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21日 19.5°C-24.6°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流浪地球》这么火了,背后大功臣依然活得艰难,创始人曾怒吼“死也要死得舒服些”

2019-02-11 来源: 华尔街见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猪年的春节长假,一部电影成了最热话题。

《流浪地球》,这部被誉为开创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大作,不但刷爆朋友圈收获满满口碑,票房上也连奏凯歌。它在无悬念拿下春节档冠军后,已被票房预测平台猫眼看好为国内有史以来第二部能超过40亿票房的现象级爆款。

纵观《流浪地球》的诸多成功要素,除了原作刘慈欣的强大号召力和编剧导演的专业精神,媲美好莱坞的视觉效果也是重要因素。

毕竟在大片时代,特效给观众都来的视听享受是一部爆款必不可缺的组成要素。而从影片拍摄本来说,逼真的特效也能帮助导演讲好故事,让观众身临其境。

随着《流浪地球》的持续火爆,其背后的国内特效公司也被媒体挖出,成为影迷们膜拜的对象。

但鲜为人知的是,正是这家国内体量最大的特效公司,其创始人就在一年前还发出过“反正都是死,不如死得舒服些”的怒吼。

在光鲜亮丽的票房数字和话题不断的影视明星背后,这些幕后英雄面临着怎样的生存困境?在中国电影业不断挑战好莱坞的进程中,它们又期待怎样的政策支持?

就让我们走进这个《流浪地球》的幕后功臣一探究竟。

01

“小破球”的导演说他们国内最棒

在《流浪地球》的北京首映式上,有一个发言的嘉宾未引起太多注目,也鲜有被各路娱记提及。

MORE VFX联合创始人/视效制片人蔡猛在《流浪地球》北京首映式上发言

他来自一家叫做MORE VFX的公司,参与操刀了《流浪地球》的特效部分制作,同时也是国人创立的体量最大的视觉特效公司。但除了行业内人士和少数资深影迷,这家以制作世界级视觉特效为使命的业内翘楚对大多数观众来说恐怕都从没听说过。

MORE VFX成立于2007年,创始人徐建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美术专业,作为中国最早接触CG行业的艺术家,2003年起便在某视频制作公司担任总监,2007年正式创业。

据其自述,十几年来,MORE VFX从居民楼起家,无论是在技术开发、视觉创作、制片流程,还是在视觉特效公司管理流程等方面,均引领着中国视觉特效的发展方向。

从初期制作广告特效,到2012年进军更有挑战性的影片特效。MORE VFX参与了包括《一出好戏》、《悟空传》、《大闹天宫》、《羞羞的铁拳》等热卖大片的特效制作。

其中《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和《悟空传》虽然观众口碑分化,但连续两年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视觉效果奖,足见MORE VFX的实力。而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对MORE VFX也作出了“国内特效公司最棒的团队”这样的高评价。

MORE VFX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艺术与技术的结合。徐建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他是学油画的,合伙人中有学动画的、数字传媒的,“整个的审美基础是在的。”有手艺、懂手艺,这被视为是MORE VFX区别于国内众多特效公司的地方,也正是他们的优势之一。

而在技术角度,虽然和好莱坞顶级团队还存在差距,但从几年前被影迷讥笑的“五毛特效”,到现在能出现《流浪地球》这样的现象级作品,国内特效行业这几年技术方面的进步有目共睹。

而从MORE VFX参与制作的影片履历来看,在写实环境(城市/自然)的重塑和坍塌、破碎、爆炸、着火等极端环境的制作上尤为擅长。与奇幻类天马行空的构造不同,写实环境下既要不失真,又要能用特效做到该做的效果,从技术上来说更加艰难。

电影海报中被冰封的上海陆家嘴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积累,《流浪地球》中冰封下的上海陆家嘴才体现出了科幻与现实的完美交融,给观众更大的视觉震撼。

02

被忽视的角落

随着国产电影大制作时代的来临,国内特效团队又有了一定的技术实力,行业照理应该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

但现实情况却不容乐观,外有他国政府扶持下的行业竞争,国内又常常面临制片方档期和制作要求方面的随意调整,特效行业同时面临人员闲置和来不及接活的双重困境,在成本压力下无所适从已是常态。

去年春节后,徐建在朋友圈发文透露,公司2017年因为制片方的无预期日程变动,错过了多部大片的生意。他强硬表示,2018年开始要坚决执行不给定金不留档期、到期不开工定金不退等制度,以免公司破产。

在他的号召下,2017年7月10日,中国影视后期产业联盟发起了名为《中国影视后期产业联盟:关于影视后期企业与制片公司协议签订的倡议书》,其中提出了定金作为保证金,甲方延期、提档的相关应对,确保尾款的水印措施等条款。

徐建发布的“怒怼”片方朋友圈

都说顾客是上帝,特效行业敢于和自己的衣食父母叫板,实在是逼不得已。

有业内人士举例称,如果制片方和特效公司约定3月份给到素材,9月份交货,这个时间段后期公司要安排好大量人力来做这个项目。如果素材突然延期,后期公司就要背负人力资源空转的巨大成本。由于交货日期是根据影片上映时间确定的,即使素材“迟到”也不会延后。

“这样一来受挤压的只有后期公司,时间缩短,价钱一样,成本增加,很多后期公司做到后面都亏损,关门了。”

此外,后期公司处于影片制作末端,因此也要承受影片投资超预算之后的成本压力。

“本来说好3000万,最后可能只给1500万,但人力和设备已经空出来了,临时接其它活也不现实,很多时候只能自咽苦果,安慰自己下部片子还要合作,要看长远。”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外的特效产业不但更加规范,而且还有政府给予的政策扶持。

拿与国内竞争最激烈的韩国来说,当地政府不但积极帮助本国特效公司召开国内制片方,还会对双方报价的差额提供补贴,因此中国的特效大片一度大部分都拿到了韩国去做。

而在全世界电影特效比较发达的加拿大、英国、新西兰等,也都有政府力量主导,加拿大的返税甚至可以达到40%,已成为好莱坞最大的外包特效制作基地。

而国内这几年虽然对于影视制作也出台许多扶持政策,但大部分的都给了制片方,鲜有直接给予后期行业的实质性扶持。这让国内行业在与国外同行的竞争中颇有力不从心之感。

更严峻的是,国外特效公司也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巨大市场,纷纷加大了进军中国的步伐。已经有多个从业者向媒体透露,中国市场现在是外国公司宁愿压价也要杀入的沃土。两相挤压下,发生徐建朋友圈向制片方“开炮”的一幕也就不难理解了。

03

资本市场能帮上忙吗?

徐建自诩创始人们都是热爱艺术的人,对于赚钱则觉得不是很重要,且作为行业翘楚虽有业绩压力但还能活下去,因此MORE VFX至今未有任何融资动作。但其他后期公司已纷纷开始借助资本市场力图进一步做大做强。

据资料显示,另一家国内着名特效公司Base FX已在2016年接受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投资,双方还共同成立影视制作公司“倍视传媒”,开发制作面向中国和全球市场发行的顶级视效大片。擅长动画特效制作的天工异彩也在2014年及2017年获得两轮融资,其中2017年的融资由星辉娱乐提供。

除了星辉娱乐,A股中的围海股份也在2016年底1.1亿元战略投资聚光绘影,后者曾制作《狄仁杰》《鬼吹灯》等国产大片。而百洋股份也在去年6月公告,拟收购电影特效公司楷魔视觉80%股权,交易对价3.4亿元。楷魔视觉相关股东承诺,楷魔视觉2018年至2020年累积实现净利润不低于1.5亿元。

除了这些一级市场的并购,特效公司要真正独立登陆国内资本市场目前来看难度还是很大。首先行业内多有中小公司,资产规模盈利能力等很难满足主板上市要求,而对于不设盈利要求的科创板,也将优先扶持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新能源等“硬”科技,短期内或许也不会对影视制作行业“开闸”。

另外,之前几年影视行业并购高潮中产生的高商誉也在近期密集爆雷,也影响了资本市场对于影视行业的热情。

“目前来看,广告特效还是赚钱的,只能用做广告补贴电影方面的窟窿了,其他的只能做着看”某业内人士称。而至于未来,这位人士也表示,希望随着《流浪地球》的热映,能带动更多人和资本关注国内的特效行业,也希望政府部门能关注到行业目前的状况,给予针对性的扶持政策。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