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旅游
ivan fastrpl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0日 8°C-16°C
澳元 : 人民币=4.98
悉尼

“前女友熬出头了,嫁了富二代。”

29天前 来源: 甘北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点击关注朱门大叔,关注公众号

回复“晚安”,送你一张特别推送

2018.08.21

文 | 甘北

来源 | 甘北(ID:ganbei1990)

1

许浪说,从19岁起,他就想娶江瑜。

天知道谁给他的自信。

想当年,江瑜可是班花,追她的男生,从教室门口一直排到教导处。

可就这个傻小子,占了大便宜。

军训那天,教官训斥穿耳洞的女同学,说她们没一个“正经玩意”。

没一个人敢吱声,只有许浪站出来:“报告教官,穿耳洞不伤风,不败俗,更没犯法。”

后来呢,当然是围着操场,罚跑了十圈。

但这小子因祸得福,成为了全班女生的偶像,就连一向高冷的江瑜,都对他另眼相看。

傻小子许浪,就这样凭着一点热血,成为了泡妞阵营的近水楼台。

他帮江瑜买早餐,给江瑜搬宿舍,还每节课雷打不动,第一个到教室帮江瑜抢座位。就是不表白。

为啥,犹豫呗,就自己手头的三瓜俩枣,谈个恋爱都紧张。

倒没有什么悲惨的身世,就是普通工薪阶级的孩子,买不起房,买不起车,就连生活费,都是一笔一笔掐着花。

江瑜不同,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一瓶化妆水,就顶别人半个月生活费了。

爱情在男孩身上,第一表现是胆怯。但在女孩身上,第一表现却是大胆。

第一学期的期末,许浪帮江瑜把行李搬到火车站,刚想道别,江瑜突然问道:“你怎么不抱抱我?”

然后?然后就成了呗。

这两人拔丝地瓜似的,丝不离瓜,瓜不离丝,甜了整整四年,可把许浪嘚瑟坏了:“什么叫天造地设,就我和我媳妇这样!”

2

大学一毕业,好日子就到头了。柴米油盐是突然到跟前的。

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月到手五千块,房租水电加吃饭,再抠也得占大半。小情侣还得看场电影,下顿馆子,买件衣服。

每到月底,兜比脸干净。

江瑜安慰许浪:“莫欺少年穷嘛,总有出头一日的。”

这不就是阿Q精神么?

许浪才不自我安慰,他得想点法子,真真切切地搞点钱。

去批发市场买了一批白球鞋,自己泡一缸颜料水,把鞋子往里面一浸,就是一双独一无二的涂鸦鞋,拿去夜市上摆摊,一双能挣十八块。

再后来,连自己涂这一步都省了。

这哥们直接把染缸往摊子上一摆:“DIY涂鸦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别说,这招还真吃香。

年轻人们都爱自己动手,“奸商”许浪不费吹灰之力,一晚就能赚两、三百块。

放在2013年,这笔收入已属不易。

有了钱,爱情就是甜的。

许浪和江瑜躲在出租屋里,偷偷地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凑够首付钱。

越算越有劲,索性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万事俱备,只差钱了。

3

那几年,许浪白天在写字楼上班,晚上跟城管打游击。

江瑜呢,她偷偷地缩减了自己的开支,衣服买最便宜的,护肤品全降了级,就连一天三顿饭,都挑最便宜的快餐。

女人要跟男人受穷的决心,是最不可被低估的。

江瑜爱许浪,就愿意跟他一起熬。

但江瑜的爸妈不愿意。

手心里捧大的女儿,从小没为钱犯过愁,怎么处了对象,反倒要省吃俭用?

江瑜爸妈来过一遭,刚进出租屋,心就拔凉拔凉,城中村鸽子楼的顶层,夏暑冬寒,连热水器都是坏的。

那时正值寒冬,江瑜澡洗到一半,热水没了。

她龇牙咧嘴地打着寒颤出来,见到二老坐在沙发上,脸阴沉得能滴出水。

爸爸训斥许浪:“你就是这么对她的?”

许浪惭愧。他能说什么呢,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穷,就是一个男人的原罪。他什么都辩驳不了。

可江瑜愿意为他辩驳,女人的爱情,是撞了南墙都不回头的。

她争辩道:“我们自己能赚钱,很快就能买房了。”

爸爸哂笑:“买房,买哪里的房?现在房价那么高,你们卫生间都买不起!”

这次不愉快的会面,最终以争吵告终。

江父江母下了最后通牒:“别的不说,我女儿无论如何,都不会嫁给一个买不起房子的人。”

4

买房,就这样成为了头等大事。

跟许多年轻人一样,想结婚,就得迈过这道坎。

但买房的钱,可不会凭空砸下来。更何况,这一年,许浪的母亲病了。

乳腺癌,前前后后几次化疗,早把家底给掏空了。

江瑜和许浪一起去探望许妈妈。

一间病房里八张病床,家属和病人挤在一起,呼气和吸气都是药水味。

人在那样的瞬间,很容易心生凄然。

许妈妈问了他们的近况,嘱咐他们好好相处,说着说着,就掉下泪来:“原来想攒点钱,给你们结婚,现在我得了这个病……”

江瑜心里酸楚,她见不得那样的画面,便借口说要去买点水果。

走出医院大门的瞬间,她深深呼了一口气,鼻尖随之酸了。

她快撑不住了。

上个星期,爸妈又在电话里厉声表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同意这桩婚事。

这样的电话,她接过无数通,不敢告诉许浪,就一个人扛着。

许妈妈病了,少不了要从积蓄里,拿出一笔钱来。

这样,房子更远了,结婚也更远了。

江瑜一头乱麻,随便找了水果店,挑了一袋苹果,正巧,店主搬来一箱草莓。

她拿起一个,放在手里掂了掂,又看看价钱,还是放下了。

再一回头,看到追出来的许浪。

他冲她笑了笑:“你忘带钱包了。”

5

那年秋天,许浪和江瑜去了一趟旅行。

江瑜说:“阿姨还在住院,你浪费这个钱干嘛?”

许浪说:“我们都在一起七年了,还没有一块儿旅行呢。”

十里银滩,天水一色,碧波粼粼。

南方的暑气还没有褪尽,黄昏的下午,走在黄金海岸上,浪漫犹如梦境。沙滩上有人在拍婚纱照。

江瑜过去凑热闹:“我们以后结婚了,也在这里拍婚纱照,好吗?”

她期待地望向许浪。

许浪微微动了动喉结,话没有说出口,眼睛就红了。

气氛就在那刻凝固起来。

“我们分手吧。”许浪说。

情人的话,说一半就够。

江瑜明白他的意思,她转过身去,眼泪滚烫掉落下来。

挽留失去了意义。彼此早就心知肚明,到了要分手的时刻。

江妈妈的癌细胞扩散了,化疗没有控制住病情,反倒要了她半条性命。

那套房子,他不可能买得起了,尽管他曾为了它,早出晚归,日夜煎熬。

这一年,江瑜已经27岁了。

他耽误了她最宝贵的8年,还要耽误她多久?

分手吧,对彼此都好。

6

2017年,广州的夏天依旧炎热。

许浪在这片热浪里,度过了人生最煎熬的时刻。

妈妈走了,积蓄没了,爸爸把家里的二手面包车,都贱价卖了。

鲍勃·迪伦有首经典的歌,叫《blowing in the wind》,歌词翻译成中文,有几句是这样的: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称为真正的男子汉,答案在风中飘扬,在风中飘扬。

如今,这答案,他终于知晓了。

他后来又见过一回江瑜。

他带妈妈去外省找专家,在街头邂逅了她。

她拎着一兜水果,匆匆走过马路,街那头,有个男人在等她,他们相视一笑,随后,一同上了一辆宝马。

许浪看着那一幕,像在瞬间走过了几个世纪。

她终于嫁给了有钱人了,挺好的。她那么好的女孩,理应有个好归宿。

他想起从前住在出租屋里,冬天不够冷水,无论他多晚收摊,她总是等他回来,让他先洗澡。

多么苦的日子呀,她总算熬过去了。

许浪喉头一阵阵发酸,他路过那个水果摊,碰巧看到了新鲜的草莓,那是她最爱的水果,他亲眼见过她,在摊子前拿起又放下。

如今,她终于可以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了。真好。

许浪走过马路,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哭了,又笑了。

——尾声——

女:“谢谢你,配合我演戏。”

男:“为什么要这样?”

女:“知道我过得好,他才能重新开始。”

END

有了钱,爱情就是甜的。

作者介绍

甘北,你的情感闺蜜,我有一间大房子,活够了就去死。我还有一个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首本文集《你喜欢,不如我喜欢》,正在全国热售中。朱门大叔经授权发布。

回复“0821”获取今日封面原图

朱门大叔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

zmds878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

欢迎点赞分享转发到朋友圈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土澳居民 3天前 回复
不管故事多感人,我都不会再心动,以后如果有来生绝对不会再找一无所有的,即使是匹黑马!心伤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