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2日 14.4°C-16.1°C
澳元 : 人民币=4.87
悉尼

中俄援助意大利,对欧洲来说无异于警钟突然响起

2020-04-07 来源: 观察者网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本文转载自观察者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仅供读者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舒赫】

虽然已经花了一些时间(也许的确是花了太长时间),不过整个欧盟终于还是就共同抗击新冠疫情展开了合作。

德国出手了

3月28日,德国空军出动空客A310医疗运输机(它相当于一个空中ICU病房,配备有3名医生和5名护士)前往意大利疫情最为严重的贝加莫市,他们此行目的是将6位意大利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送往德国科隆接受治疗。

德国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她是德国基民盟党员)在推特上写道:

“在如此艰难的时刻,毫无疑问,我们将为我们的朋友提供帮助。这就是我们决定出动空中ICU把几位意大利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接到德国来接受治疗的原因。这是展现欧洲团结的一个重要举动,我们欧洲人必须紧密团结在一起”。

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也通过电影《三剑客新传》中那句著名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呼吁欧洲应加强团结。此外,法国也派遣军用直升机从疫情最为严重的法国东北部城市梅斯,将两位新冠肺炎患者送至德国接受治疗。


德国派遣军机将意、法病人接至德国治疗(图/Metro)

在民间层面,德国对欧洲成员国的援助力度更大,德国各大医院已经接受了上百位需要进入ICU治疗的欧洲各国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其中仅黑森州就接受了14位来自法国和意大利的重症患者。

德国的巴登-符腾堡州、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和萨尔州政府都要求当地医院向来自法国的患者提供配备有呼吸机的免费病床,此外萨克森州也接收了来自意大利的患者。请注意,这些接收国外患者的措施都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推出的,德国每一个州的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都是独立决策的。

德国疫情最糟糕的时刻尚未到来,而且谁都无法保证在德国不会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的现象。截至目前,德国确诊病例数量随时间增长的曲线与意大利的曲线是高度相似的,只是两者之间有几个星期的时间差。

德国民众对空军出动空客A310医疗运输机转运新冠肺炎患者一事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民意调查结果也显示,80%以上的德国民众赞成出动军机执行抗疫任务。德国社会对自身历史进行过深刻反思,德国军队参与非军事行动是受到严格监督的,因此这在德国并非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在互联网上,大多数德国网民都表达了帮助欧盟国家的意愿,甚至有人希望欧洲一体化能够通过此次新冠病毒危机向前更进一步。一些网友走得更远,他们认为每一位欧洲公民都应该享有在任何一个欧盟国家都能够获得一张免费病床的权利。

随着德国国内医疗资源变得逐渐紧张,我们将看到这种民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根据粗略的测算,若动用全部医疗资源,德国最多可以应对每天新增4万新冠肺炎病例的情况。就在写作此文的现在,德国每日新增病例数还不到这个最大承载力的20%。

德国的确诊病例数量并不少,但死亡病例却不多,病亡率仅为意大利的十分之一,这部分要归功于德国进行了大范围的检测,德国甚至把症状并不明显的人也纳入了检测范围,这同时也证明了德国医疗体系的有效性。

在另一方面,据我所知在我的老家多特蒙德,医用一次性口罩、手套、防护服等物资的供应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有问题的。不过德国的一项优势是,全国一共有10万张ICU床位,这个数量位居世界前列,分别是法国的2倍、西班牙的3.5倍、意大利的4倍。


世界各国家、地区医院床位数量排行,图为前10名数据,德国列全球第四(资料图/维基百科

德国有大量病床,距离意大利当下疫情的发展阶段仍有一个时间差,而且目前在德国配备呼吸机的病床中仅有不到5%在被新冠肺炎患者使用。不过我们不要忘了,所有这些配备呼吸机的床位中有80%已经被占用,如果推迟一些非紧急的手术,50%就能够空出来。这就意味着能够用于新冠肺炎患者的病床资源中有90%尚未使用。不过考虑到当前德国疫情的发展形势,这些空床位将在两周内被全部填满。

所以,如果你问德国和欧洲将在这场大危机中最终表现如何,答案将是非常不确定的!

欧盟在防疫上有多大发言权?

虽然德国向意大利等国家提供了帮助,但德国记者、媒体评论员和普通民众都认为德国的这种帮助还是有些迟了,德国是在意大利感到自己被欧洲抛弃了之后才提供帮助的。此外,中国和俄罗斯向意大利提供医疗援助的事实,也从侧面为德国的援助做了注脚。

我曾在《环球时报》英文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国对意大利的援助之所以在德国没有受到广泛报道,焦虑感很可能是其中一条原因。


冈特·舒赫:德国人几无耳闻中国的援助

俄罗斯出动了9架军用运输机,将几十名军队医护人员以及口罩和呼吸机等医疗物资运往意大利,那些援助物资上还贴着印有“来自俄罗斯的爱”字样的贴纸。意大利外长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亲自到机场迎接,他在讲话中对普京总统表达了感谢,他说:“意大利并没有陷入孤立,我们在全世界有很多朋友”。这对欧洲来说无异于警钟突然响起,报纸上的大字标题也写着“欧洲正在输掉一场关乎声誉的战争”。

其实,意大利人此前已经因欧洲缺乏团结而颇有些不满了。在发生难民危机时,由于意大利距离北非较近,进入意大利的难民数量排在巴尔干半岛的希腊之后位居第二位。由于难民的最终目的地是德国,不难理解,就难民分配协议进行的艰苦谈判一定会让意大利非常不悦。尤其是很多东欧国家拒绝承担任何责任,由于谈判拖得太久,许多难民干脆就留在了意大利,意大利国内的极右翼势力也因此日益崛起。

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意大利在2月底就向欧盟发出了希望援助口罩的请求,欧盟随即向各成员国发出了呼吁。但没有一个欧盟国家给予回应,只有中国做出了反应:3月12日,中国向意大利派出了一个9人医疗小组,他们还同机携带了30多吨医疗物资和设备。


中国首批援意医疗组抵达罗马(图/新华社)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德国政府3月4日下令限制口罩、手套、医用防护服的出口,其中当然也包括对其他欧盟国家的出口。很显然,只要德国对上述物资的“重大需求”无法获得稳定供应,德国将不会把其他欧盟国家的物资短缺纳入考虑。然而,随着疫情的发展,德国的“重大需求”正日益增长。难道这就是“德国优先”吗?

当然,我们还要看到,德国正在忙于让病例增长曲线变得平缓,而中国已经基本控制住了疫情。不过,与其他国家相比,意大利所承受的压力毕竟更大,然而欧洲各国却都在囤积口罩,就像普通民众囤积卫生纸一样。

由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领导的欧盟委员会最近决定禁止欧盟国家向外出口抗疫物资,而德国已经向意大利交付了100万个口罩。此外,德国还把300台十分珍贵的呼吸机送到了意大利。在当前这个艰难的时刻,冯德莱恩能够把欧洲各国紧密团结在一起吗?简历显示,冯德莱恩曾担任德国国防部长,不过无论从经历的深度还是广度来说,她都绝对有资格领导欧盟应对此次新冠病毒疫情。

冯德莱恩有德、英、美三国血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出生和长大,从小会讲德语和法语,她拥有医学博士学位、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而且曾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就读。她在3月18日发布的一条推特中写道:

“中国总理李克强与我通话后宣布,中国政府将向欧盟提供200万只医用外科口罩、20万只医用N95口罩和5万人份检测试剂。今年1月,欧盟曾向中方捐赠50吨设备,今天中方也向我们提供了大力支援,我们对此非常感激。在这样的时候,我们需要互相扶持。”


在危机时刻,性格琐碎、心胸狭隘是欧洲人的常见病,而现在,没有人能够这样指责她。

然而问题在于,布鲁塞尔在新冠疫情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很大的发言权。许多申根国家已经自行决定关闭了边境,而这种做法无论在时间层面还是在空间层面,恐怕都是意义不大的。就在德国严控直接从中国赴德的人士时,每天仍有大量德国人穿过开放的边境从意大利返回德国。

如今德法边境的关闭与其说是出于理性采取的行动,不如说更具象征意义。德法两国都在严控人员流动且确诊病例数量相当,在这种情况下关闭边境的意义何在呢?两国这样做无非是希望向各自的民众发出一个信号:威胁来自国外。我不禁由此想到了中美两国之间关于病毒来源的争论。

此外,各国的防疫措施也各不相同。随着形势日趋恶化,各国都收紧了对社会的管控措施,不过也有一些国家希望对体质不那么虚弱的人群采取一种名为“群体免疫”的长期策略。就在荷兰、英国最终决定严控疫情的时候,瑞典还没有关闭幼儿园、小学、酒吧、餐厅、滑雪场和边境,这个国家仅仅关闭了中学和大学。

经济损失如何解决?

从长期来看,下一个挑战将是如何应对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的问题。

欧洲中央银行已经启动了规模为7500亿欧元的量化宽松计划。此外,欧盟委员会也已经暂时放松了对各国的预算约束和财政赤字规定。然而对于像意大利这样的高负债国家来说,其负债达到了GDP的136%,新冠疫情将导致意大利爆发主权债务危机甚至是欧元危机。我们已经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只不过当时受到影响的国家更多,那些国家的经济规模也更大。

谁会相信意大利这样的国家有能力偿还债务呢?谁还会继续向这样的国家借出更多的钱呢?2008年的时候,人们曾讨论是否应该把发行欧元债券视为一种解决方案,这实际上意味着欧元国家将背负集体债务,而且德国、奥地利、荷兰等国较高的国家信用评级将被希腊、意大利、葡萄牙等国较低的信用评级中和掉。

如今,由于新冠疫情,人们再次把这个方案放在了桌子上。不言自明的是,一些较强大的经济体不会支持这一方案,甚至以言词柔和著称的默克尔总理也在2008年否决了这个选项,她说:“只要我还活着,就永远不会发行什么欧元债券。”

目前来看,欧洲中央银行只是购买了意大利等国的债券(这种债券在自由市场上是不可能卖出去的)并把债务进行了货币化。这其实是通过另一条路径让欧元国家背负集体债务,所导致的欧元贬值让欧元区国家的每一位公民都为此买了单。

欧盟即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这已经无法避免了。

本文转载自观察者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仅供读者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Henry_lin 2020-04-07 回复
难道还嫌意大利人死的不够多
米纱纱Michella 2020-04-07 回复
欧美人的傲慢使得他们的认知总是比现实要慢一步
任沫末 2020-04-07 回复
欧盟说白了就是合伙赚钱的小团体,各有各的小算盘,没有一个负责的实力强大的带头大哥,大难临头各自飞是必然的~~~不过灾难过后,出于各自的利益考虑,他们继续捆绑的可能性大
樱桃就大葱 2020-04-07 回复
西方的媒体继续愚吧,中国只会被恶心,但受伤的永远是西方人自己。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