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04日 19.4°C-20.6°C
澳元 : 人民币=4.25
悉尼

央企世家出生,墨大商科毕业,她成了月销80万的墨尔本知名华人代购:自述亮丽背后也有辛酸

2019-12-19 来源: 今日澳洲App 评论22条

在一开始,胡菲菲的家人也不太支持她的代购工作,“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央企国企的上班族,从来没有人做生意。一开始,我妈天天问我”你什么时候去找正经工作?’,后来我妈发现我挣得还挺多,反而开始跟亲戚朋友们说,‘哎呀,我发现这年头啊,只要人不懒,但凡做个生意都比工作强多啦’。”

【今日澳洲11月27日讯】(实习记者Kelly)据澳洲品牌数字营销论坛估计,目前澳大利亚有约15万人从事代购。这一职业在国人心目的形象一直略显暧昧,曾被ABC News描述为“毁誉参半”。

然而在近日举行的澳洲品牌数字营销论坛上,主办方则给予澳洲代购这一职业极大肯定,认为澳洲代购从最初的搬运工已经逐渐转型成为消费者的意见领袖,对澳洲品牌的扩张有不可小觑的作用。

值此之际,今日澳洲App采访了澳洲知名代购胡菲菲女士以及另一位留学生兼职代购戴女士(化名)。两位受访者都在2015年开始自己的代购事业,然而她们对于自己的职业,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目前因代购最高月入80万的胡菲菲对代购这一身份感到非常自豪以及认同感强烈,而戴女士则吐露了自己作为代购的辛酸和挣扎,并坦言,“无论在澳洲代购赚了多少钱,我也不愿意让身边人知道我是一名代购。”

澳洲:代购的地狱还是天堂?

胡菲菲毕业于墨尔本大学某商科专业,在她毕业的那一年,为了攒够报读NAATI和职业年所需的2万澳币而走上代购道路。“我不想再继续找家里伸手要钱,就开始试着做起代购。”

“最开始微信朋友圈也就300来号人,这几年间靠着朋友介绍朋友,第一个微信号已经5000人满了,因此开通了第二个。每天加我的人还在不断增加,很多时候都加不进来,以至于去年我聘请了一个客服来专门帮我回消息。现在每月成交额在40-80万左右。”

对于在澳洲这个国家做代购,做香港代购起家的戴女士称:“说实话在澳洲做代购真的很累还不怎么赚钱,因为澳洲产品不多,没有太大的利好。”

对此,胡菲菲却表示:“澳洲品牌和产品不如欧美国家多,但利润方面我不赞同上述说法。每个产品的利润率都不一样,澳洲有几乎不赚钱的东西 也有利润率很高的东西,别的国家的产品也是一样。”

就胡菲菲自己的经历看来,她认为金额越小的东西反而利润率越高。“在澳洲,奢侈品是利润率最低的产品,几乎都是原价代购只赚退税9%,有时候甚至只赚不到5%。即使是Gucci这种传言澳洲最便宜的品牌,由于品牌涨价加上汇率变动,澳洲价格已经不如经常打折的欧洲便宜了。另外,代购奢侈品风险更大,过海关时候提心吊胆的。”

最爱产品是奶粉 女性顾客占压倒性数量优势

采访中,两位资深代购都认为奶粉应该是澳洲最有优势的产品。“它属于刚需,从宝宝出生到3岁需求很稳定。虽然我自己还没有宝宝,但是我对母婴的了解已经比很多宝妈知道的还多了。”胡菲菲笑称。

对于顾客主体,胡菲菲认为:“女性顾客是占压倒性多数的主力军,男士即使下单也就是帮女士买单的。女性给自己、给孩子、给爸妈、给老公买,男性,基本只偶尔快准狠地消费一下。男性不太在乎价格,他们想要的直接去专柜买了,不会花这些功夫找代购。

代购与品牌:“像微商一样拉人头”,澳洲华人代购的新型运作模式?

胡菲菲认为,澳洲这个国家的天然特性,使得政府和品牌官方对代购的态度格外友好。“换句话说,(澳洲政府支持代购)是由澳洲不同于任何其他国家的特点决定的。”

“澳洲本土市场人口太少了,内需不足,品牌方必须通过不断寻求外部市场来扩大品牌影响力。一些澳洲品牌甚至愿意包机票来回让华人大代购借此宣传卖货,而美国、加拿大就不会这样,因为本土市场就很大了。”

而澳洲这一特殊的背景,同时也催生了澳洲品牌与代购不同寻常的关系和相处模式。最先进入代购市场的电商会创建自己的平台,并借助代购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

其实就是把微商的那一套层级制度和模式推广到代购的运营中了。虽然我们有实际的产品,但运营模式就是微商模式,比如说不同等级的经销商拿不同等级的折扣价,然后中间赚差价,说得不好听就是人头费。平台会帮你采购打包,发货售后,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卖货和找下线。

“为了赚钱,你要不断的去拓展下线。品牌方其实也是很聪明的,平台和品牌方有时候会互换股份,因为平台发展的好,他们也跟着出货量大。”

(因代购规模大,知名度高,胡菲菲曾数次被邀请参加品牌官方活动。图为胡菲菲参加爱他美奶粉发布会)

收入颇丰 身份认同却成谜

对于代购这一职业给自己带来的经济收益,胡菲菲和戴女士皆表示了肯定。

然而,谈到对于代购这一职业的看法以及前景,戴女士坦言:“我不觉得代购有前景。代购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和货源,比如中国一些小城市买不到LV和靠谱的澳洲奶粉,那只能找我代购。现在电商平台越来越多,我们这种散兵游勇肯定没有前途。而且代购本来也不算合法工作,代购跟买手不一样,代购就是逃税。”

1574738636563.jpg,8

(澳洲代购对行业前前景的看法,数据源自澳洲品牌数字营销论坛)

被问及自己对代购这个身份是否拥有职业认同感,戴女士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对代购没有什么身份认同,它只是一个创收的渠道,即使赚得再多也永远不会把他当主业。”

戴女士补充道,即使已经拥有了两千多个微信好友,自己不愿意让身边任何人知道自己的代购身份。

“两个原因吧,一是怕麻烦,不喜欢无偿给父母以外的人带东西。二是怕影响自己的社交形象。说一句夸张的,我现实生活朋友圈的价值远远大于代购,我能用朋友圈做更多的事。我希望自己可以完全以双重身份生活,希望现实中的朋友对我的身份认同是记者,是老师等等,但不是代购。“

胡菲菲对于代购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我觉得存在即是合理。虽然一开始我也觉得代购不是正经工作,但后来越来越多人因为这个身份认识我,我发现这个产业也挺庞大的,开始认同这个身份了。

胡菲菲坦言,自己从不担心让身边的人知道代购身份,“我亲戚问我工作,我都说我是做代购的,代购微信号也直接用的是我的日常生活号。

“很多不愿意别人知道她是做代购的,甚至会重新申请一个小号,用小号来做代购,大号儿就是发自己的生活照。可能还是对代购有偏见吧,觉得即使收入高也不是一份特别有社会地位的职业。”

在一开始,胡菲菲的家人也不太支持她的代购工作,“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央企国企的上班族,从来没有人做生意。一开始,我妈天天问我”你什么时候去找正经工作?’,后来我妈发现我挣得还挺多,反而开始跟亲戚朋友们说,‘哎呀,我发现这年头啊,只要人不懒,但凡做个生意都比工作强多啦’。”

“做代购不能玻璃心”光鲜亮丽背后 没有一种生活是容易的

在代购看似收获颇丰的背后,胡菲菲也坦言了自己的辛酸。她认为最让人烦恼的是不信任自己的顾客。

“有段时间澳洲海关清关特别慢,为了让客人快点收到货,我付费委托了一位长期飞墨尔本-青岛航线的导游帮我带回国发货。结果客人收到货之后当场给我打语音说‘你不要糊弄我,我在山东读过大学,知道山东的都是假货’,还在我们的共同认识的人面前说胡菲菲是卖假货的。”

“遇到这种人真的特别难受。我只能说代购不能玻璃心,玻璃心的话早就碎了一地。人们说代购赚的多,但我觉得代购付出的时间、承受的心理折磨和工作强度可能也是普通工作的两到三倍,那么赚的钱比人家多一些也是正常的、合理的。”

WechatIMG2223.jpeg,0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2)
Freefish 2019-12-19 回复
最恨这些代购了!
23天前
狠整得比你多,还没有老板骂。
Sheng178 2019-12-20 回复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
玉玉禟欣 2019-12-20
哈哈,幽默
2019-12-19 回复
代购做这么大,税是怎么交的?
刘大侠 2019-12-20
你不在这个圈 是没见过一年赚几千万的代购吧
我是游客 2019-12-19
吹牛b的
333333 2019-12-19 回复
举报ato吧
Sheng178 2019-12-20
好的快去
PlayaPan 2019-12-19 回复
代購到澳洲出口被海關搜查,到中國被海關沒收。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