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22日 °C-°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专访优酷创始人古永锵:内容行业平台化的机会没有了

2019-05-23 来源: 36氪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无论是直播、点播、长的短的基本都有。”在古永锵看来,从pc互联网发展到移动互联网中后期,平台化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文 |高海博

古永锵终于可以好好参加一场聚会。

今年春节,古永锵在一个私人聚会上碰上了爱奇艺CEO龚宇,“我可以坐着慢慢吃顿饭了,他还要四处赶场。”在接受36氪采访时,古永锵打趣龚宇——这位曾经的竞争对手。

那天的聚会后,龚宇还有三个场要赶,古永锵则可以安心吃一餐日料。他们两人都在华夏同学会,因为姓的首字母里都有个“G”,两人也常被安排坐在一起。

在公众视野消失了近三年,古永锵从未退休离场,他做回了“投资”的老本行。

虽然不再是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但他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合一——这个从他开始创业时就起用的名字。

“上午阅读,下午见人,看项目。”这是古永锵常规的一天。三年时间里,古永锵关注了一年多教育领域,一年多健康领域。相反在最为擅长的文娱内容领域,古永锵并没有多少动作。

采访当天正是爱奇艺世界大会,会上龚宇表示“过去以高价版权采购为主的竞争方式,是个方向性的错误”。古永锵有些意外,“他会这么讲啊?”在2015年,古永锵曾公开表示,视频版权的价值已经没以前重要。尽管两人观点是在不同竞争背景与公司处境下讲出,但至少殊途同归。

这一切,对古永锵来说已没多少关系,他对视频行业的关注也少了很多。“无论是直播、点播、长的短的基本都有。”在古永锵看来,从PC互联网发展到移动互联网中后期,平台化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这位优酷的创始人依然在追求更大的市场机会,只是在目前的技术环境下,再出现一个优酷几乎不可能了。

“下一代互联网来了吗?”古永锵指了指桌上的手机,言下之意是,替代手机的计算平台并未出现,而5G与人工智能都只是赋能作用,还不是真正的下一代机会。

现在的创业环境已经不同于古永锵创业时,大公司的触角范围越来越大,中型公司不是被腾讯、阿里这样的大公司收购,就是被投资,身处于生态体系下,优酷被阿里收购就是最典型的案例。在古永锵看来,这是“自然规律”。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选择与归宿,但在大数据时代,规模效应会越来越明显。”古永锵说,“这是大势所趋,我选择顺势而为。”

顺势而为,主动变化,这是古永锵二十年投资创业的风格。“我看到一个规律与趋势,我不会被动去等,也不会等它改变再去适应,我都会主动去做,你回去看我的历史,二十年来基本上都是这么干。”

他称自己是开放的创业者,自己经历了投资、职业经理人、创业者的多重身份变化,“甲方乙方丙方都做过”,资本的心态,创业者的心态他都可以体会。同时,多年美国硅谷的求学经历,让他不像中国大多数创业者把自己公司视为“私有财产”。

某种程度上,古永锵一直是与资本共舞的那一个。在优酷开始的第一天,他就知道,这是一个“资本运作”。“市场越成熟,资本需求就越大,这是必然。”古永锵冷静着分析着。在两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对后来阿里对优酷收购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永远保持着标志性微笑。

像很多被收购与合并的公司创始人一样,古永锵也远离了优酷,他也不再是商业话题的中心。但这些对他本人都毫无影响,处于中心还是在场对他来说都已不重要,“人生有不同的阶段,需要去做不同的事。”

虽然古永锵的名字之前都会出现在电影出品人的行列,但这一次,他的名字出现在了一部音乐人文记录电影《尺八·一声一世》的英文字幕校对。这部音乐纪录电影是由古永锵的妻子Helen(聿馨)导演的,讲述了几位中日美等地的尺八演奏家,制管师,学习者的生活,以及他们不同阶段的经历与思考。

53岁的古永锵早已经开始了新的人生阶段,合一创投也没有任何LP与业绩压力,它的资金都由古永锵个人出资,阿里收购优酷让古永锵有足够资金投入。

“这也是合一的优势,不用着急退出,会关注更长期的价值。”古永锵说。

谈内容:垂直化与产业化是方向

36氪:这次是什么考虑参与电影《尺八·一声一世》,你做了英文字幕校对的工作。

古永锵:

这起源于我太太。有天她给我放了段音乐听,我第一次知道了尺八这种乐器。我太太决定用影像记录尺八,拍一部关于尺八的纪录片,我觉得是件有意义的事,所以支持她,当时很多人觉得是个赔钱买卖,我以前说过,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现在我更觉得是,和喜欢的人做有意义的事。我觉得做尺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36氪:

你会担心这部电影的票房吗?

古永锵:就像我刚说到的,太太做这事不是为了赚钱,当然我们是希望看到好的票房的,因为这表示已有很多人通过这个影片知道尺八这种乐器,听到尺八的声音,相信慢慢会有更多人喜欢。

中国古老的乐器,尺八

36氪:一年多来,文娱以及更大范围的内容行业普遍遇冷,合一的关注点也不在文娱上了,原因是什么?

古永锵:文娱行业的发展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是密不可分的。在互联网之前,内容到线下都是障碍,但是从门户开始,包括社交媒体的出现,图文、视频包括后来的直播,这其中变化已经有快十年时间了这其实是很长的时间,从PC互联网发展到移动互联网。其实到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是移动互联网中后期了,你能看到的平台化进程几乎结束了,无论是直播、点播、长视频、短视频,都已经占满,机会自然就少了。

此外,另一个维度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内容已经很成熟了。成熟就意味着市场规模大,影响力强,覆盖面也广,与此同时内容的监管程度也会越来越高,内容管理会越来越严格,这是必然发生的。

之前我们做平台是需要做广的,但现在,市场给内容人提供了做深的可能。早期互联网时代只能做大众内容,这是收入模式决定的。由于主要依靠广告,如果想要卖广告就只能做大众内容,你做小众的话,联合利华这样的的大广告主是不会理你的。但现在,移动支付与社交媒体的兴起使得内容有了垂直化与产业化的可能。

谈创业: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看不清

36氪:过去十年正是中国商业史上创投最蓬勃的十年,你作为创业者与投资人完整的经历了这个周期,最近的周期被普遍视为下行,你觉得中国的投资环境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你如何看待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创投市场?

古永锵:无论是从科技发展还是投资的角度,现在都进入相对平稳或者保守阶段,从技术角度或者资本角度讲,都已经上到了一个高点,上升空间有限,再如何高速发展也无法像之前十年一样。从大趋势上讲,现在处于移动互联网中后期,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还看不清。

36氪:

资本在整个创业过程里的作用越来越强,甚至强于创始人角色,中国的中型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都被腾讯阿里投资过,在他们的体系生态中,你觉得这是中国特有的还是普世的局面?

古永锵:平台的生意就是需要资本的,我在硅谷待的时间长,十几年也看到了很多行业变化,包括创业者的选择。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开放态度,在做优酷之初,我就说过这是个资本生意。在大公司里,可以跟更能实现协同效应,大数据时代,规模效应越来越明显,我记得在2016年合一大会上就说过这个观点,我也做出了我的选择。未必每一家公司都会这样的选择,只是我看到了这个趋势,我选择顺势而为。如果创始人很坚信一个东西的话,也可以做其他选择,没有对错。

同样也有不进入大公司体系,独立生存的,只不过会更辛苦一些,越到后期会越辛苦。

36氪:

你最近一直在关注大健康领域,这其中有哪些投资机会?

古永锵:从大趋势上看,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发生很大改变,老龄化趋势明显,人口数量也会逐渐下降。而另一端,消费能力也逐渐提升,会有更多人看重教育、健康领域,这是人的基本需求提升。而在医药,医疗设备、生物科学领域还没有IT化,这两者之间如何找到交叉点也目前我最关注的方向。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