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rena 客户ETHNIC BUSINESS AWARDS 2020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01日 15.6°C-18.3°C
澳元 : 人民币=4.83
悉尼

【女性】这个女大学生说:她们赌博、砍男人、传播色情,但她们是个好姑娘(组图)

9天前 来源: 女孩别怕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大家好,我是田静。

我们的读者里有一位做社区矫正志愿者的女大学生,她说自己的工作是和罪犯聊天。

这些罪犯一个是因组织传播淫秽罪被判刑的姐姐,一个是拿刀捅了丈夫的阿姨,还有一个是给网上赌博开单的奶奶。

她跟这三个人不间断的联系了两年,最终每个人都从曾经的黑暗深渊中解脱了出来。

今天我们说的“社区矫正”是一个不经常被提起的名词,但它就出现在我们身边大街小巷的社区中,服务的对象是罪犯。

我国每年都新增50W的待矫正罪犯,这些罪犯需要这样一群人来帮助他们:她们可能来自社工组织、学校的法学院,且绝大多数都是女性。

这位19岁的女大学生就是其中的一员,她跟我们讲了这些罪犯的故事,从畏惧、心疼再到希望。

她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加入进来和她们一起把罪人变成好人。


#我的工作是陪罪犯聊天#

有一群在我们身边的人,他们的生活看似和普通人一样,但身份确是罪犯。

这些罪犯的罪行大部分情节比较轻,或是怀孕、或是有病等不适合坐监狱,往往我们听到的说法是缓期执行,所以他们会被安排在监狱外的社区进行矫正。

而我是一名社区矫正的志愿者,我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协助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改造罪犯,陪他们聊天。

他们从看守所释放到社区的前三个月需要佩戴电子手铐;每星期两次思想汇报;每月到司法所汇报两次并手写思想汇报;参加社区服务8小时;电脑学习8小时等等矫正任务。


△ 佩戴电子手铐


在长达半年的培训后,2018年9月我终于和第一个矫正对象见面了。

她是位老奶奶,皱纹深陷,因为疾病听力尤其不好,谈话时害怕我不耐烦,总是道歉。

一个66岁常年抱病的异乡人在无法支撑自己的生活费后,做起了非法赌博下注的工作。

我给张奶奶倒了杯水,奶奶逐渐放松下来。在她长达一年半的服刑时间里,司法所最终协助她申请了一些政策扶持,她的生活有了收入。

奶奶的故事让我想起《我们与恶的距离》 里的一句话:他们的确犯下了罪行,我会说他是个罪人,可是他不一定是个坏人。


△ 电影《我们恶的距离》剧照


我试着不把她们当成罪犯,去和他们聊天,他们慢慢也愿意真正跟我讲出他们自己的事情。


#她是受害者也是施暴者#

去年陈姨45岁,和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人闪婚。她当时肯定想不到这个人日后会对自己拳脚相加,她肯定也想不到有一天会因为一点争吵拿起菜刀砍向他的肩胛骨。

她与前夫白手起家,积攒了些财富。她生育了两个孩子,也都已经成年。本来离异后单身的她做着瑜伽老师,在广州有房有车有店面,日子过得还可以。

但她无法忍受自己没有伴侣,她超级害怕那种孤独。所以在她遇见现在老公的时候,哪怕还不了解他的背景,还不知道他的性格,甚至她老公还欠着高利贷的时候就迅速爱上了他。

陈姨义无反顾地付出,让他住进自己的大房子,帮他还贷,给他店面创业。

可狗血的是,这个男人并不知感恩,在得知陈姨给自己女儿生活费后,对她一顿打骂,家暴成了陈姨最大的痛处。


△ 电影《大小谎言》剧照


一次在她丈夫的店面里,他得知陈姨又给已经成年的女儿五千零花钱,对她说:“你胳膊肘往外拐,不知道心疼钱啊。”

“那是我的女儿,我给她点钱怎么了?这钱又不是你挣来的!” 三言两语他们就争执了起来,在店面外的街上推搡起来。

她害怕又被打,急忙给弟弟打电话,弟弟来了之后和陈姨的老公扭打在一起,她满心愤怒,看着丈夫不留情面的和弟弟干架,便拿起了菜刀,砍向了丈夫的右肩胛骨。

陈姨被接警而来的警察当场抓获。根据鉴定,陈姨的丈夫轻伤二级,触犯了刑法中关于故意伤害罪的规定,检察机关依法对陈姨提起了公诉。

但因为陈姨明知有人报警而不逃脱,又主动交代了案发经过,有自首情节,并且在给了自己丈夫两万赔偿金后取得了被害人丈夫的原谅,这都属于应当从轻或减轻的情节。

最终陈姨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所以我也就跟陈姨通过这种方式相处了一年三个月。

我像很多看到这种家暴的人一样会说:那就离开啊,你也不缺钱。但随着我对她矫正不断的深入时,我知道有些人要用一生去治愈童年。

陈姨小时候常被父亲家暴,她自卑,渴望关爱,这也成为了利用她、伤害她的最佳突破口。陈姨让我明白,我们要先懂得爱自己,才会有人愿意爱你。

我问她,你被家暴为什么不维权呢?她回答我说:我也不知道,我需要有一个人陪着我,陪在我身边,我一个人太难过了。

我问她,那你们现在呢,还好吗?她说,我很绝望,他的店面都不让我去了,他跟我很疏远,我夜夜都失眠。

“他今天不是陪你来了吗?”她苦笑了一声说,因为我答应了一会儿去给他提车……

陈姨是我接触的矫正对象里最让我无奈也最让我心疼的人。

我的职责是让她知道她已经是最轻的刑罚了,让她正确的面对自己的生活才是重要的。但她说我甚至觉得在看守所挺好的,每天都有人在我身边跟我说话。

我和陈姨谈话的时候,她掀开她的袖子,我看到了她身上拳头大的淤青,有旧伤也有新伤。


△ 家暴淤青,网络图片


我有意识地看了一眼窗外低头抽烟等她的男人,在很不耐烦地一直吐着烟圈。

之后我把陈姨被家暴的情况反应给了司法所的工作人员,在司法所和妇联工作人员的积极介入下,通过多次和她丈夫谈话,增加对她的家访次数等手段,陈姨的婚姻状况改善了很多,至少不敢再对她拳脚相踢。

在之后的矫正谈话中她也变得不那么悲观了,她在一点点变好。

我开始意识到也许我每次的谈话和反馈都是有意义的,如果我什么都没反应,或许陈姨的现状一点改变的可能性都没有。

往往被生活逼入绝境的人或许会酿下不可挽回的惨剧。


#“如果我那天没有去上班,

我就不会进监狱”#

我对陈姨的经历感到心疼无奈,但不是所有矫正对象都是悲惨、需要怜悯的,我也需要告诉矫正对象真相,让他们看到这法网恢恢,绝不容错。我的工作不是慰问,而是引导。

小春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姑娘,是看证件照都让人印象深刻的那种好看。但在一家公司做文职的一段时间后,她因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抓进了监狱。小春是知情的,因为包庇最终被法律惩罚。


△ 网站对小春案子的报导


小春承认是为了钱才走上了这条路的,她的学历还算不错,在这家公司入职前是一名国企员工,不满于当时的工资水平,一心想要有更好的收入。

在准备跳槽的时候她看到了那条招聘广告:新媒体公司,薪资诱人,条件不高,又不用坐班,她兴奋地报了名。

自然是一路畅通地被录取了。她的工作是在后台给LOLO直播平台的主播结账,按照规定该给多少,她就给多少,很认真。

她打开过LOLO直播APP的界面,注册会员就可以免费观看直播表演,清一色的女主播,并且大多穿着裸露,搔首弄姿,暴露敏感部位。


△ 平台主播直播


公司明知这些主播在从事淫秽表演,采取隐藏直播间、选择性封号来纵容主播行为,公司从用户给主播的打赏中提成。

我问她“既然你知道这个直播平台是违法违规的,你有没有做点什么?”她跟同事说过,同事劝她看开点,很正常。

“我也跟我们主管说过,公司怎么在做这个?可是主管他没有理我。我只是一个小职员,公司运营怎么可能听我的。”

我说,你完全可以辞职啊。她不说话了,或许对金钱的贪念是走向深渊的原罪。


△ 小春的二审判决文书


小春虽然不是主犯,但是她在知情的情况下给主播结账又拿着公司的公章,属于犯罪链条中重要的一环,为犯罪提供了帮助,应当认定为从犯对其进行处罚。

从犯相对于主犯,因为其并不起主导作用,相对来说刑罚比较轻。

一审定罪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三缓三,二审法院改判为组织淫秽表演罪判二缓二,改判之后刑罚减轻了。但仍然需要在社区执行为期两年的社区矫正。

可是无论是哪个罪名,放在一个20几岁刚步入社会的女孩身上实在不好听,所以当我知道她的男朋友以及亲友依旧关心爱护她的时候,我觉得她真是我见过的矫正对象里最“幸运”的了。


△ 电影《我们与恶的距离》剧照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幸运,幸运的人毕竟是少数。

很多矫正对象妻离子散,失去朋友,开始自暴自弃成为社会边缘人员。

社区矫正虽然比在监狱自由,但是毕竟是需要长期保持的一种状态,有人跟我抱怨每天上班都很辛苦了还要来司法所报到,随叫随到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极大。

他们说:手机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爆炸,电话必须接、不能随便离开辖区、做什么都要报告,我即使生活在社区也像个异类。

初见小春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不该这样被公司“拖累”。

我反反复复的向她解释什么是从犯,告诉她即使不是主谋,也要为自己的帮助行为承担刑事责任,让她知道她的罪行不是因为运气不好,不是因为自己冤枉,而是真真正正地触犯了法律,做了错事。

之后小春跟我说她很感激可以有这次的矫正机会,很感谢我打开了她的心结。

再后来见到小春,她超额完成了学习任务还受到司法局领导的表扬。

小春她性格温和,穿着干净,对未来充满希望,我看着她轻快的背影,觉得和每一个为了明天努力的我们一模一样。


#我们对罪犯矫正的是什么?#

即使是在法学院,社区矫正仍然是个比较小众的词语,没有多少人关注和参与。

社区矫正的性质就像面对罪犯的一所学校,通过完成学习任务来扭转他们的行为和思想。

在进行社区矫正的过程当中,国家允许并且支持社会力量的加入。

而我所在辖区的司法局通过与高校法学院合作把大学生引入到矫正过程中来。我才有了这两年以志愿者的身份接触社区矫正。


△ 我们矫正志愿者的培训

记得一个酒驾的矫正对象说:我点儿背正赶上查车才被抓。我说:如果没有这次查车,你很有可能因为酒驾造成交通事故,而后家破人亡,这样想你其实是幸运的。

很多矫正对象都会在一开始会向我讲述案发多么偶然,他们实在是运气不好才犯罪。

但法律不只是惩罚手段,她对我们来说应当是罗盘,是指引我们的行为和生活,是在犯错之前就该铭记的教训,不要心存侥幸。

但事物总是两面的,我参与矫正的这几年里对矫正对象的认识也经历了一个从片面到立体的过程,从一开始的偏见、鄙夷到之后的理解,我变得更加包容,在看到他们触犯法律的黑暗面时也不能把他们一棍子打死,就定性他们是十恶不赦不可挽救的恶人。


△ 司法所的社区矫正教育室

他们和我们一样,会感知快乐与痛苦,会为了明天努力拼搏。包容和正视,也能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善意,摆脱边缘人的窘境,走回世界中心。

我们也许做不到忘记他们的过去,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他们对未来的努力和希冀。


#解决伤害最好的方式

是善后和预防#

张奶奶、小春和陈姨,在大家的帮助下,解决了曾经的困难,也明白了自己的违法之处,现在也还在认真地完成社区矫正的任务。

社区矫正目前还处在一个缺乏社会关注度、缺乏志愿者的边缘状态,同样矫正的对象也需要被关注,需要被改化,去创造个体的价值。

根据相关统计,自2003年高法、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的16年来,全国累计接受社区矫正对象达 478 万,累计解除矫正对象 411 万。

这几年每年都会新增50 多万待矫正的罪犯,而提供服务的社工、志愿者人数又少,这是一个供不应求的状态。

但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 15 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区矫正法》,将于 2020 年 7 月 1 日起施行。

这是我国专门针对社区矫正的首部立法,这或许会让社区矫正这项工作更规范化,希望促使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到这份工作中。有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去拯救这些罪犯。

这个社会,需要法治,但我们也更需要温情感化。不要小看我们每一次的关怀和对话,试着给予一些关注和包容,就能帮这些曾经进入过黑暗的人走出泥沼。

早在6世纪,“查士丁尼”大帝组织修订了历史上第一本完备的成文法,为近代立法提供了范本。


△查士丁尼大帝 


最后,我想把这位伟人的一句话送给大家共勉:法律的基本原则是——为人诚实,不损害他人,给予每个人他应得的部分。

对于社区矫正来说,我们要诚实守法不损害别人的利益,同时也要帮助那些罪犯重新获得进入社会的权利,这本是他们应得的。

关键词: 罪犯女性志愿者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我是游客 9天前 回复
“一个是因组织传播淫秽罪被判刑的姐姐,一个是拿刀捅了丈夫的阿姨,还有一个是给网上赌博开单的奶奶”这些根本就不是什么坏人,用你“矫正”吗 😅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