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16日 10.9°C-21.8°C
澳元 : 人民币=4.86
悉尼

独家专访:崔康熙的足球法则

2019-03-24 来源: 贾岩峰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记者贾岩峰报道对亚洲足球来说,崔康熙是传奇般的存在,在执教全北现代期间,他拿过两次亚冠冠军、1次足协杯冠军和6次联赛冠军。尤其是从2014到2018的5个赛季里,4度问鼎联赛冠军,只有在2016赛季拿到亚冠冠军的同时,联赛屈居亚军。

十几年间执教一家俱乐部,坚挺地把球队实力稳固在第一集团,这样的执教实力和统治力,放眼世界足坛,也只有曼联的前任主帅弗格森以及阿森纳的温格可以做到。

之前就有不少中超俱乐部都希望借鉴崔康熙的工作经验和全北的成功模式,让他来帮助自己的球队重获新生。如今大连请到崔康熙,同样渴望他能带着大连足球重返亚洲巅峰。

那么,崔康熙的足球法则究竟是什么?他又是怎样把全北稳固在亚洲顶级?想要在大连取得成功,他需要王健林董事长和俱乐部给予他什么样的支持?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在新赛季开始前采访了崔康熙指导。

◆《足球》:在接手大连队之前,你对于大连足球有所了解吗?

崔康熙:当然有,我在2006年第一次带队打亚冠拿到冠军那年,就跟大连队交过手,全北主场3比1大连,客场大连1比0赢了全北。那时候的大连足球就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作风非常顽强,场上球员很有拼搏精神。当年那支队伍中,赵旭日参加了两场与全北的比赛。没想到今天我成了他的主教练。

◆你的到来加上俱乐部今冬在引援上的投入,使得大连队已经被认为是争冠四大热门之一了,其余三支是恒大、上港和国安,你怎么看外界对大连队的这种期盼?

外界对我们的定位还是有些过高了,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回到冠军的位置上,但就现在这支队伍的实力而言,还暂时不能进入联赛的第一集团。首先球队去年的保级道路很艰难,打到最后一轮才勉强保级,加上整个赛季15个客场的比赛,也仅仅赢了1场,这两点足以说明,球队不具备均衡的作战能力,因此很难争冠。

其次,虽然俱乐部为了提升队伍战斗力,做了大量的引援工作,但就目前球队的年龄结构来说,真正具备先发实力的11个主力中,超过半数都是30岁以上的球员,以这样的年龄结果组成的队伍一旦进入漫长的9个月联赛期,遇到伤病和停赛,会有更多的不确定性产生。

第三点,就是真正具备夺冠实力的队伍,必须有足够的板凳深度,而目前这支大连队首发球员的实力还可以,但是替补与首发之间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而且在年龄上还有断层,真正应该处于当打之年的93-97年龄段的球员是缺失的。

所以,我很理解外界对于大连队争取好成绩的期盼,但在我看来,目前我们最重要的是多打出有质量的比赛,先把保级任务顺利完成,然后再一点点积累好的成绩。

◆接手球队这一个多月下来,你的训练计划是怎样安排的,都在哪些方面对球队进行了改造?

我是一月下旬开始接手的球队,在西班牙我先对整个队伍的情况做了一个大致了解,安排了一些体能测试,通过测试我发现情况并不是很理想,因此并没有进行太大运动量的训练,只是根据球员的身体情况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调整。

回到上海之后,我们原本应该直接进入技战术训练,打更多的热身赛来磨合技战术,但再次进行了体能测试后,我们不得不多增加了十多天的体能训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有几名球员经历了伤病。我对于整个冬训过程中大家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因为我知道很多人是咬牙才坚持下来的,很辛苦。

其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完成对球队的全面改造是不现实的,我首先在一些基本的训练要求、训练习惯和训练强度上进行了调整,大家都在努力积极地适应。

◆刚刚提到的体能测试,是怎样的一个测试?

是一个短距离折返跑测试,我需要球员在1分05秒的时间范围内完成我要求的折返跑次数。这是一个很常规的测试,却能够很准确地了解到一名球员的体能储备在什么水平线上。

在西班牙进行第一次测试的时候,只有4名球员达标;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等到了上海再测试,已经有半支队的球员可以达标了,这其中还包括我们的一名替补门将。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合格数字还会不断增加。

◆《足球》:很多人都想知道,你的训练强度是不是中国球员所能够承受的,因为此前来中国执教过的韩国教练,有不少都因为训练强度问题与中国球员产生矛盾,对于这点,你是怎么看待的?

崔康熙:我既要把全北的成功经验带过来,但我又从来没想过在中国复制全北的一切,因为这里是中国,我面对的是中国球员。我有信心帮助大连的队员们在体能和战术素养上进行全方位的提升,但这肯定需要一个过程,同时也需要合适的方法,可能我的很多要求对韩国球员只是常规操作,但是到了这里会变成一种极限挑战。

这并不是说大连球员比韩国球员差,只是训练方式确实不同。我会结合球队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我也在给彼此一个过程,适应我战术要求的初始阶段,对于所有球员在这一阶段的表现,我都会最大限度给予理解和体谅,但这个过程是有限期的,这也绝对不意味着我就随便放松对每个人的要求。

我只是在用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让大家慢慢接受我的理念。到了一定的期限,合格者会留下,不合格者就会淘汰,这就是职业足球的规律与现实。至少到目前来看,大家都还在努力适应,我看到的还是比较积极的信号。

◆在你给球队建立起真正的战术体系之前,你觉得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我要跟队员在一个最基本的认识上达成一致,那就是训练即比赛,所有人在训练中的技术动作和表现,必须都参照实战的标准来,因为实战其实就是对于训练结果的最好呈现。这两者之间不应该有过大的差异。

如果一名球员不能在训练中百分百投入的话,那么他在实战中即便拿出来百分之百的态度,也不一定能够达到百分之百的状态。因为身体是有记忆的,肌肉也是有记忆的。没有在训练中竭尽全力,即便认为自己在比赛中已经竭尽全力了,其实那也不是真正的最好状态。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其实也是我跟很多中国球员沟通过的他们普遍的一个共同认识,如果在训练中拼得太狠,一是体能可能撑不住,二是万一对抗过狠,或者训练过于疲劳,都更容易导致伤病,万一不能上场比赛了怎么办?

我为什么强调一定要把训练当成实战一样去拼,这是我多年来带队的经验。因为实战其实是训练的另外一种体现,就是换了一个场地,换了一批对手,但真正的内涵是一样的,如果平时训练强度不够,拼搏精神不够,指望到比赛场中发挥到最佳,其实是做不到的。

只有在训练中强度、硬度够了,尤其是在高强度下的呼吸和有氧无氧耐力都训练过了,到了比赛中才能原样地发挥出来;平时训练强度不够,一旦到了正赛,对手压迫过紧,心跳频率跟训练中不一样,很多技术动作可能就会不到位甚至变形,就会产生更多的失误,如果在训练中,大家因为是训练,就给彼此喘息机会,不进行连续进攻和防守,那么到了实战中,对手也会因为你疲惫了给你喘息的时间吗?

另外,有时候球员训练不带护腿板,这个是我最反对的,不带护腿板,在做一些拼抢动作时,就可能不到位,因为怕受伤就不敢发力,那么如果不在训练中去感受各种对抗的力量,到实战中怎么又能保证控制好力度,保证不受伤呢。

受伤,肯定是足球的一部分,但只有经过频繁对抗和拼搏,让自己变得更强,有更丰富的经验,才是更好避免不必要受伤的途径,而不是不练或者少练。在韩国,我们的训练强度有时候甚至要超过比赛强度,训练很苦,比赛反而更像是一种放松和休息,只有做到这样,在真正的实战中,遇到对手怎样的高压我们都不会慌乱,因为我们见过更困难的场面。

◆《足球》:我听球员说,你经常在训练中亲自进场指导他们,细致到每个动作和每一脚球的处理,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执教风格,还是特别针对中国球员的?

崔康熙:这是我一贯以来的执教风格,也没有特别的改变,因为我觉得比起一味地提要求指挥球员,走到他们中间与他们培养感情、建立信任,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必要保障。

至少作为亚洲的职业球队,真正适合我们的管理风格,是主教练更多地与球员交流互动,培养彼此之间的默契与信任,在此基础上,主教练再针对不同球员的特点和能力,给予他们更细致的指导,有感情有信任,才会带来最后真正的提升。

在韩国执教期间,我也是这样做的,就是到训练场中参与大家的训练,然后给予适当的指导,同时在训练结束后,还会跟我认为有必要的球员进行沟通,以及进行一些必要的加练。接手大连这段时间里,也会有球员被我留下来加练。

通过这些交流与指导,久而久之,教练与球员之间的信赖就逐渐产生了,我认为,如果想要球员用他的真心来接受你一切的要求,那么作为教练首先也要拿出自己的真心去传授。最终达到的默契就是,后来主教练即便不说了,球员也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去做。只有真正的彼此信任了,教练的标准才会真正成为球员的标准,而不是应付教练的标准。

我相信现在的全北现代,无论我在与不在,我带过的那些球员,他们早就知道自己应该遵循怎样的标准,如何要求自己,战术可能会随着不同教练的要求去改变,但对于执行战术的标准是永远不会变的。这一切,也是我希望将来大连的队员能够做到的。

◆你刚刚提及过,你不会完全照搬执教全北的经验,会结合实际情况来带队。毕竟两国足球文化有差异,在这个过程中,你有没有什么困惑的地方?

有。其实我在球队身上看到了很多不足,和必须提升的地方,但改变这些不足又不能完全按照我过去习惯的方式。同时,我又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以及成绩压力,所以我经常会有一点困惑,那就是在成绩的压力下,我是否应该完全地坚持自我不向现实妥协,还是要做出适当的妥协,这期间的幅度有多大,该如何掌控,并没有现成的答案摆在我的面前,我也需要通过不断的工作与实践才能找到答案。

对我而言,帮助大连足球重新塑造辉煌,也是我人生中一个巨大的挑战。我愿意并且很坚定信念地迎接这次挑战,也会尽我所能不轻易放弃,这是我能够做出的承诺。

编辑|把球给我我要回家

---------------------------------------------------------------

本微信刊载的所有内容,版权均为足球报所有,未经授权许可,其他媒体不得转载。如需转载或改编,请联系足球报新媒体事业部。

邮箱:[email protected]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