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oro
慕思; Tild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9日 9.2°C-17.6°C
澳元 : 人民币=4.86
悉尼

华人社区夺票,微信战场硝烟四起!澳洲总理和政客们的微信江湖!(组图)

2019-04-01 来源: 叁里河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距离澳洲大选仅有一个月,属于当地“少数民族”的华人圈热闹了不少。

周二,现任总理的竞争对手、工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组建了一个500人微信群,进行了一场直播问答。两个月前,澳洲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刚刚开通个人微信公众号。

屏幕快照 2019-03-31 22.22.45.png,0

虽然薛顿这场夹杂着中英文的微信群直播仅有30分钟,“拉选票”意图明显,问答内容也早有准备,但依然引起了华人圈的一阵骚动。

27日中午,群内人数迅速达到了500人上限。下午2点半,薛顿现身在微信群,回应了澳洲移民问题、教育问题、中国政策、难民政策、经济政策等9个方面的问题,其中大量针对着澳洲现任总理、自由党党魁莫里森的施政方针。

一时间,薛顿运用中国社交软件微信与网友互动,迅速登上了当地各大媒体的头条。

对于澳洲两大主要政党来说,120多万澳洲华人聚集的选区很多属于边缘议席,因此对大选最终结果十分关键。

Federal-Treasurer-Scott-Morrison-e1461723579919.jpg,0

其实早在3年前的澳洲大选中,微信就已一战成名。2016年,工党遭遇“滑铁卢”,在墨尔本华人区Chisholm痛失议席,公认的原因就是自由党在微信发动了大量舆论攻击,打了工党一个措手不及。

a034fd9f62844fab9db6a22e459265d8.jpeg,0

之后,工党开始在微信上持续发力。

2016年,工党开通了微信公众号;2017年,工党影子财长鲍文(Chris Bowen)发起微信群直播互动,宣传其“未来亚洲”政策;同年,工党将公众号名称由“澳洲工党(Australian Labor Party)”改为 “Bill Shorten and Labor(比尔·薛顿与工党)”,开始打造党派领袖的个人形象。

自由党曾因微信取胜,此后自然也不甘示弱。去年12月底,华人区Chisholm候选人廖婵娥开通个人公众号,而她正是被部分媒体宣称为3年前“自由党华人微信宣传运动的总指挥”。今年2月1日,总理莫里森高调开通了个人微信公众号,用中文发布新年贺词,引起了华人的大量关注。

quKftZOUmwE9CH6uAWDAqCD2NPQzvtprkEDte5BA7Xs.jpeg,0

目前,澳洲政客开启微信公众号的热情,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事件。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澳洲总理和在野党领袖在内,至少还有联邦和各选区议员如Jodi Mckay、Sam Crosby、Chris Minns、Craig Laundy 、Gladys Liu、Jennifer Yang等十多名澳洲政客开通了微信公众号。

不过,也很多人质疑政客开通众号只是“糊弄华人选民”。

在工党领袖薛顿炒的沸沸扬扬的群直播中,微信名为胡玫Hu May的网友多次向薛顿提问有关政客微信公众号区别对待华人的问题:

“总理Scott Morrison和您都建立了微信账号,可是微信似乎仅仅用来糊弄华人选民,因为发布在微信里的内容不同于主流媒体,澳洲公众看不到。”

胡玫举了两个例子,今年2月,国家党参议员欧萨利文(Barry O’Sullivan)发表针对“中国佬”带来生物安全风险的言论,称一些“一些该死的老年‘中国佬’(bloody old Chinaman)将最喜欢的香肠放在他们内裤的前裆带进来”。该言论在澳洲引来轩然大波,两党领袖均在微信公众号中对此言论发表了谴责,但英文媒体上却全无表态,主流社会全然不知。

16712-1G210135403.jpg,0

另一个例子则是去年维州的选举,候选人在给选民的中英文信件中谈论完全不同的内容,区别对待华人,她表示,多数华人都支持了败选一方。

然而,该问题并没有得到薛顿的回应。准确地说,所有现场的临时提问都没有得到回应。

对于“糊弄华人选民”的问题,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孙皖宁认为,在华人社区中,似乎有一种观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微信主要用于安抚一个特定的群体,同时也将疏远主流选民的风险降到最低。

“这应该提醒所有政客,如果这些社区觉得自己被当作‘他们’而不是‘我们’对待,那么通过微信针对讲中文的社区做传播,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孙皖宁说。

事实上,普通议员的公众号传播效果并不好。

澳洲政客的公众号运营会有懂中文的助理团队进行协助,通常情况下,助手会把议员们要宣讲的内容翻译成中文,以第一人称直接发表,或者对其在社区的活动进行整理发布。但根据长期观察,多数政客的公众号文章平均阅读都仅有3位数。

当然也有例外。今年3月,90后华裔、自由党成员容思程(Scott Yung)开通了个人微信公众号,目前已有的文章中,都是以第三方的视角对其进行宣传,且标题颇有国内浓浓的“震惊党”“重磅党”的营销号风格,如《火了,悉尼满街都是这个华裔小哥!“越努力,越幸运”!无数华人,澳洲人因为这件事被他打动…》,其撰文编辑“澳骄哥”据信是澳洲知名的华人媒体微信操盘手。

不仅如此,此类文章还少见地在各大华文媒体进行了投放推广,进一步扩大影响。最终结果则是,容思程的公众号文章篇篇超过4位数阅读,其所在选区也一度大幅掰回选票,甚至CCTV国际频道也对其进行了报道。

在热闹的背后,也有网友质疑:“议员的个人公众号本意为了更好地向华人传递自己的服务政策,现在用第三方视角对自己一顿吹捧,这种营销号的操作风格是否为了选票有违初衷呢?”

其实,现实的说,澳洲政客开公众号,本来就是为了选票。指望不会中文的政客自发使用微信,真正与华人达成一片,显然是要求过高,特别是在其政治生命结束后,微信公众号自然而然就会被荒废。

2013年大选前,澳洲前总理陆克文开通了微信公众号“Kevin Rudd MP”,成为政客个人公众号的第一人,但自其8月17日发布第一篇文章以来,在9月8日宣布败选后就自动停更,文章总数仅17篇;自由党议员朗迪(Craig Laundy)2015年开通微信公众号,虽然现在仍任议员,但其公众号也已在2017年5月停更。

此外,选举期间对华人等移民群体的承诺兑现也状况堪忧。早在3年前的上届大选期间,两党为了讨好移民群体纷纷承诺上台后推出移民新政,让移民们的父母可以长期连续居住在澳洲,相当于一个“短期的准绿卡”。

自由党上台后并没有立马兑现承诺,一直拖延到了本届大选前前连个月,才匆忙推出新的870类父母担保临时签证。不仅如此,由于签证费用高昂,华人对此态度消极,并不买账。

更有趣的是,早前有当地舆论警告,微信在澳洲有150万月活跃用户,他们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的虚假信息、审查和宣传,进而直接影响澳洲大选。

在2016年的一份报告中,有机构对各种即时通讯软件的安全性进行了满分是100分为基准的评估,其中Facebook得分最高为73分,Line是47分,Skype得了40分,而微信仅为0分。

去年下半年,澳洲国防部因担忧中国在澳从事所谓的“间谍活动”,在允许使用Facebook的同时,禁止其雇员和服役人员下载微信到工作手机上。

西方政坛永远是个逐利的江湖,出于各种原因需要,澳洲一方面通过华人社交软件拉拢华人选民,一方面鼓吹中国威胁论。这种又爱又怕的复杂感情,在不同的历史时间和不同的事件中一直重复上演。对于华人来讲,此番对待也影响了在当地社会融入感。

因此,这也就不难理解,两个月前澳洲总理开通公众号时,当地华人论坛上的网友们一边倒地留言称:

“不怕泄露国家机密?”

“小心网信办封你号!”。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殇舞_dock 2019-04-01 回复
我觉得还是不要被迷惑
VeronicaFSummer 2019-04-01 回复
选战中,白人也是这样被操纵的,都一样
i晶晶 2019-04-01 回复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主要华人需要有参政议政,需要多学习澳洲的政治生活,这样就不容易被忽悠
Wanwan_L 2019-04-01 回复
嗯,有点意思,这样中文互甩狠话还是比较好玩的
followspirit 2019-04-01 回复
所以热闹是热闹,大家要警惕啊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