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2日 16.1°C-21.4°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我们要女生 | 私校的广告

11天前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数据显示,维多利亚州的19所私立学校去年在广告上的花费都超过了10万澳元。所有这些学校都是高额学费的学校。除两所是混校,其它的都是女校。

以前的中学会很乐意拥有一本宣传小册子,做一些本地社区内的广告。现在学校正在利用创意机构来帮助他们宣传,这才刚刚开始。学校现在意识到拥有一个品牌,并能够传达它所代表的含义的重要性。”过去的一年里,学校和儿童托儿机构(childcare)在网络、电视、报纸、杂志、广播、电影院、户外广告(如广告牌)和直邮上投放了至少2900万刀的广告。

广告业高管表示,这些数字是保守的,因为数据中没有准确捕捉到数码互联网方面的支出 - 主要是在Facebook、Instagram和Google上的支出。目前通过联网电视进行广告越来越受欢迎。“我们都知道,送孩子去哪里上学的决定非常情绪化,还有什么媒体比视频内容更能影响家长给孩子择校的情绪化决定呢?”

Victorian schools that spent more than $100,000 on advertising in the year to early August

  • Yarra Valley Grammar spent $715,000

  • Methodist Ladies' College spent $620,000

  • Kilvington Grammar School spent $595,000

  • St Michael's Grammar School spent $489,000

  • Lauriston Girls' School spent $344,000

  • Wesley College Melbourne spent $282,000

  • Billanook College spent $252,000

  • Melbourne Girls Grammar spent $251,000

  • Carey Baptist Grammar School spent $216,000

  • Haileybury College spent $205,000

  • Firbank Grammar School spent $168,000

  • St Catherine's School spent $168,000

  • Eltham College spent $154,000

  • Mentone Girls' Grammar School spent $153,000

  • Geelong College spent $146,000

  • Trinity Grammar School spent $133,000

  • Genazzano College spent $125,000

  • Camberwell Girls Grammar School spent $101,000

  • Scotch College spent $101,000

SOURCE: AQX FUSION

MLC表示,广告提供了一种手段,“将学校提供的机会传达给潜在的家庭,包括寄宿和奖学金。”保持强劲的招生人数将确保它“继续成为澳大利亚领先的女子学校之一”。Scotch College表示,其支出主要用于“确保最优秀的员工”,以及从澳大利亚非城市地区招收寄宿生。

教育顾问Paul O'Shannassy指出,“名单上有一些著名的高大上学校”,还有许多学校都有招生的候补名单(waiting list)。“除了(男校)Scotch和Trinity Grammar外,这些学校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在努力吸引女生,因为女生有很多选择,分母很大。”

曾为学校做过大量广告工作的Jeff Champtaloup表示,现在做广告比几年前更便宜,因为广告的渠道更多了。珀斯的一家咨询公司braincells的执行合伙人兼创意总监Champtaloup先生表示:“学校希望在学生中间销售。给学校做招生广告和其他任何产品或服务几乎完全一样。我认为,现在这种情况更为普遍,因为外部经济环境变得更有竞争性了。”

Champtaloup先生表示,尽管有些人可能反对学校把钱花在广告上,几十万澳元的广告支出其实能轻松收回成本。他说:“你看,一个孩子上小学低年级到高中12年级毕业的时候,上一所私立学校可能要花30万澳元。因此,如果你的招生广告项目需要60万澳元的预算,那就只需要有两个孩子(来报名注册上学)就行了。”

但公共教育游说团体Save Our Schools的全国召集人Trevor Cobbold批评了这项支出。他说:“富裕的私立学校花费数百万澳元聘请公共关系和营销公司,为其奢华的设施做广告,而贫困的公立学校的家长则在出售烤饼,以支付厕纸、复印、文具和书籍的费用。这些广告活动得到了政府教育拨款的支持,这使私校的学费收入中可以拿出更多的钱去投入营销预算。”

QQ20190910-154204.png,0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