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9日 18.3°C-22.0°C
澳元 : 人民币=4.81
悉尼

【全程实录】王晶被盘问“3P”细节,咬定女方主动:“我JJ状态不好”(视频/组图)

19天前 来源: 杰夫 瑞纳 评论261条

【今日澳洲11月19日】(记者 杰夫 瑞纳)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第十六日的庭审。在唐宁中心地区法院,检方将继续对王晶进行盘问。

了解前一场庭审的全程实录,请点击此处>>>

今日澳洲App的法庭记者团队正在现场,独家为您直播庭审经过(法庭实录)。

你认为本案谁会笑到最后?(多选)

以下为实时滚动更新:


9: 00am

今日澳洲App的庭审记者团队已经到达庭外。

高王二人案件将继续并案审理,计划上午10点开始。


9: 27am

高云翔团队提前约半小时抵达法院门口,他步伐缓慢,表情严肃。

WechatIMG4.jpeg,10


律师分析该案走向

昨日庭审后,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指出本案辨方盘问看点。

“嫌疑人王晶会继续被检方盘问,让王开口是一招险棋,目前根据庭审记录来看,王和女当事人完全是两个版本,那么可以推断至少其中一个人撒了谎,在法庭上做伪证是很愚蠢的。今天是检方对王的最后机会了,静等结果看鹿死谁手吧。”


10: 19am

庭审开始。


10: 25am

检方律师(下简称“检”)继续对王晶(下简称“王”)进行盘问。

检:“昨天下午,你的律师问你,‘在酒店外你拿起女当事人的包’,对吗?”

王:“记得。”

检:“你的回答是,‘是,我有。刚开始她把包放在地上,我从地上拿起了包,我们犹豫不决她是否要回家’;你继续回答说,‘你手里拿着包,继续抽烟,告诉女当事人,出租车来的话你先回家,我陪你等’。你是否记得你这么说过?”

王:“记得。”

检:“你昨天说‘没有人会拿手提电脑来威胁一个人’,对吗?”

王:“是的。”

检:“你今天是否还是坚持昨天这样的回答?”

王:“是的。”

检:“你的意思是你拿起她的包,目的并不是不让她拿包,对吗?”

王:“是的。”

检:“你说你没有任何理由不让她拿回自己的包?”

王:“她把包放在地上,我只是帮她拿起这个包,如果她想要拿回去,我是会还给她的。”

检:“你是否没有任何理由不让她拿回她的包?”

王:“我没有任何理由。”

检:“你从没有阻止Siqi Li去拿包,对吗?”

王:“没有。”

检:“你也没有理由阻止Siqi Li去拿女当事人的包,对吗?”

王:“......(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的包不应该她自己拿吗?”

现场播放香格里拉酒店外的监控录像,王晶和女当事人站在酒店门口,一辆黑色中巴停靠在旁边。

视频播放至 02:20:06am

检:“你同意画面里Siqi Li和你有肢体接触,对吗?”

王:“我看见了。”

检:“当时发生了什么?都说了什么?”

王:“Siqi Li只是想让我早点回房间。”

检:“她说了什么?”

王:“没法回忆这么清楚。”

检:“那你记得她说的是这个内容,对吗?”

王:“意思相同,具体不是这句话。”

检:“你是否看见女当事人指了一下商务车停靠的方向?”

王:“看到了。”

检:“她当时肯定不是说想要跟你进酒店,对吗?”

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我想是的。”

检:“你是否看到女当事人想要拿走她的包,但你很快挪开了?”

王:“我看到了。”

检:“那当时你是为了不让她拿回她的包,对吗?”

王:“我觉得只是一个玩笑的动作。”

检:“当她尝试拿回自己的包,你阻止了她,对吧?”

王:“如果你觉得这是我的过错,我确实这么做了,但并不是为了阻止她离开。”

检:“你是否同意你刚才做的动作,可能造成她无法离开,对吗?”

王:“我不觉得我给......(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带来了任何恐惧的感觉。”

检:“我并没有问你是否‘觉得’你给他人带来了什么‘感觉’,你是否同意你之前的动作,是为了阻止她离开?”

王:“我同意。”

检:“刚播放的视频当中,你是否拉了她的手,往酒店方向走?”

王:“有。”

检:“你拉她是因为你知道她并不会自愿进入酒店,对吗?”

王:“在这个时间段,是的。”

检:“你是否同意,Siqi Li也尝试伸手拿包,你也把包收了回来,对吗?”

王:“是的。”


10: 40am

检:“看了这些录像,其实你是很清楚的,她是想要拿回自己的包,你是否同意?”

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朋友之间开玩笑的一个状态,如果你说这个镜头里她是想要拿回她的包,就是吧。”

检:“你知道她伸手拿包的时候,并不是在开玩笑,对吧?”

王:“我觉得就是在开玩笑。”

检:“你昨天说法拉利的时候,说过玩笑开多了就不是玩笑了,对吗?”

王:“我说过。”

检:“那刚才我们看到Siqi Li和女当事人都尝试拿包了,不是吗?”

王:“是啊,她俩确实都来拿包了。”

检:“你是否同意,女当事人并没有跟你或任何其他人进酒店的兴趣,对吗?”

王:“我昨天说过,......(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在有他人在场的时候,跟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状态很不一样。”

视频播放至 2:22am

检:“此时你在抽烟吗?”

王:“是的。”

检:“这时没有其他人在场,对吗?”

王:“对。”

检:“女当事人是否站在你身后,距离2米左右?”

王:“距离可能会短点儿。”

酒店监控录像切换到电梯处,王晶握住女当事人的小臂前行。

视频播放至 2:26am

检:“你是否同意这里是酒店底楼电梯处?”

王:“同意。”

检:“当时女当事人手里拿着手机,对吗?”

王:“是的。”

检:“能否这么说,你们并未像情侣一样手拉着手,对吗?”

王:“只有手拉手才能叫情侣吗?”

检:“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王:“我们的手并没有交叉握着。”

检:“当时没有任何必要拉着她的手,对吗?”

王:“两个人在一起,拉不拉着手我觉得跟必不必要没关系。”

检:“你是否同意你当时处于主导地位?”

王:“我觉得两人是同步的,没有谁主导谁。”

检:“你是否拉着她的小臂,把她拉近电梯?

王:“我昨天说过,我有拉人手腕的习惯,视频里很清楚,她在给我看她的手机。”

检:“王先生,如果对方是高先生的话,你是不会这么拉着高先生的,对吗?”

王:“如果是高先生,我会用双手拉着他,因为我跟高先生更亲密。”

检:“你这个动作的意思是,坚持让她到你的房间里,对吗?”

王:“我不这么认为。”

检:“当时你的脑子里是知道的,她不情愿跟你去房间,对吗?”

王:“我不这么认为。”

酒店监控录像切换至16层电梯口和楼道,王晶握着女当事人的小臂走向房间。

视频播放至 2:27am

检:“你是否同意,女当事人当时想甩开你的手?”

王:“是的。”

检:“当时也没必要抓住她手臂,对吗?”

王:“我再说一遍,抓人手臂只是我的一个习惯。”

检:“要是换做Li Ma或Yan Yu的话,你是不会抓着他们的手臂,带他们去房间的,对吗?”

王:“我昨天说了,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我不知道怎么证明这个习惯。”


10: 55am

检:“昨天你说到过,‘你在电话里告诉高先生你的房间号码’,是吗?”

王:“是的。”

检:“是因为你知道高先生不知道你的房间号,是吗?”

王:“我觉得他肯定记不清楚我的房间号了。”

检:“你昨天说,你当时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面,对吗?”

王:“是的。”

检:“你说,高先生和女当事人进入了洗手间,对吗?”

王:“是的。”

检:“你说,‘高先生抱了女当事人,因为女当事人身高不高,所以高先生抱的很费力’,对吗?”

王:“是的。”

检:“当时你们3人都在洗手间,房间变得很挤?”

王:“香格里拉的卫生间并不小,而且高先生弯下腰抱......(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跟房间小不小没关系。”

检:“你说,高先生说‘女当事人看起来很享受’,女当事人亲了高先生,但这些其实没发生过,对吗?”

王:“发生了的。”

检:“这些发生的时候,你具体坐在哪个位置?”

王:“我坐在马桶上。”

检:“你说,之后女当事人开始自愿为高先生......(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对吗?”

王:“是的。”

检:“这个是接吻之后马上发生的事情吗?”

王:“是在接吻之后。”

检:“口交之前,高先生都没说什么,没做什么,是吗?”

王:“我第一次从洗手间回到卧室,我就已经看见......(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骑在高先生的腿上,这才是为什么我又拿起啤酒和手机,回到卫生间的原因。”

检:“你看到这个画面很难为情,对吗?”

王:“不是,我很吃惊。”

检:“你吃惊是因为你并不想在其他人发生性行为时在场,对吗?”

王:“他们当时没发生性行为,我吃惊是因为不知道......(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为什么会突然这么主动。”

检:“女当事人骑在高先生身上的时候是穿着衣服的,对吗?”

王:“我昨天说过了,我问他们要不要喝啤酒的时候,......(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已经脱掉了外套,但骑在高先生身上的时候,她是穿着衣服的。”

检:“你说你看到女当事人骑在高先生身上这一幕让你很吃惊,这不是事实,对吗?”

王:“是事实。”

检:“你很不好意思,对吗?”

王:“为什么一定要不好意思呢?我就是吃惊。”

检:“你说吃惊是指感到震惊是吗?”

王:“就是觉得很突然。”

检:“你说吃惊到底指的什么意思?”

王:“就是这个画面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检:“在房间里,你是知道女当事人根本不会自愿进行性行为的,对吗?”

王:“那是......(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自己的行为,跟我知不知道没有关系。”


11: 10am

法庭休庭。


11: 55am

庭审继续。


12: 10pm

检方律师继续对王晶进行盘问。

wangjing faguan.jpg,0

法官和王晶法庭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检:“你完全没想到女当事人会骑在高先生身上,是吗?”

王:“是的。”

检:“你是不是觉得继续观看他们这种行为很不好?”

王:“是的。”

检:“对你而言,这是一个私人事情,你不应该看,是吗?”

王:“是的。”

检:“你会觉得不好意思,对吗?”

王:“不会。”

检:“你昨天是否说过,女当事人给高先生口交后,你站起来把烟丢尽了马桶里面,是吗?”

王:“是的。”

检:“高先生说完‘女当事人非常享受后’,没有任何人说过话,是吗?”

王:“是的。”

检:“你说,当时你站在洗手池边,挨着高先生和女当事人,是吗?”

王:“是的。”

检:“按你之前说的,你难道不会马上离开,让他们俩单独在一起,不是吗?”

王:“我已经从房间走到了洗手间。”

检:“但你说,‘女当事人是在洗手间里给高先生口交的’,不是吗?”

王:“是的。”

检:“女当事人靠近洗手池吗?”

王:“有一小段距离。”

检:“多远的距离?”

王:“一张桌子的距离,没法确认具体距离。”

王晶用双手比划出距离,法庭工作人员测量后,约42cm。

检:“你是否说过,女当事人在给高先生口交时,你走向洗手池,对吗?”

王:“对的。”

检:“你是否记得昨天你说过,当你丢掉烟后,‘然后我站起来,背靠着洗手池’,对吗?”

王:“说过。”

检:“那你有没有洗手?”

王:“只是抽了烟,没洗手。”

检:“你说‘当时你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女当事人在帮高先生口交’,是吗?”

王:“是的。”

检:“你当时就没想过‘我在这里不合适,要离开洗手间’吗?”

王:“很抱歉,并没有。”

检:“现在已经有性行为产生,比你之前看到骑的那个动作更令你吃惊,是吗?”

王:“是的。”

检:“你昨天说,‘你站在洗手池旁边时,女当事人开始从下往上摸你的腿’,是吗?”

王:“是的。”

检:“你说你和高先生都没有说话,对吗?”

王:“没有。”

检:“女当事人之前并未对你表现出对你感性趣,对吗?”

王:“这得问......(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

检:“我问的是你,王先生?”

王:“我没有想法。什么样的女孩子会在酒店大堂,展示她想与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呢?”


12: 30pm

检:“你说,‘你从洗手间走到卧室里,看见高先生一条腿在地上,一条腿在床上’,对吗?”

王:“是的。”

检:“你说女当事人是躺在床上给高先生口交的,对吗?”

王:“她是侧躺的。”

检:“你说女当事人没有发出难受的声音,发出的是享受的声音,是吗?”

王:“是的。”

检:“你说的‘享受’的声音,是指有人在性方面激动的声音是吗?”

王:“我觉得我证词说的很清楚,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声音是什么。”

检:“你的意思是,女当事人在进行口交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享受’的声音,是吗?”

王:“是的。”

检:“这都是你编造的谎言,好让陪审团以为她是很开心在那,也是很自愿在那的,对吗?”

王:“不是,我说的全是事实。”

检:“说的公平一点,她在进行口交的时候,她发出了很享受的声音,是吗?”

王:“我觉得是的。”

检:“那高先生有没有做任何行为,让她发出一些‘享受’的声音?”

王:“我没有注意。”

检:“你当时在观看这一切,不是吗?”

王:“实际上,我回到房间看到......(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在给高先生......(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我很快就躺上床,开始亲吻她的后背。”

检:“你看到女当事人对高先生口交,你不会尴尬吗?”

王:“没有。”

检:“从头到尾,在有发生性行为开始,到最后一次你和女当事人有性方面接触,总共持续了多久?”

王:“我不记得具体时间。”

检:“大概多久?”

王:“无法预测,不是很久。”

检:“你是说过‘整个期间,你都无法勃起’,是吗?”

王:“是的。”

检:“你昨天是否说过,‘之所以选择香格里拉的原因,是因为能看到海湾景色’,是吗?”

王:“我说的是能看到大桥和歌剧院,我说过。”

检:“还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是个高端酒店,对吧?”

王:“我们只想来拍大桥和歌剧院,和高低端关系不大。”

检:“让大明星待在高档酒店,在公共关系方面很重要,是吧?”

王:“能看到大桥和歌剧院的酒店,都不是便宜的酒店。我们定香格里拉酒店的唯一目的,是为了看大桥和歌剧院。”

检:“酒店每天换床单,是吗?”

王:“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酒店客房中心。”

检:“但你住在那里啊,不是吗?”

王:“我没注意。”

检:“当晚你有射精到......(射精具体位置,编者隐去),对此你怎么说?”

王:“当晚我的状态不好,无法勃起,根本就没有射精。”

检:“你说的‘状态不好’,是指喝醉了吗?”

王:“我说的是我生殖器的状态不好。”


12: 50pm

gaoyunxiang fagaun.jpg,0

法官和高云翔法庭手绘图(画师:lilbh;来源:今日澳洲App)

检:“你昨天说‘高先生拍了下女当事人的屁股’,对吗?”

王:“我说的是,‘高先生离开我房间前,很轻地拍了下......(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的屁股,说‘晚饭见’。”

检方出示12号证据,内容关于女当事人伤痕照片。

检:“你说你在房间里没做过任何事情,可以导致这些伤,对吗?”

王:“是的,我保证。”

检:“王先生,你说了好几个谎言,是吗?”

王:“不是。”

检:“是你和高先生脱的女当事人外套,不是吗?”

王:“不是。”

检:“在高先生进入房间后,有进行过关于女当事人口音的对话,是吗?”

王:“是的。”

检:“高先生说女当事人的口音是北京口音,是吗?”

王:“高先生之所以提到北京口音,是因为我的口音就是北京口音,这只是一句玩笑话。”

检:“女当事人的连体衣被脱到腰部了,是吗?”

王:“并没有。”

检:“并不是女当事人自己脱的吧?”

王:“是她自己脱的。”

检:“高先生然后脱了她的内衣,对吗?”

王:“我并没有看到。”

检:“高先生把女当事人拉进了洗手间,对吗?”

王:“高先生在......(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身后,怎么可能拉的进呢。”

检:“其实是高先生带着女当事人到洗手间里面去的,对吗?

王:“我看到的事实是,......(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站在前面,带着高云翔进的洗手间。”

检:“在洗手间里,高先生关了灯,是吗?”

王:“我昨天说了,我第二次回洗手间忘了开灯,我几乎在一个全黑的情况下,坐在马桶上,抽着烟喝着啤酒刷着手机。”

检:“在洗手间,女当事人对你说,‘不要,我来月经了’,对吗?”

王:“她从来没说过任何话。”

检:“当时高先生把女当事人推倒,女当事人跪在洗手间地上,对吗?”

王:“......(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没有跪下。”

检:“整晚你没注意到女当事人是否喝醉了,是吗?”

王:“她从来就没喝醉过。”

检:“在洗手间,高先生让女当事人弯下,拿出......(生殖器描述,编者隐去,放到了女当事人......(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对吗?”

王:“高云翔没有任何让......(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弯过的动作。”

检:“女当事人从未自愿替你或高先生口交,对吧?”

王:“她是自愿的。”

检:“在某个时候,你把你的......(生殖器描述,编者隐去)放到她的......(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高先生手指放到她......(生殖器描述,编者隐去),你怎么说?”

王:“从来没有过。”

检:“在某个时候,你在女当事人身后,并把......(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放到她的......(生殖器描述,编者隐去),对吗?”

王:“我没有。”

检:“事实上你......(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她的身体,对吗?”

王:“我没有。”


12: 55pm

检:“高先生射到女当事人......(具体射精位置,编者隐去)上了,对吗?”

王:“我没有看到高先生射精的过程,但......(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具体射精位置,编者隐去)上绝对没有精液。高先生离开房间后,......(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和我还有拥抱和亲吻,我从未看到过她脸上有过任何精液。”

检:“在某个时候,你尝试......(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但她用腿推开你,对吗?”

王:“从来没有过。”

检:“是在高先生离开房间后的事情,对吗?”

王:“没发生过。”

检:“你很用力地抓住女当事人的大腿,是吗?”

王:“没有。”

检:“你之所以很有用力,因为女当事人表现的并非自愿,是吗?”

王:“我说过了,我从未抓过她的腿。”

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下简称“沈”):“现在是检方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机会。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一定是有一个人在撒谎,如何破解是检方面临的大问题。高不会开口,只能够在王身上用力了。”


1: 10pm

法庭休庭。


2: 10pm

庭审继续。


2: 15pm

王晶继续接受检方盘问。

检:“你记得你被问过,在洗手间内女当事人对你进行了多久的口交。你回答‘非常短的时间,可能1、2分钟’,记得吗?”

王:“是的。”

检:“你说,‘女当事人之后亲了高先生’,对吗?”

王:“是的。”

检:“你说,他们俩人又回到了卧室里,对吗?”

王:“是的。”

检:“你说,高从来没有脱过一件衣服,是吗?”

王:“是的。”

检:“你说,女当事人和高亲吻的时候,她自己脱了衣服,是吗?”

王:“是的。”

检:“你说,‘在那个时候你脱掉了你的上衣’,是吗?”

王:“是的。”

检:“你说‘女当事人自己脱掉衣服’,是脱掉了全部衣服吗?”

王:“她离开洗手间的时候,她是光着身子的。”

检:“那个时候你没有看到卫生巾,对吗?”

王:“我第一次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看到垃圾桶里有卫生巾。”

检:“那晚你没有跟高先生这么说过,是吗?”

王:“从来没有过。”

检:“女当事人给你口交的时候,是裸体的吗?”

王:“不是。”

检:“那晚高先生穿的是牛仔裤吗?”

王:“是的。”

检:“你说,‘你离开洗手间后,你看到高先生一只腿在地上,一只腿在床上’,是吗?”

王:“是的。”

检:“高先生是把......(生殖器描述,编者隐去从拉链里取出,是吗?”

王:“我看的没有那么仔细,我不确定牛仔裤的扣子有没有解开,但我确定高先生从来没有把裤子全部脱下来过。”

检:“你从洗手间走出来,女当事人真的在跟高先生口交吗?”

王:“有的。”

检:“当时高一定还是穿着裤子的,对吗?”

王:“一定。”

检:“你知道高有多高吗?”

王:“比我高一些。”

检:“这些都是你编造的,从洗手间出来,看着高先生穿着裤子被人口交,对吗?”

王:“我没有编。”

检:“事实上,在酒店房间内,你跟女当事人发生过......(具体性行为描述,编者隐去),对吧?

王:“我说过很多遍了,那晚上我无法勃起。”

检:“刚开始你确实不能勃起,但坚持一会儿后,确实有勃起,对吗?”

王:“从来没有过。”

检:“你从未听过女当事人说她来月经了,对吗?”

王:“我没有听到过。”

检:“你说,你在洗手间能听到女当事人轻声呼唤高先生的名字,对吗?”

王:“是的。”

检方结束对王晶的盘问。


2: 35pm

王晶辩护律师(下简称“辩”)对王晶进行补充正问。

辩:“你说抓别人的手腕是你的习惯,对吗?”

王:“是的,我无法证明这个习惯。”

现场播放KTV内的监控录像,共有9个节选片段,均显示王晶在当晚唱歌时,多次抓住友人的手腕,其中有男性和女性。

视频播放至 21:57:24

辩:“你同意你抓了右边女性的手臂吗?”

王:“是的。”

辩:“你抓她手臂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是吗?”

王:“是的。”

视频播放至 22:50:02

辩:“你是否抓了女当事人右边一名男士的手臂?”

王:“那是我们的导演。”

辩:“你抓了他的手臂,是吗?”

王:“是的。”

视频播放至 22:55:47

辩:“你是否用左手抓住坐在桌子对面那名女性的右手?”

王:“是的。”

视频播放至 23:13:02

辩:“你是否抓住了一名男士的手腕?”

王:“是的。”

视频播放至 23:27:06

辩:“在出去抽烟前,你是否抓住了女当事人的手臂?”

王:“是的。”

视频播放至 23:56:41

辩:“你是否一边唱歌,一边抓住一位男士的手腕?”

王:“是的。”

视频播放至 23:30:30

辩:“另一个男性抓住了你的手臂,对吗?”

王:“是的。”

辩:“你拉着别人的手臂和手腕是一种文化差异吗?”

王:“我不知道是不是文化,我觉得是个人习惯。”

视频播放至 01:20:30

辩:“你一边和高先生合唱,一边拉着他的手腕,同意吗?”

王:“是的。”

辩:“当时抓着高先生的手臂,有没有任何性方面的暗示?”

王:“完全没有。”

视频播放至 01:59:29

辩:“另一名男士抓着你的手臂,对吗?”

王:“是的。”

辨方申请播放第7号证物,是KTV内监控录像

视频播放至 01:57:06

辩:“当时的灯光与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王:“是的。”

辩:“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王:“因为要结束了,灯光就变亮了。”

视频播放至 1:54:10 - 1:55:21

辩:“你是否感觉到女当事人有犹豫?”

王:“没有,我能看见她摸我的头发。”

视频播放至 1:56:48

辩:“你是否注意到灯光变了?”

王:“是的。”


3: 05pm

法庭休庭。


3: 18pm

庭审继续。


3: 30pm

辩:“在中国,是否有酒后代驾的职业?”

王:“是的。”

辩:“那女当事人告诉你的‘澳洲代驾’是指什么?”

王:“她只说澳洲代驾要比中国代驾贵10倍多吧。”

辩:“这跟我们看到的黑色商务面包车完全无关,是吗?”

王:“完全无关。”

辩:“在KTV超过4小时的时间中,你是否感到女当事人有对你进行一些性暗示?”

王:“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这样,我们彼此吸引是出于彼此的喜欢,不只是性,应该有个先后顺序。如果发生了性行为,也是因为有喜欢在前头,不是为了性而喜欢彼此。”

辨方申请出示1号证物,是香格里拉酒店16层电梯口走廊的监控录像。

辩:“你记得当时女当事人手臂或手做了什么动作吗?”

王:“她手里拿着手机,要给我的手机打电话。”

辩:“你知不知道她当时是否打了电话?”

王:“她给我打了两次电话,第一次是我坐在酒店外面地上的时候打的,第二次是我们从电梯出来,走进房间之前打的。”

辩:“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她有说什么吗?”

王:“没有。”

王晶辨方律师结束对王晶的补充正问。

沈:“检方失去了最后的一次机会,盘问的效果不大,现在就看陪审团面对这两个完全相反的‘事实’版本如何决定了。”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其实王不给证词可能更好,因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一定比陪审团对一个版本存疑要糟,对一个版本存疑,陪审团的摇摆会更大,而两个版本相反,陪审团会对细节推敲,得到疑罪从无的红利的可能性反而小。”


3: 32pm

王晶辩护律师传唤一名中年男性证人Li Ma(下简称“证”)出庭作证。

该男子佩戴黑框眼镜,身着灰色西装,坐在证人席,接受盘问,用英文回答,部分内容需要翻译。

辩:“你的职业是?”

证:“基金经理。”

辩:“你和王晶有商业来往吗?”

证:“我是他公司的股东之一。”

辩:“你是否认识女当事人?”

证:“是的,我认识她。”

辩:“是在你的介绍下,她参与到了这个影视项目,是吗?”

证:“是的。”

辩:“当晚你去了KTV吗?”

证:“是的。”

辩:“你什么时候离开的?”

证:“晚上11:30吧。”

辩:“你提前离开会觉得冒犯到他人吗?”

证:“不会。”

辩:“你是否第二天早上接到了个电话?”

证:“是的,......(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打的。”

辩:“你怎么知道的?”

证:“我看到是她的电话号码,接起来是个男的声音。”

辩:“他说什么了?”

证:“他骂我‘f**k you, f**k your mother, f**k your family’。”

辩:“你说什么了?”

证:“我说‘你是谁?’”

“他语气特别重地说,‘你为什么要单独留下......(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

“我说,‘我走的挺早的,发生什么了?......(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他问我,‘你什么时候走的?’”

“我说‘11点多吧’。他等了一会儿说,‘我会让警察来解决这个事情’,然后就挂了。”

辩:“你当天早上9:58am收到过微信信息吗?”

证:“......(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发给我的,内容是‘出事儿了’。”

辩:“你怎么理解这条信息的?”

证:“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故,发生了一些坏事,因为平时不会这么说。”

沈:“丈夫如果在被盘问中承认骂过,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现在证人证明丈夫骂过,不是说骂人是个问题,而是丈夫在法庭的诚信度有问题,如果这个前提被陪审团接受,那么丈夫的任何证词可能都不会被采信。”

检方对辨方证人继续盘问。

检:“你认识王多久了?”

证:“从2012年起。”

检:“你对他很忠诚吗?”

证:“我只是他公司的一个股东,我是个专业投资人,‘忠诚’不适用于我这个情况。”

检:“这位男士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说这个话,对吗?”

证:“他说了,他撒谎了。”

检:“他说的是他老婆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报警了,你对此怎么说?”

证:“他对我非常愤怒,我不知道原因,他没说实话。”

检:“你作为基金经理,社交和生意经常是一起的,对吗?”

证:“对我而言,不是的。”

检:“你参与拍摄吗?”

证:“不。”

检:“仅是一名投资者,对吗?”

证:“是的。”

检:“那你与明星和制作人出去是寻常的事吗?”

证:“这个派对是我第一次。”

控辨双方结束对该男士的盘问环节。


3: 40pm

辨方传唤第三名年轻女性证人Siqi Li出庭作证。

该女士栗色头发,斜头帘,梳高马尾,身着黑色职业装上衣,坐在证人席,全程中文回答,需要翻译。

辩:“2018年3月,你是为王晶工作吗?”

证:“是的。”

辩:“你现在不再给他工作了?”

证:“是的,我是今年8月份正式离开公司的。”

辩:“你的职位是什么?”

证:“电视剧的销售。”

辩:“算是发行执行人吗?”

证:“对。”

辩:“你2018年3月来悉尼,为了拍摄《阿那亚之恋》,对吗?”

证:“对。”

辩:“当时你在悉尼住哪?”

证:“我跟剧组的人住在一个小的酒店里,不太记得名字了。”

辩:“是住在Zetland区吗?”

证:“不太清楚。”

辩:“你没有住在香格里拉酒店,是吗?”

证:“没有。”

辩:“到悉尼的第一晚,有没有参加一个晚餐?”

证:“有的。”

辩:“晚餐都有谁?”

证:“有王晶、他爸妈、Li Ma、Gino、Gino的朋友,还有......(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

辩:“你是否有听到王晶跟女当事人之间的对话吗?”

证:“我们结束的时候,......(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有说‘老公不在悉尼,要回家照顾女儿,就不参加之后的活动了’。”

辩:“在3月24日拍摄现场,你是否在一辆红色法拉利旁边?”

证:“那个法拉利是个拍摄道具。”

辩:“你是否听到过王晶和女当事人的对话吗?关于这辆法拉利的。”

证:“有一段对话,我在他俩旁边有听到,王先生让Jiang Lin帮......(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和法拉利合影。她和法拉利拍了很多张照片,法拉利的正面、里面、外面、侧面、后面。”

辩:“是谁安排她去照相的?”

证:“我不太清楚,我只听到王晶先生让Jaing Lin用相机去帮......(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拍照。”

辩:“你看到王先生和女当事人之间的互动吗?”

证:“有,......(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和法拉利拍完照片,回到王先生身边,让王晶给她买一辆法拉利。然后王晶说,‘你要让我给你买法拉利,你首先得是我女朋友’,我觉得当时场面有一点尴尬。”

辩:“女当事人有跟你说什么吗?你有跟她说什么吗?”

证:“......(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有问我,‘王晶是否有很多女朋友’。我回答,‘我不太清楚’。”

辩:“他俩当时关系怎么样?”

证:“我觉得不错,有说有笑。”

辩:“3月26日,有没有特别的活动?”

证:“当晚有个杀青晚宴。”

辩:“你有参与组织杀青晚宴吗?”

证:“是王先生通知我有杀青晚宴的。”

辩:“是在晚宴当天还是之前通知你的呢?”

证:“当天。”

(证人更正:王晶是3月25日通知我有杀青晚宴)

辨方出示证人和女当事人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据。

辩:“你给女当事人发了一段微信,说了什么内容?”

证:“我跟她说,王晶说杀青晚宴没有预算,他自费请......(女当事人,名字不可公开)和中国团队。”


4: 00pm

法庭休庭。


庭审看点回顾:

庭审第一日:庭内场景首度曝光,女主明日料将出庭

庭审第二日:女受害人首度现身,细节公开,辩方律师质疑证词可信度

庭审第三日:女受害者遇交叉盘问,监控录像播放,女主称“因害怕而服从”

庭审第四日:女受害人面临残酷盘问,高云翔休庭间隙开怀大笑

庭审第五日:女受害人再临残酷盘问,法官看不下去出手干预

庭审第六日:高云翔射精位置成焦点,王晶律师强攻相识经过

庭审第七日:董璇庆生高云翔出庭,王晶律师逼问细节,女方慌乱

庭审第八日:搂抱、接吻,“礼貌”还是暧昧?女主承压,王晶休庭期大笑

庭审第九日:女方丈夫回忆当晚细节,高云翔微笑任拍,王晶与律师击掌

庭审第十日:女主丈夫遭高云翔律师严密盘问,或成本案关键人物

庭审第十一日:女主丈夫被辩方律师盘问,精斑淤青成重点

庭审第十二日:医生证词曝细节!高云翔涉口交手淫,王晶阳痿

庭审第十三日:欲坐实女主与王有暧昧,高云翔律师步步紧逼

庭审第十四日:高云翔团队多人作证,强打王晶女主KTV深吻你情我愿

庭审第十五日:王晶尬笑讲细节,高云翔被口还拍臀?王始终不举不射


案 件 背 景

2018年

3月29日

中国影视明星高云翔和电视剧制片人王晶,被控于悉尼香格里拉酒店房间内性侵一名女子,分别在酒店内和唐人街被捕。若罪名成立,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

据悉,受害女子为电影《阿那亚恋情》悉尼协拍方工作人员。

1535519816(1).png,0

4月5日

案件首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过堂,董璇到庭旁听。

当天,高云翔身穿囚服,视讯出庭。他坐下后对着镜头挥手,说了一句“爱你”,又飞吻了一下,才开始跟法庭上的翻译对话。

辩护律师称将为2人做无罪辩护,并计划申请保释。

4月11日

高云翔与王晶涉嫌性侵案两案合一,再次过堂。

两人均被控严重性侵犯和结伙严重性侵犯罪名,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控方在庭上公开了部分调查结果,包括在王晶房间内找到精液、血迹,以及受害人留在玻璃上的掌纹。

02.jpg,0

当日,董璇在保安和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以伞遮掩,白衣黑裙走进法庭旁听,结束后一言不发乘保姆车离开。

5月2日

案件再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过堂。

因高云翔的辩护律师要求控方提供更多监控记录,包括Red Chili Restaurant、Gala KTV、Kobe BBQ、Vodafone、Blue Angel Restaurant等,该案延后至6月再审。

这些地点,相信为案发前高云翔在悉尼滞留期间,曾经到过的地方。

6月7日

此案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再次过堂,因高云翔律师称仍未收到部分证据材料,该案将延后至7月下旬,董璇未到庭旁听。

6月29日

高云翔的保释申请在新州高等法院获批。当天,董璇带着女儿小酒窝及高母共同来到法庭。

高云翔的严苛保释条件包括:

住在董璇租的房子里,每日两次向Chatswood警局报告;交出妻子、母亲和女儿护照,不准接近国际机场100米;不可接触受害人,每日9pm至5am在家禁足,佩戴电子监控设备;交保300万澳元,只能有一个手机号码,并且告知检控方。

WechatIMG927.png,10

其中,董璇若回国工作,可申请临时取回护照。高云翔的护照此前已经被警方扣留。董璇及家人的努力,让法官降低了高逃逸的风险评估。

7月11日

王晶保释申请被新州高等法院拒绝。

拒绝理由包括:王晶在该案中与受害者的互动程度高于高云翔,且他的9份证人宣誓书力度不强,出庭接受交叉盘问的3个证人证词力度有限,与澳洲社区的联系也很弱。

7月19日

案件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再次开庭。

今次为高云翔首次亲身到庭应讯,董璇未陪伴到场。

因检方要求更多时间准备DNA报告、出租车司机证词,以及案件的其他材料需时补充,申请延期,但遭到被告方律师团队的反对。

法官谕令,上述文件于8月16日送达律师手中,案件其他缺失材料在23日前送达,该案延后至8月30日同庭再审。王晶涉性侵案也延后至同日再审。

8月15日

当日为高云翔36岁生日,董璇并未如往年一样祝福老公,演艺圈中也无人在高云翔微博发文祝贺。

董璇往年微博送上生日祝福

8月30日

高云翔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第7次过堂。

1500x832.png,10

检方要求案件证据提交延迟三周,原因包括:1、部分证据尚未准备好;2、需要新州检控长复看该案,重新评估对高云翔和王晶的控罪。

9月18日

高云翔出席保释听证会。法官批准变更其保释条件,董璇可以自由离境。

1537349190(1).png,10

此次为高云翔获释后第3次亲身应讯出庭,也是第一次展露笑颜。

9月20日

案件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过堂,高云翔一身黑衣、墨镜冒雨出庭。

控方提出,需要更多时间商定二人最终罪名,故申请再次延期。

10月29日

王晶第3次申请保释,听证会在新州高等法院进行,但依旧被拒。

10月30日

案件第11次过堂。高云翔一身黑色西装、戴墨镜出现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

774163bc45a09d9b9077bf760750ee49.gif,0

过堂仅数分钟就结束。控方将起诉高云翔额外罪名。 高云翔律师称,需要时间阅读和准备相关材料。

11月14日

听证会如期进行。法官决定本案关键证人无需提前出庭质证。

11月30日

高云翔在助理一行陪同下出庭。法官宣布,高云翔的第一和第二项控罪被撤销,控方将在新州地区法院初审起诉其第3-9项罪名,聆讯日期为12月7日。

王晶通过视讯出庭,精神状态欠佳。法官通过中文传译告知,其最初的两项控罪被撤销,但其他11项罪名保留。他下次仍将视讯出庭,其保释申请已被拒。

12月06日

高云翔新的控罪清单。

法庭文件显示,控罪第3-9条分别为:

3. 结伙严重猥亵(Aggravated indecent assault - offender in company)

4.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5.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6.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7.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8. 结伙严重猥亵(Aggravated indecent assault - offender in company - t1)

9. 结伙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Agg sexual assault in company and deprive liberty - si)

中国男星高云翔悉尼涉性侵案于12月6日进入初审环节,在唐宁中央地区法院首次提审。不过,在检方的要求下,法官将该案延期至1月25日再审。在此之前,法庭提及的7项新的控罪,仍有进一步被修改的可能性。

12月11日

中国男星高云翔和制片人王晶分别在新州高院出庭。前者修改保释条件,拿回女儿护照。

王晶视讯出庭,律师团队胜券在握,通过法庭视讯设备向王晶传达,“我认为进行得比较顺利,看上去前景很乐观。”

12月14日

法官宣布王晶保释再次被拒。至此,王晶所有保释申请都遭拒,能否脱罪还要看案件最终审讯结果。

2019年

1月24日

高云翔和王晶分别以亲身到庭和视讯方式,同时应讯。

法官宣布高云翔被控7项罪名,王晶被控11项罪名,其中5项结伙严重性侵罪的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

高云翔和王晶二人对指控罪名均不认罪。

7月16日

高云翔和董璇被曝3月份已正式离婚,结束了长达8年的婚姻。

离婚诉讼期间,男方并未出庭,代理律师张起准表示细节不方便透露。

9月30日

时隔近9个月,高云翔与董璇离婚后首次过堂,高云翔并未现身法庭,仅律师代表出庭。

开庭主要宣布高云翔方申请对两项保释条件进行修改,但并未确定修改内容,开庭时间推迟至10月3日。

10月3日

高云翔成功获准修改保释条款。

此前,高云翔曾被要求每天两次到Surry Hills警察局报到,晚9点到凌晨5点之间必须在家。

修改条款后,他每天只需报到一次,且晚11点到凌晨5点宵禁。

10月21日

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涉性侵案开庭,但被延后至周三。

Oct-21-2019 10-34-44.gif,0

高云翔案件辩护律师团队新增一名高级出庭律师(SC),即英皇御用大律师(QC)。

10月23日

高云翔眉头紧蹙现身法庭。,其团队新加入的印度裔英皇御用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也到庭。

案件并未开庭审理,以准备材料为由,再度延期。

屏幕快照 2019-10-23 09.58.10.png,9

王晶被提审至法院,但未出庭,女当事人未到场。

10月28日

历经19个月,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涉性侵案正式进入庭审环节,两名被告均到庭。

庭审因甄选陪审团人数和人员构成,推迟至下午3点开始。 

Nov-12-2019 10-06-19.gif,0

王晶的父母也到场。

10月29日

高云翔涉性侵在悉尼地区法院开始第二日的庭审,当日完成陪审团组建,证据呈现和证人陈述阶段。

皇家检控官Sean Hughes向陪审团陈述受害人讲述的案情经过。

受害者下午视讯出庭,问答长约半小时。高云翔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质疑受害者证词可信度,称受害人自愿发生关系。

Oct-30-2019 09-38-06.gif,0

10月30日

女受害者现场通过视讯出庭,神情略显紧张,精神状态比较憔悴。在检方的盘问过程中,女受害者几度哽咽,失控大哭。

WechatIMG3.jpeg,10

庭审期间,播放了KTV、酒店外、大堂、电梯和王晶房间外走廊的监控录像。

10月31日

辨方律师就KTV附近和包厢内的监控录像对女当事人进行盘问,内容主要集中在对女当事人行为和意图的质疑。

WechatIMG73ee.jpg,0

休庭间歇,高云翔与辩护律师在庭内交流,数度毫不掩饰的开怀大笑。

11月1日

高云翔辩护律师继续就KTV包厢内监控录像和警方口供对女当事人进行盘问。

WechatIMG2.jpeg,10

辨方律师的盘问集中在,女受害者为何与王晶有发生亲密动作,为何不拒绝王晶“骚扰”,为何无视生病老公和女儿信息,是否对高有好感,为何前后口供不一致等问题。

11月4日

高云翔辩护律师就女当事人的警方口供对其进行盘问,双方就高云翔射精位置争执不断,女方几度被问崩溃。

王晶辩护律师也开始盘问,问题集中在询问女方与王晶是否存在暧昧关系。

11月5日

王晶律师持续盘问,当庭播放了酒店门口和电梯内的监控录像,并出示了一份新证据--王晶在澳通话记录。盘问过程中,女方崩溃落泪,后期表现略慌乱。

WechatIMG2.jpeg,10

被告律师就女受害者与王晶接触的动机和是否“自愿”发生关系表示质疑。内容涉及女受害者前后口供不一致的原因,发生性行为后是否与王晶交谈过,为何声称畏惧王晶,离开后却给他打了3次电话等。

11月6日

被告王晶律师继续对女当事人继续盘问,指出其行为疑点,女方均表示“否认”或“遗忘”。女方解释跟嫌疑人间的亲密举动是出于“礼貌”,否认“暧昧”关系,由于“恐惧”,做出“自保”行为。

11月7日

王晶辩护律师继续盘问女当事人,辨方怀疑女方因对丈夫“无从启齿”、“保全家庭”等原因,“不得已而为之”才控告二人性侵,其实都是“自愿”行为。女方对此强烈反对和否认。

WechatIMG13.jpeg,10

受害者丈夫作为第二证人出庭,接受检方和高云翔辩护律师的盘问,内容围绕事发当晚聊天记录,以及女方回家后与丈夫的对话展开。

11月8日

辨方律师对女当事人丈夫进行盘问,内容围绕双方微信内容、女方事后回家情景和报警经过。女当事人丈夫表示当晚担心妻子安危,得知她被性侵后,帮她报了警,“不同意”辨方臆断。

11月11日

被告王晶律师继续对女当事人丈夫严密盘问。辩方询问他当日是否“发怒”,是否对女方“施压”,是否发生“暴力”,是否夫妻二人“串供“,他均表示“子虚乌有”。

Nov-11-2019 10-08-22.gif,0

检方另传唤两名证人,均为案发时女当事人的工作伙伴。

11月12日

检方传唤多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包括为女当事人做性侵检查的医生、笔录警员、以及和女方相识共事的前工作人员。高云翔和王晶的辩护律师选择对部分证人进行简短盘问。

Nov-12-2019 10-05-35.gif,0

警方笔录显示,女当事人的丈夫在报警时曾有“生气”表现。

11月13日

控辨双方传唤证人出庭,现场公开DNA样检报告和酒店房间内细节照片,辨方证人称女方与王晶举止亲密。

盘问环节,辨方律师质疑检方警探证人存在“串供”嫌疑,检方律师怀疑辨方高云翔前经纪人“偏袒”被告。

11月15日

被告高云翔方继续传唤3名证人出庭,分别是他的前经纪人、前化妆师和一名事发当日参加庆功宴的受邀朋友。

Nov-15-2019 09-36-38.gif,0

三人均表示当晚在KTV亲眼见到女当事人与王晶有亲密举动,且有爱慕高云翔倾向。

11月18日

高云翔辨方传唤3名品格证人视讯出庭,对高云翔为人处事方面均有较高评价,谈及母亲时,高云翔数度落泪。

WechatIMG2.jpeg,10

王晶亲自出庭作证,接受控辨双方盘问。他表示女当事人当晚主动示好,从未拒绝,其陈述内容与女方证词存在多处矛盾。

原创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采写,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61)
7号接送机 19天前 回复
我是当晚在场人之一,女的非常主动,高王只是做了男人都会做的事情
Beibei 19天前
从头到尾就是这个女人在撒谎
特朗普中國大救星 19天前
我也是呀,女的真非常主動,但是很丑,連掃地大媽也比她漂亮
铁臂阿凡提 19天前
你应该去作证啊,多好的谈资
Thetis 19天前 回复
澳洲警方调查是有detective涉入的,想知道 1)厕所的姨妈巾上有否高王的指纹,如果有说明是高王主动脱的,没有的话就证明王说的是truth,是女当事人在一切开始前自己进厕所脱的,并非强迫, 2)如果是性侵,为何保留所有证据完全不整理处理,哪怕简单喊个房间打扫…不符合逻辑 感觉王今天真的拼了,一个人没被判就去蹲牢快两年,今天又当众让全中国网民都知道自己生殖器状态不好…如果真的是无辜的突然有点心疼他…
Kim 1 19天前
王是可怜,不过高也好不到哪儿去,事业毁了,婚也离了,真是倒霉遇到这女的 这女的这么主动脱衣服,应该在红灯区工作的,这样才适合她嘛
JTXC 19天前
高王估计以为就是个潜规则,在国内不是个事,也就没想到销赃灭迹。等女主报案了才知道事大了。
井蛙不可语于海 19天前
看完这里的评论感觉很有意思,男人在用心理学帮受害人申辩,而女人却在用“正常人思维”来判定受害人是自愿的,不存在强奸。呵呵。陪审团还没判罪,法官还没判罪,你们自己就先判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女人何苦作践女人。这就是千年来中国男权社会留下的女人卑贱后遗症,女人不把女人当人看。
Kim 1 19天前 回复
证据这么清楚,陪审员要是判那女的是无辜的 我相信他们的眼睛被牛屎糊住了……😅女的不要脸,被王讲完细节 那女的要比想象中不要脸多了
月光林地 18天前
男的更不要脸 2个玩一个 不嫌脏吗 那么有钱找个小姐慢慢玩不就行了
还珠格格 19天前 回复
事实上,的确是双方愿意的。既然女方乐意,脱她的衣服,把手指放进去,打一下屁股,都不是事情。检方的证据很弱!!王拿她包,拉她手,有性暗示,这也不能证明王一定强奸啊。所有证据放在一起,只要有一点合理性怀疑,整个案子就撤了。从整个案子来看,值得合理性怀疑的地方多了,比如女方和男方的暧昧,她老公强迫报警,她没有及时报警等等。我预计高与王会当庭获释。
要什么昵称 19天前
她是半夜走在大街上吗?她是半夜去了人家的开的房好吗?我是个女的 我如果对一个男人没有性趣,即使他拿走我的笔记本电脑 我也不会进去他的房间 更何况 手机还在我手里
Annie.2154 19天前
这个跟男尊女卑几千年文化有什么关系呢?你在胡诌八扯什么?女方确实证词有太多的漏洞 不记得 不清楚 不知道了,而且她拒绝医生检查下体 在出事房间定车 回去后并没有报警 包括大半夜去男人的酒店都违背常理,还有不接自己先生电话不回信息 放什么文化背景下也让人存疑啊,合着怀疑她的人就男尊女卑思想了?可笑!
要什么昵称 19天前
你学过心理学但是没学逻辑吧?你见过半夜两点一个男的以一个电脑包为要挟在自己开的酒店房间里强奸一个拿着手机可以随时报警的女人?滑天下之大稽
mingyuedao 19天前 回复
感觉都不干净 不清白,估计各打五十大板 各自散去了。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而是自身有污,跟跳进哪里没关系了
留在悉尼 19天前
哈哈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