中民的单位就是该期刊的主管单位中国科学院,而文中的导师中科院院士程国栋,就是这本期刊的主编。事后,《冰川冻土》表示审核不严,致歉撤稿。导师程国栋则表示,对两篇文章的发表,一无所知,但已申请引咎辞职。此外,专业文章并非编辑审稿,而是要在领域内进行同行审议。但是,这些审议环节都失效了。

其次,这两篇文章,属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91125019)资助”,徐还有类似的文章《幸福之路——生态经济涣有丘的序幕》也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91125019;40971291;40901292)资助。那么,这意味着国家监管体系、科研预算监管也失效了。

第三,文章发表于2013年,存在了7年之久,期间有十三篇文章引用了这篇文章,除开徐中民自己引用之外,不乏硕士论文或者同属核心的其他刊物。整整七年无人异议,却有引用,可以说,自由的学术思想氛围在冻土研究这个领域内已经让位于某种压力之下,无人敢言。自由的思想市场失效了。

就在这篇论文被曝出之前,2020年1月8日,甘肃省拟提名程国栋院士参评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随后,在这个敏感时期,论文被人翻了出来,或许其目的就是寄希望于舆论来实现某种目的。

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科学家共同体、学术体系的学术评价能力,都已被击穿底线,要依靠媒体来维持起码的公正。所幸舆论起效了。作为自由思想市场的一部分,舆论一定程度上,直接的或间接地具备了这个功能。但需要强调的是,舆论维持学术评价体系的公正,其前提是荒诞的程度已经达到贩夫走卒都能一望即知。如果是学术近亲繁殖、打压异己等等,则舆论无法分辨。更何况很多时候舆论本身也是无力的。

学术评价体系被击穿之影响,绝非仅仅停留在学术领域。不妨从另一条热闻说起。

1月3日,针对中国等国家,特朗普政府突然发布了一份旨在限制人工智能软件出口的条例。根据这份条例,应用于智能化传感器、无人机、自动驾驶、卫星和其他自动化设备的目标识别软件都受到管制。在当下的国际背景下是意料之中的事,关键在于如何应对。

当今世界信息技术发达、商品、人员、资金交流频繁,技术也随之扩散,所以除非禁绝经济联系,否则很难阻挡技术的扩散。不过这种努力也不会是完全无效的。这种现象会不断升级。从美国阻挡自身的技术扩散的梯次来看,先是芯片等硬件,有瓦纳森体系进行控制,随后是软件。而最终这种阻挡技术扩散的企图,会扩散到学术交流、学术评价体系上。

一个国家经济的进步需要创新,工业上、企业中进行的创新,根子最终在学术、在大学校园、在研究院。这些学术机构有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学术评价体系,即识别人才,选择正确的技术方向。

实际上,美国一直在向中国提供“学术评价体系”。比如,一个海归的物理博士或教授,或者,在《Nature》或者《Science》等杂志上发表了顶级论文,这样的人才会因为达到了“硬标准”成为中国大学的抢手人才。这种机制实质上助了中国筛选出好的技术人才,确定了正确的技术方向。哪怕最近几起揭露中国论文造假的事件,实际上都起到了好的作用。这种透明、公正、公开的学术体系,根子上源于自由的思想市场、法治等等,这是美国的制度红利,从这个角度,中国一直在享受西方国家的制度红利。

实际上,文章中的导师程国栋,甚至冻土研究领域,正享受了这样的红利。

程国栋1965年从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毕业后进入中科院,1984年程国栋前往美国陆军寒区研究与工程实验室工作,两年之后回国,继续从事相关科研工作。从百度百科的简历看,除了中科院院士、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名誉院长等国内头衔之外,其国际学术的声誉也很高:俄罗斯工程院外籍院士、国际冻土协会终身成就奖、国际雪冰委员会地下冰分会主席、国际冻土协会副主席、世界数据中心WDC-D冰川冻土分中心主任等等。在国际学术数据库 Scopus上搜索cheng guodong,有61篇文章,2095篇引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程国栋是在国际学术环境中成长,由国际学术评价体系识别、筛选出来的。

但是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其实美国早已开始对涉及敏感科技领域的中国学生的限制,尤其是前往美国学习科学、工程、数学和高科技的中国人,更是美国关注的主要对象。此前也曾经发生过,IEEE限制华为员工及其赞助的个人,不能担任审稿人和编辑的事。虽然美国的学术界、大学普遍反对川普的政策,但国际政治语境、话题设置是可以被认为转变的。在中美关系转变的大趋势下,学术界的政治语境一旦转变,情况就可以发生根本的改变。

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中国就只有依靠国内的学术体系,进行技术人才,技术方向的识别。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发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国外当然也有学术不端,但毋庸讳言,学阀、人脉、学术近亲繁殖、学术造假等现象还影响着中国学术评价体系的效率,甚至会造成方向性错误。

徐中民并非没有专业水平,身为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博导,曾任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生态经济小组骨干成员,其研究论文被引频次在2007年、2008年连续两年名列地理学科口论文被引频次全国第一。但在Scopus上搜索zhongmin,xu,有3篇外文文献,引用134次。可以说,徐中民,成长于中文学术评价体系之中。

那条提名程国栋参评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新闻中国,是这样描述程国栋的:扎根西部,长期从事冻土、冻土工程及寒旱区生态环境研究和人才培养,建立了我国冻土学和冻土工程学的理论体系。

显然,程国栋自己学术能力突出,但一定程度上,却没有在冻土研究领域,打造出一个良好的学术识别体系,最后两篇丑闻性的论文,击穿这个领域的层层学术评价体系。

这是一个比学术丑闻本身更深刻的问题。

有人认为,在技术创新上,由于技术是无价值观的,所以中国正在用“去意识形态”的方式发展技术实现赶超。虽然某种程度上,中国已经没有李森科式的充满政治词汇的学术争论,但在理工科领域,仍然存在意识形态论证,比如谈到中医的时候,人们往往言必称文化,而不谈疗效。更重要的是,技术虽然是抽象的中性的,但科学家、工程师却是具体的人。人的行为,受制度、习俗、观念等影响,这些东西也是意识形态,未必能“一去了之”。

比如在此次丑闻中,其实更合理的解释,正如程国栋自己所说的,他真的不知道。但在冻土研究领域,有人出于投机或错乱;更多的人碍于面子;或者迫于无奈,沉默不言;最终一篇丑闻性的论文畅通无阻,甚至都没人告知论文中被赞颂的导师与师娘。这个解释其实更符合中国的现实。

更糟糕的是,这也并不是孤例,冻土领域不会是中国最糟糕的学术领域。用中医诊断发动机、学术造假、量子针灸、学阀、学术近亲繁殖,都不是中国学术界的新闻。根据海因里希法则:在一件重大的事故背后必有29件轻度的事故,还有300件潜在的隐患。同样的,赞美师娘的核心期刊论文之后,还有无数的学术不端,最终导致低效、甚至错误的学术评价体系。

那么,当中国越来越不能依靠国外的学术识别体系,不能在国外的期刊上发表论文,只能在国内期刊上发表的时候,中国的学术、创新方向会导向哪里呢?

现在都在强调自主的知识产权,但对透明、公开、公正的学术评价、创新体系缺乏认识。这其实更为本质,更为关键。学术评价体系,是技术进步的基础。而学术评价体系本身的基础,则是自由的思想市场,是整个制度的结晶。最终,创新必然与制度息息相关。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仅供读者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咩咩wendy 2020-01-15 回复
“科学家共同体、学术体系的学术评价能力,都已被击穿底线,要依靠媒体来维持起码的公正”。 其实舆论也是被控制的,只是这一次侥幸起效了。如果没有符合国际通行的正常的科学家共同体、学术评价体系和思想自由的舆论体系,这样的把戏只会改头换面而绝不会消失。
LitchiPop小圆脸 2020-01-15 回复
国内大学是腐化的一群官僚。现代社会结构也是很有问题啊
ShellOnFire 2020-01-15 回复
此文叙述深刻,切中要害!
LUCKY烟花 2020-01-15 回复
不能认同。作者显然没有仔细阅读相关的两篇论文,其实是明褒暗贬,在揭露导师的种种不端行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