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旅游
iva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9日 3°C-20°C
澳元 : 人民币=4.97
悉尼

影子银行(一):同业存单的发展与风险分析

2017-11-03 来源: 财新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财新网】(专栏作家 欧阳辉 特约作者 刘一楠)前言:广义的影子银行是指游离于监管体系外的信用中介活动,具有与传统银行类似的信用创造、期限转换与流动性转换的功能,但较少受到金融监管。包括以下三部分:首先是银行的部分同业业务与表外业务,包括同业存单与表外理财;其次是信托、券商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充当信用中介,包括信托受益权、银行委托投资、银信合作、银证合作等;第三是民间借贷。同业存单的发行是银行主动负债的重要工具,也是银行进行表外理财或委托投资的基础之一,是影子银行的重要组成部分,撬动了2017年金融杠杆的迅速上升。2016年以来我国同业存单呈现爆发式增长,同业存单余额占银行实收资本的比例从2016年1月的76.60%增长至2017年8月的174.83%。2017年1月至10月,同业存单发行总量为15.20万亿元,占整个债券市场发行量的比重为48.60%。

同业存单的爆发式增长是2017年我国金融市场的重要特征,也是2017年金融去杠杆的监管重心。2017年4月银监会连续发文加强同业存单监管,触发金融去杠杆进程。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讨论会中,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到“今年银行业加强监管主要针对银行同业业务、理财业务等方面,选择这些领域主要是因为其覆盖了比较突出的风险点,包括影子银行与交叉金融”。我们需要思考以下几个问题:同业存单究竟是什么?同业存单如何撬动金融加杠杆与影子银行的规模扩张?本文将详细分析同业存单的性质、扩张动机与潜在风险,并提出同业存单发展的相关政策建议。

同业存单:与同业拆借、同业存款的区别

同业存单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全国银行间市场发行的记账式定期存款凭证,属于货币市场工具。固定利率存单期限为1个月、3个月、6个月、9个月和1年,参考同期限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定价。同业存单单期发行金额不得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发行后可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也可作为抵押品进行质押式回购。

与同业存单相关的一个概念是“同业业务”。同业业务是指商业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间的资金往来行为,目前包括三种形式:同业拆借、同业存款(也称为同业存放)与买入返售。同业拆借是指通过全国银行间拆借市场进行的短期、临时性头寸调剂,计入“拆放同业”与“同业拆借”一级科目。同业存款是金融机构与商业银行之间的一对一的存款协议,没有有价证券作为载体,也无法进行流动,计入“存放同业”与“同业存放”科目中。买入返售是指金融机构在买卖金融资产时约定在未来时间以约定的价格买回,包括质押式回购、买入返售银行承兑汇票、买入返售信托受益权等业务。

目前同业存单不属于同业业务,而是一种金融资产投资。在资产负债表中,同业存单的发行方在负债端增加“应付债券”;同业存单的购买方在资产端增加“金融资产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同业存单目前不属于同业负债(同业负债科目包括同业存放、拆入资金和卖出回购),不受同业业务规范与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限制,为一些中小银行提供了监管套利的空间。

同业存单的发展现状:增长迅速、中小银行是发行主力

1986年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相继发行了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但由于利率过高、流动性不足等原因,央行在1997年暂停了同业存单的发行。2013年12月,央行为了促进利率市场化、深化金融体系改革,重启同业存单市场。2015年后同业存单市场开始快速增长,2015年至2017年10月15日,同业存单发行总量为33.53万亿元,其中2015年发行量为5.30万亿元,2016年增长至13.02万亿元,2017年1月至10月发行总量为15.20万亿元。2016年底同业存单市场托管余额为5.9万亿元,截至2017年10月15日,银行间市场同业存单的托管余额增长至7.93万亿元。

同业存单在债券市场上占比迅速增加:从存量上看,截至2017年10月15日,同业存单市场余额为7.93万亿元,债券市场整体余额为71.93万亿元,同业存单占比为11.03%。从增量上看,2016年债券市场发行量为36.37万亿元,同业存单发行量占整个债券市场的比重为35.81%,2017年1月至10月15日,这一比例增长至48.60%。

从发行主体看,城市商业银行与股份制银行是发行同业存单的主力。2017年初至2017年10月15日,同业存单发行量为15.20万亿元,其中城市商业银行发行量为8.24万亿元,占比为54.19%,股份制商业银行发行量为6.68万亿元,占比为43.97%,国有商业银行发行量为0.28万亿元,占比为1.85%。从单个银行角度看,2017年初至2017年10月15日区间内,同业存单发行量排名靠前的银行均为股份制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最多的是兴业银行(10367.8亿元)和浦发银行(8400.1亿元),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发行同业存单的数量较低,其中建设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为1182.2亿元,工商银行发行量为37亿元。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对于资金的需求更大,国有商业银行主要作为同业存单的购买方(资金融出方)。一方面原因在于中小规模银行的揽储能力低于大型银行,另一方面原因是央行在发行常备借贷便利(SLF)等新型货币政策工具时对抵押品偏好较强,这一点将在后文详细叙述。

从发行利率上看,2017年初至10月15日,所有发行同业存单的平均收益率为4.55%,其中城市商业银行发行收益率为4.6%,股份制商业银行为4.4%,国有商业银行收益率最低(4.19%),发行同业存单的资金成本最低。

从存单的购买主体上看,2017年9月,在所有同业存单投资者中,货币/债券基金等非法人机构合计持有同业存单的规模为3.72万亿,占比达到44.68%;商业银行持有同业存单占比为33.86%,其中农商行与农合行、城商行、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持有比例分别为11.68%、7.56%、6.88%与5.78%;再次是非银行金融机构(11.68%)、政策性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7.91%)和人民银行批准的境外机构(1.66%)。

同业存单迅速增长的原因:货币创造与监管套利

从货币创造机制上看,同业存单迅速增长背后是货币创造机制在总量上与结构上的转型。从总量上看,外汇占款是指中央银行从商业银行购入外汇,投放基础货币,并形成外汇储备的过程, 是我国基础货币投放的重要渠道之一。但受到国际贸易格局改变与人民币汇率等因素的影响,我国贸易顺差逐渐减少,中央银行外汇占款从2016年1月的24.2万亿元下降至2017年8月的21.5万亿元,外汇占款对基础货币投放的支持作用在逐步下降。而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的方式支持基础货币发行,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的应用逐渐增加,2016年1月抵押补充贷款(PSL)、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的余额总和为2.5万亿元,2017年8月余额增长至7万亿元。从结构上看,央行发行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抵押补充贷款(PSL)、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等货币政策工具时需要抵押品,包括信用等级较高的国债、央票或信用债等,而大银行的抵押品数量更多、质量更优,所以基础货币投放方式呈现出显著的结构性特征:大银行吸收了央行投放的流动性,再通过购买同业存单等方式,将流动性转移至中小行。

从同业存单的发行银行看,之前通过数据说明了城商行与股份制银行是发行同业存单的主力。中小规模的银行流动性来源不足,揽储能力也低于大型银行,需要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的方法进行主动负债。发行同业存单在中小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方计入“应付债券”科目,不属于同业负债,所以不受到“同业负债/总负债不超过1/3”的监管要求。同时,银行在季末受到流动性指标的考核压力,具体地,流动性覆盖率(LCR)=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压力情形下未来30天的现金净流出,银行可以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的方法获得现金等优质资产,以改善这一流动性指标。

从同业存单的购买银行来看,由于目前实体经济增速放缓,民间投机会下降,银行向实体经济贷款风险较大。而同业存单收益相对稳定,且信用风险较低。所以银行也更愿意将资金通过购买同业存单的方法转化为交易性金融资产。

同业存单的影响与风险:金融加杠杆、期限错配与流动性风险

同业存单撬动了金融杠杆的迅速上升,增加了影子银行规模。具体的,中小银行通过发行同业存单获得流动性,之后会在资产端寻求更高的收益,主要有三种渠道:一是购买其他银行的同业存单,不同评级的银行、不同期限的同业存单收益率不同。例如2017年10月15日,同样是AAA+级的同业存单,1个月期限的到期收益率为3.96%,而一年期限的到期收益率为4.36%。信用评级更低的AA级一年期同业存单的到期收益率达到4.88%。所以银行会选择发行期限短、收益低的同业存单,去购买期限长、收益高的同业存单,形成“同业存单与同业存单”之间的资金空转。二是购买其他银行的同业理财产品。银行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筹措资金,之后投资于其他银行的同业理财产品,进行套利,形成“同业存单与同业理财”之间的资金空转。三是将同业存单或同业理财筹措的资金委托给信托、基金子公司等进行委外投资,投资于股市或风险较大的房地产企业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承担了较大的信用风险与违约风险。上述三种渠道都会导致资金在金融系统内部空转,增加影子银行规模,并增大系统性金融风险。

同业存单导致金融体系的高杠杆,隐藏着期限错配风险与流动性风险。银行发行期限较短的同业存单,购买期限较长、收益率较高的同业存单或同业理财,导致资产久期大于负债久期。当短久期的负债到期时,银行只能发行新的同业存单或表外理财,通过“借新还旧”的方法保证流动性。而一旦流动性趋紧、货币政策转向,中小银行面临较大的流动性风险,甚至可能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一些中小银行依赖发行同业存单的方法主动增大负债规模,而此种负债的稳定性远低于储蓄,使中小银行更容易受到流动性风险的冲击。

从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上看,资金通过上述三种形式在金融系统中空转,将拉长资金链条、增大融资成本,降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这也导致银行对非金融企业债权(向企业发放的贷款或债券)占总资产的比重由2015 年1 月的39.42%下降至2017年8月的36.11%。

政策建议: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的监管范围

首先,2017年上半年金融风险的快速积累引起了决策层的关注。一方面,银监会先后出台了7个关于同业监管的文件,强调治理“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同时央行决定自2017年9月1日起将同业存单的期限明确为不超过1年,此前已发行的1年期以上同业存单可继续存续至到期。另一方面,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出拟于2018年一季度起,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这些监管措施将抑制部分银行过度依赖同业存单,降低期限错配风险与流动性风险。

第二,同业存单兴起的背后是中小银行面临资金短缺、流动性压力大,如果这种结构性的流动性环境不得到改变,将同业存单纳入监管范围后可能会出现新的监管套利行为,例如增大表外理财规模等。所以需要适当调整央行基础货币投放框架,例如发放抵押补充贷款(PSL)时适当放宽对中小银行抵押品数量、质量的要求,增加对中小银行的基础货币投放,引导中小银行的负债工具重回拆借和储蓄。■

作者欧阳辉是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杰出院长讲席教授,刘一楠是长江商学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