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21日 8.3°C-16.9°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理想主义者特鲁多:完美的苍蝇 终究还是苍蝇(组图)

2019-01-29 来源: 盖饭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8条

竞选的时候,特鲁多总在街头上和不同的人握手、聊天,他喜欢反复强调父亲制定的《权利与自由宪章》。

有一次,特鲁多走进一间清真寺里宣讲,他对在场信仰伊斯兰教的公民们说:

这些权利在保护你的同时,也赋予了同性恋者结婚的权利,也给了你们的女儿嫁给非穆斯林的权利。《权利与自由宪章》保护每个人的自由。你不能只挑选自己想保留的,却把你不喜欢的扔掉。

显赫家世        

在老特鲁多的葬礼上,特鲁多扶着灵柩默哀

2000年,特鲁多未满30岁。他在父亲的葬礼上用英、法双语致辞,言谈举止还带着一些年轻人的稚嫩。

不同于其他来宾的满脸悲恸。他面容平静,眼神坚定,努力挤出笑容,饱含深情回忆起和父亲一起度过的往日时光。

悼词的末尾处,才略有哽咽:

森林很美、很黑、很深,他信守他的诺言并获得了长眠。

葬礼后,不少国民打电话去电视台,要求重播他的悼词。一时间,这位长相神似好莱坞影星汤姆·克鲁斯的年轻人,感动了整个加拿大。

1971年,玛格丽特为丈夫生下长子特鲁多,在萨塞克斯路24号的总理府邸里,这位年轻女性过着外人羡慕的光辉生活。这里是加拿大政治的最高点,富丽堂皇的大宅子象征着权力,也象征着这个国家无上的荣耀。

可流淌着法国人浪漫血液的玛格丽特不喜欢,她才20来岁,迫切需要娱乐、社交,需要摆脱繁琐的规矩和乏味的生活。忍无可忍的她,终于推着婴儿车里的特鲁多冲出府邸,把惊慌失措的安保人员甩在身后。

老特鲁多被气得够呛——那时加拿大并不太平,魁北克分离主义者在其上任不久后便制造十月危机,绑架了一名英国驻加拿大外交官和当时的魁北克省政府阁员。老特鲁多强硬处理,推出战争措施法,让军队开展搜捕,前后总共抓了453人。主张魁北克独立的魁北克人党,也因为这次事件党员数量锐减。

作为曾经的新法兰西,魁北克主要语言仍是法语,这里的居民对自己的独特文化有强烈的骄傲感。二战结束以后,美国强行肢解了不列颠帝国和法国的全球殖民体系,民族自决思潮风起云涌,地球上瞬间多出一百多个独立国家。另一边,想让魁北克独立出去的呼声也从没停止过,但1980年和1995年分别举行的两次独立公投,却都没通过。

魁北克人党便是秉持着如此的政治诉求,一心要让骄傲的法兰西后裔们从加拿大独立出去。1968年该党刚成立的时候,其支持者还向庆祝游行中的老特鲁多扔过石头。老特鲁多这个说一口流利法语、有四分之三法国血统的翩翩贵族,在魁北克人党眼里,大概是一位「魁奸」般的存在。

直到十三年后,玛格丽特才真正如愿离开这座被她称作「联邦监狱体系皇冠上的明珠」的房子,她和老特鲁多离婚,搬进渥太华一座普通的红砖民居,嫁给了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再未回头。

老特鲁多也退出政坛,带着三个儿子开始新生活,认为自己「不适合婚姻」的他,把精神寄托在信仰上——这位曾经被人认为是花花公子、51岁才结婚的男人,此生第一次真正地伤心。

哪怕特鲁多否认父母离婚让他有负罪感,他还是在那段时间体会到无力和失望,父亲给他的那本《天才少年的悲剧:寻找真实的自我》没起作用,努力乖巧听话并不能留住母亲。失望的特鲁多开始逃避,把自己藏进文学世界里,他尤其喜欢当代流行小说,从《飘》到《纳尼亚传奇》,什么都看。

只是不经挑拣的阅读品味让老父亲很生气——老特鲁多是从小接受顶尖教育的知识分子,流行小说对其而言,基本等同于垃圾,远不如大仲马、柯南道尔等人的著作。在他眼里,有时间读那些糟粕,倒不如多看几本马克思。

是的,老特鲁多年轻时,也曾是个热血左派青年,不但大量订阅左派读物,还曾跑到莫斯科朝圣,只不过因为朝斯大林雕像扔雪球的大不敬之罪,遭苏联当局关押。后来经过苏联方面层层调查,发现老特鲁多还真不像专门过来搞破坏的坏分子,批评教育一通后,驱逐出境了事。

几十年后,有个叫奥托·瓦姆比尔的美国大学生到朝鲜旅游了一圈,因为不明不白的「盗窃政治标语」罪名被判了十五年劳改,随后又马上不明不白地被变成了植物人,刚送回美国没几天,就丢了性命。

在对待外国人这件事上,老大哥还是要比小兄弟宽容很多。

 临危受命        

拳击台上的特鲁多

1972年,美国共和党人心目中的大神、特朗普的偶像——里根总统在老特鲁多为其举办的国宴上笑意盈盈举杯:「我要向加拿大未来的总理贾斯汀·皮埃尔·特鲁多祝酒」。

当时特鲁多仅仅4个月大,里根所言,也不过是体面的客套话,或许连他自己都不会认真。

因为无论怎么看,特鲁多都不太像是总理的料子。大概是继承了父亲年轻时的热血不羁,升到初中以后,特鲁多偏科愈发严重,成绩也不好看,数学老师忍不住,张嘴骂他:自以为有个了不起的父亲就不用好好学习?

成年以后,他打过拳击,当过保安,教过滑雪,拍过电影,还做过老师。或许很难把这段经历称作蹉跎,但至少,此类职业大都很难和政治家搭上半毛钱关系。

其实早在父亲去世之时,就有人建议特鲁多借着葬礼上树立的良好形象顺势从政,而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拒绝。在特鲁多看来,自己难堪大任,一切似乎来得太快了些。

轨迹在2005年悄然改变。当时,自由党赞助计划丑闻曝光,党派声望几乎一夕崩塌,1.5亿加元被官员贪污,两任自由党总理卷入其中。这个党派被民众和腐败画上等号。保守党党魁哈珀直接指责自由党:「一个如此腐败的政党的领袖已不可能承担领导这个国家的重任」。

他们在国会的议席也从103席骤跌至34席,沦为第三大党。这是实实在在的危急时刻——连官方反对党的资格都没有了。幸好加拿大是多党制,这要是在两党制的美国,那就是灭顶之灾,有人知道美国的第三大党是哪个党么?

看着父亲曾经带领的政党陷入危机,特鲁多意识到自己还是需要做些什么。他拿上剪贴板,走进一个杂货店的停车场里,对来往的行人询问愿不愿意花费10加元,加入自由党。开始参与政治活动的特鲁多,决定再试试参选帕皮诺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这个消息吸引来大批记者,他们扛着摄像机把这个年轻人团团围住。

只不过按当时情况看,特鲁多的处境未必比49年火线入国军的愣头青好到哪去。

那时他还没有多少政治经验,只能摸索着在街头不断和别人攀谈,这是一种最基础的宣传方法,走进社区里,了解居民的想法和需要,并且让居民们记住你。

经过几个月的走街串巷,特鲁多迎来自己从政路途上的第一次选举,在一个学校的礼堂里。他的母亲、妻子和弟弟都赶过来加油。结果特鲁多以超过半数的巨大优势获胜,接下来,他有资格和帕皮诺的现任众议员一决高下了。

金童出道        

特鲁多就任总理

美国人因为对历史和国际知识的无知而被嘲弄,据说52%的学生以为美国二战中的盟国是德国和日本。在这方面,饱读中学历史和微信营销号文章的中国民众应该是略高一筹,但明显更为固执。

因为最近一些风波,很多中国人坚定地认为加拿大就是美国的走狗。实际上,加拿大人并不喜欢傲慢的美国邻居,在外交政策上也分歧很多。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在非战争时期发生大饥荒,加拿大就曾顶着美国的压力,以很低的价格向中国出口小麦,救下了无数中国人的生命。

鉴于中国拿不出外汇,加拿大人最后收的是中国的轻工业品和手工艺品。

之后的1970年,加拿大又在老特鲁多主导下与中国建交,成为继英国和法国之后第三个西方国家,其时中国正因史无前例的「文革」而筋疲力尽,加拿大此举带动了多个国家承认中国政府。

要说起来,特鲁多他爸真是个传奇人物,和中国颇有缘分。1949年,中国残酷的内战之际,他就曾在中国游历数月,甚至在台湾留下足迹。1960年,他又和朋友一起游历了中国大陆,并写下《红色中国的两个天真汉》(《deux innocents en Chine Rouge》)一书。

他成为党首之前,加拿大自由党正被宗教保守势力和商人阶层联手按着打;魁北克分离主义者受苏联克格勃特工训练,成立魁北克解放阵线,开始以恐怖活动的方式进行武装颠覆活动;外交上,不愿惹事的加拿大被夹在冷战双方之间。

加拿大需要一个能做出改变的政府。

老特鲁多凭借自己的开放和新锐,面对暴力袭击镇定自若,实施同性恋去罪化、离婚限制放宽等一系列政策,特别是力推《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以宪法方式保障加拿大这个移民国家的多元文化,成功得到国民青睐。借此,也成为加拿大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

因为其施行的一系列北欧式民主社会主义政策,隔壁的尼克松很不喜欢他,曾大骂老特鲁多「Asshole(屁眼)」。因为水门事件丑闻下台后,尼克松还在自传里把老特鲁多与周恩来、戴高乐并列。

对特鲁多来说,老父的光环有利有弊,而且西方社会对年轻领导人的怀疑很常见。奥地利总理库尔茨31岁当政,被媒体嘲讽为「画里走出的人物」;美国总统里根刚从政时,也常被挖苦只是一名「靠脸吃饭」的演员。

到特鲁多这里,更惨。大家都觉得他是政治世家出身,全靠父亲羽翼荫蔽,本人没什么能力。又恰好因为长得漂亮,常常只是哪回发型稍微精致了一点,就会被嘲笑成「只有女人和同性恋喜欢」。

直到现在,出身平民的保守党新党首谢尔,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跳出来指责特鲁多有一个好爹,不过呢,他对靠老爸遗产发家的特朗普倒是没有太多意见。

面对政敌们「过于稚嫩」的指控,特鲁多团队回应也简单,就是把特鲁多塑造成一个亲民的好丈夫、好父亲。在社交网站上不断发布个人生活,包括但不限于儿子在他办公室桌子上做作业,自己安装调光器,以及和父亲多年前的合影。

与妻子的浪漫故事也是一个大大的加分项,仿佛一出偶像剧:他和索菲重逢于理工学院的进修阶段,早在少年时,他就见过这位弟弟米歇尔的高中同学。

索菲是一个典型的西方美女,有一头浓密卷曲的长发以及美丽性感的容貌,这一切都深深吸引着从小向往爱情和美满家庭的特鲁多。两人第一次约会,特鲁多向索菲倾诉自己「乱糟糟的童年」,索菲向特鲁多分享了与厌食症抗争的艰难和独生女的孤独。

暧昧的气氛恰到好处,特鲁多单刀直入向她摊牌:

我31岁了,已经等了你31年,既然咱们打算共度余生,那我们能不能跳过男女朋友的阶段直接订婚?

有哪个女人能挡得住这样的语言吗?

2015年,时尚杂志《Vogue》刊登特鲁多与妻子索菲的写真,画面上两人相拥着深情对望,这波恩爱大秀立刻圈住了大票女性粉丝,特鲁多也被这家杂志评为「全球最性感的男性」之一,第二年另一家杂志《GQ》又给他封了个「全球最有型男士」的头衔。

加之对女权运动的大力支持,据一份调查结果显示,自从特鲁多上台以后,加拿大女性选民对自由党的支持倾向已经超过男性。

这是个看脸的年代。事实证明,漂亮的脸蛋不仅能赢来真爱,还可以拉到选票。

 众生平等        

特鲁多接见穆斯林民众

在竞选的时候,特鲁多打出「真正的改变」这个口号,他说要让加拿大重回他父亲制定好的轨道上。

老特鲁多是多元文化最坚定的拥护者和支持者。他带头制定《权利与自由宪章》,用最高法的地位保护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使之成为这个国家民族精神的一部分,作为父亲施政理念的继承者,特鲁多自然也极为重视人权和平等。

比如在难民政策上,加拿大就和美国特朗普当局的态度截然不同。靠把移民和难民变成仇恨对象上台的特朗普,上台后就各式花样限制难民和移民,而特鲁多就敞开怀抱欢迎难民们,甚至坚信,参加过伊斯兰圣战的前ISIS分子们,在回到加拿大后,只要能融入社会,终有一天会成为反对激进主义的强大力量。

这符合特鲁多一直以来的信念。911事件发生的当天,还在哥伦比亚当老师的特鲁多站在讲台上,对着学生们侃侃而谈,除了「反对恐怖主义很有必要」以外,他还强调:

不能因保持警惕就怀疑所有穆斯林。

客观说,这个理念在西方并不算多特立独行,布什在911后的讲话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除了特朗普,历届美国总统都在说同样的话。这些理念在加拿大也曾经是有群众基础的——两年前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来加拿大做调查的时候,有四分之三的受访者明确表示:难民潮不是个问题。

很多加拿大人,对难民的欢迎程度甚至超过移民。

但难民潮真的到来以后,人们的态度却发生了微妙变化。去年一年,超过30000多难民涌入加拿大,刚到异国的难民们衣食住行都需要靠政府埋单,还要额外给他们生活补助,提供难民们就学、就业机会。

尽管长期来看,失去故土无路可退的难民,会比有钱的移民们更乐意在冰天雪地的加拿大奋斗,多项数据也证明,难民们在经历过最初的困难后,能有效地促进经济发展。但是面对短期内的巨大支出,以平和而著称的加拿大人,也开始抱怨。

简单粗暴地利用人们的排外心态,显然也是政敌们攻击特鲁多的有效武器。在魁北克演讲时,特鲁多就遭遇过右翼排外组织「风暴联盟」的责难,一位与该组织有关的女士质问他:联邦政府什么时候归还魁北克省为非法难民花费的1.46亿加元?

魁北克是受难民潮影响最大的省份之一,在越境人数增多的时候,军方不得不沿着边境线搭设帐篷,安置来自海地、萨尔瓦多、洪都拉斯的难民。

毫无防备的特鲁多神色尴尬,匆匆结束讲话打算离开,面对那位女士不依不饶上前追问,他似乎是被逼急了,甩下一句:这里不欢迎种族主义。

后来不少媒体拿这次事件指责特鲁多,说他罔顾言论自由,拿种族主义者这个称呼给异见者扣帽子——虽然无论怎么看,那位女士确实都像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者。

而在大陆来的华人移民中间,特鲁多的名声就更差。

「自由」、「多元」,这些名词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大陆的教育中都不见踪影,很多华人尽管对国学的了解停留在三字经和弟子规,但是「华夷之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教导倒是铭记颇深。当然,还要加上历来对穷和弱的歧视,于是欢迎难民成了特鲁多的一条大罪。

去年9月15日,特鲁多在多伦多参加一个乌克兰节庆活动,穿着特色民族服饰的人群把他簇拥起来,特鲁多咧嘴大笑,拍了张合照发到推特上。

同一天,上百名被加拿大反移民反难民组织所鼓励的华人示威者,举着写有「华人团结」,以及「烂土豆,你欠申小雨的人命」的横幅,将一座法院团团围住。「土豆」是华人对特鲁多的昵称,原本是姓氏谐音,现在,意思是说他满脑子都是淀粉。

申小雨是名13岁华人女孩,在一年前被人杀害。一年后凶手阿里被警方抓获,这是一位逃离叙利亚内战的难民,之前在自己国家才因为导致一名女性死亡被判刑,得到民间组织赞助后来到加拿大,四个月后就又犯下命案。

面对媒体,特鲁多在一档节目上表态:这是一场可怕的悲剧。

虽然凶手并非加拿大联邦政府接收的难民,很多华人就是对这个表态不满意,可能是因为他们早就看特鲁多不顺眼了,也可能是过往在祖国的的人生经历,导致他们分不清楚什么是官方,什么是民间。

本来特鲁多大力提倡多元文化,华人是非常大的受益者,因为华人在外形和文化上与西方人完全不同,太容易成为种族主义攻击的靶子。当年加美都有过排华法案,出台理由和现在大陆华人歧视黑人的理由一模一样,连从科学上找华人品质低劣的手段都如出一辙。

但是在性教育和大麻合法化等一系列问题上,特鲁多的态度让很多华人愤愤不平,虽然保守党在大麻合法化上走得更远,其党内高管恨不得亲自推销大麻,但是恨特鲁多的华人并不在意。于是,难民问题顺理成章变成了新的导火索。

难民犯罪率高,其实是一个经典谣言,不管是在加拿大还是在美国,从来都得不到数据支持。当然,数据缺失难不倒微信公号作者,如果没有数据,盯住犯罪个案煽动华人情绪,点击率高还可以发泄仇恨,何乐而不为。

但是,示威的华人,显然忘记了华人背景的罪案并不少,光把尸体大卸八块的事情都已经不止一起,更不要说各种洗钱和诈骗。

就在这年初,又有一个11岁的穆斯林女孩称自己被亚裔男子袭击,导致头巾被剪去,加拿大政界几乎倾巢出动,纷纷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态,特鲁多也立马发言:

我的心和受害女孩紧紧连在一起,今天早上在多伦多发生的这次袭击十分可耻。加拿大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国度,此类事件不容姑息。

特鲁多基本上还是一个官方表态,而作为反对党的保守党要刷存在感,党首谢尔发表了更激烈的言论,认为完全不可接受,要求警察尽快抓住作案者。

尴尬的是,这起事件三天以后,加拿大警方通报:事件并不存在,这个小姑娘是说谎。孩子的家长随之向社会表示了歉意,而加拿大官方也明确表示不存在阴谋,也不会对这11岁的位叙利亚女孩造谣行为再做追究。

当然,在正常国家,谁也不会对一个11岁小女孩的说谎行为上纲上线。

反对特鲁多的华人就愤怒了,不知为何,他们认为11岁的孩子说谎必定是有阴谋,虽然小女孩谎言中说的是亚裔,但是那些华人认为这个亚裔必然就是华裔,日裔韩裔菲越裔统统不算亚裔。

一个加拿大当地华人媒体,搞了一次样本人数很少的统计,据说有88%的当地华人希望特鲁多下台。

 彩虹旗下        

特鲁多参加彩虹游行

老特鲁多和妻子玛格丽特都是女权主义者,在特鲁多出生前,两个人曾经一起配合,改变了加拿大医疗系统。

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加拿大的医院有一条规定,丈夫不能进产房陪同妻子生产。年轻的玛格丽特听完以后勃然大怒:「如果医院不让丈夫陪产也行,我会在萨塞克斯路24号的总理官邸内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没见过如此剽悍强硬又身份特殊的产妇,医院妥协了。之后这项规定在渥太华、以至整个加拿大境内被逐渐废除。自传里,特鲁多把这件事称作母亲玛格丽特在自己和父亲支持下,对男权家长制思想的反抗。他也因此坚信,自己是注定的女权斗士。

老特鲁多推动过同性恋非罪化和放松离婚限制,他的逻辑很简单,「国家不应该管卧室里发生的事情」。在他之后的几十年里,加拿大国内性别平等的进步很显见,2005年,这个国家的同性婚姻就已经合法,比美国早了8年。在性别议题上,留给特鲁多的发挥空间并不多。

上台以后,特鲁多开始在行动上追求结果平等,强制规定内阁的男女比例要绝对平均,15对15。当时,整个自由党的男女议员分别是134人和50人,加拿大的国歌也被投票改写,「all your sons」被改为「all of us」。

特鲁多还发布过一道指令,政府机构雇员不能再使用带有明显性别特征的词,以后在说明亲属关系时,统一称呼「家长」,而不是「父亲」、「母亲」。

这些在中国人看来的形式主义并非特鲁多首创。加拿大最早是法国殖民地,后来被英国人征服,英语和法语民族之间彼此看不顺眼是常态。

最后能让双方大致保持平和,很大程度上就是来自这种形式上对弱者的尊重。比如现在加拿大的官方语言是英法双语,商品标签上要求英法双语都有,特鲁多的官方讲话,总是英语一遍法语一遍。

可是文化总是有保守的一面,这种在语言细节上的过度追求,对特鲁多来说未必总是好事。去年的埃德蒙顿市民大会上,一位女士站起来发表关于宗教组织慈善地位的观点,特鲁多听完以后略作沉思,随即建议:不要用「mankind」,要说「peoplekind」,这样更显包容。

女士们都很开心,但是此番咬文嚼字很快引发轩然大波,直男们怀疑这位总理是不是被政治正确烧坏了脑子。有人反问,难道还要把「human」改成「hupeople」?英国媒体人皮尔斯·摩根说得更直接:「谁给你的胆子敢消灭整个人类?」

除了性别平等,特鲁多对性取向平等也很上心。他是第一个登上英国同性恋杂志《态度》封面的加拿大总理,还和公开出柜的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尔一起,参加过蒙特利尔的同性恋骄傲游行。

在加拿大,性取向已经被划分出15种,除了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这四种类型外,还出现了半性恋、双灵人、双性人、性别存疑者、无性恋等一系列新概念。这个「LGGBDTTTIQQAAPP」提法被列入安大略省小学教师的必修课程里,当地所有小学老师都要强制学习,领会社会平等精神,消除对性少数群体歧视。

当然现在新上台的安省进步保守党,正在有加拿大特朗普之称的党首福特带领下,努力废除这个课程。

此举得到很多华人家长的支持,毕竟性教育在他们的人生中从来都是不能提的事情,哪怕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于是他们立刻原谅了福特激进的大麻合法化言论。

但即使特鲁多对性少数群体展示出莫大善意,历经千年的偏见,显然非他能在短时期扭转。尤其是在言论自由的国家里,总还是有人不满意。

加拿大社会活动家夏娃·帕克和戴利亚在英国独立报上撰文,抨击特鲁多的新政府依然在歧视跨性别者。在她们看来,加拿大的跨性别者,尤其跨性别移民,不能按自己的性别认同更改护照上的性别,还会被关进基于生理性别划分的监狱里,简直不可忍受。

在这篇文章刊发的四个月前,特鲁多政府刚刚引入Bill C-16法案,允许加拿大公民在护照中使用中性标志X表示自己的性别。但非本地公民的护照,加拿大就是想管,只怕也管不了。

为了信念        

特鲁多和特朗普

以注重平等为施政核心的特鲁多,被一些欧洲政治家当作国际进步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这种进步性不止体现在内政上,在对外方面,也依然秉持着自己的信念。

加拿大和美国不一样,不喜欢充当世界警察,也不喜欢把自己的理念强加给别的国家。这种态度让加拿大在国际上赢得了很多好感。美国人飞出国门,知道自己的国籍容易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目标,于是就经常说自己是加拿大人。

但是,在人权这个问题上,加拿大从没含糊过。

参加马尼拉的东南亚国家联盟会议,特鲁多干了件大事,他和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闭门会议的时候,亲切地探讨了一下人权问题。

在人权这件事上,特朗普都不敢招惹以强硬著称的杜特尔特。这位70多岁的强人口无遮拦,他对媒体说过自己16岁就动手杀过人,上任以后马上打响「杀光毒贩」为口号的禁毒战争,仅仅16个月,全国死了不下3000多人,其中到底多少是毒贩多少是无辜者,谁也不知道。受到国际谴责的时候,他干脆扬言要扇联合国人权代表一耳光。

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却说他很欣赏这种禁毒手法。白宫还对外宣称,一向反美的杜特尔特在和特朗普打电话的时候,表示过菲律宾是美国在东南亚的重要盟友,还很同情美国的毒品乱象。

大概是因为身强力壮,早年练习过拳击,特鲁多没怕杜特尔特,冒着被扇的风险去跟他长谈,两人自然都很不开心。

过后没多久,又是因为人权问题,特鲁多和沙特也闹翻了。

君主独裁的沙特是极端分子输出国,911事件的凶手中大部分都是沙特人。但是因为石油美元和打击伊朗的缘故,沙特又毫无违和感成了美国的亲密盟友。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上台以后,逮捕过上千名文艺界人士、学者、社会活动家,尤其是那些女性活动人士。

轻易没谁敢得罪沙特。只有特鲁多,他听到消息,马上批评,而且要求沙特放人。

沙特的反应很激烈,指责特鲁多是吃撑了没事干,粗暴干涉我国内政。随即召回沙特驻加拿大大使,然后一脚把加拿大驻沙特大使踢出国门,冻结两国间贸易投资。接着,沙特教育部也跳出来,宣布暂停两国之间的教育交流项目,沙特的航空公司还取消了多班直飞加拿大的航班。

正巧在两国交恶的当口,又传出沙特王室残害记者卡舒吉的消息。虽然世界警察美国的老大特朗普都不愿意表态,但是特鲁多决定向已经实施对沙特武器禁运的丹麦、德国、荷兰和芬兰等国学习,取消加拿大与沙特的武器交易。

这桩武器交易,一直是加拿大人心口的刺。早先谈生意的时候,沙特口口声声说买装甲车是回去运输和保护官员的,结果签完合同拿了货,转头就给装甲车装上炮台和机枪,而这些装甲车镇压平民的惨状,后来也被媒体拍到。

居住在加拿大的沙特人急坏了,他们原本好好地上学、工作,突然收到祖国勒令,被要求断绝和加拿大的联系回国,无奈之下,一部分人不愿意回到富得流油、真的是流油的祖国,居然考虑申请加拿大的政治庇护。

在某些中国人看来,这些人显然是脑子坏掉了。

没多久,又有一位沙特少女为了追求自由躲避迫害而在泰国寻求避难,然而谁又愿意为了一个18岁的少女去得罪沙特这样的土豪呢,特朗普都说了,就算是沙特把记者给切成了碎片,但是人家买美国的军火啊。

加拿大宣布接收她,特鲁多的外交部长到机场迎接。

看着两个盟友彼此之间越闹越凶,稳坐白宫的特朗普就是不愿意下场劝架。只是这也正常,特鲁多和特朗普交恶在先。

G7峰会前几天,特鲁多就和特朗普打电话讨论过两国之间的关税,他咄咄逼人要特朗普证明关税是国家安全问题,特朗普怒气攻心,耍起小孩子脾气反问对方:「白宫不是你们烧的吗?」

这是个很微妙的常识错误,和有些中国人说「圆明园是八国联军烧的」差不多。好歹也是沃顿商学院的高材生,特朗普再一次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丢光了母校的脸——1814年8月24日攻占华盛顿特区、焚烧白宫的是英国人,那时加拿大根本没成立。

并且,是美军先烧光整个约克堡镇(现多伦多),英国人只烧了华盛顿几座公共建筑表示对等报复,民居则秋毫无犯。重建后,被烧的总统官邸才被漆成白色,并因此闻名。

等到峰会召开,特鲁多和特朗普进行会谈,面对镜头时还表现得温和有礼,结果特朗普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变脸,指责美国的关税是「对加拿大的侮辱」,声称加拿大人「不会任人宰割」。

特朗普是著名小心眼,自己的部长阁僚跟他顶嘴两句,都只能落得个被开除的下场,何曾受过这等鸟气?他熟练地掏出手机,用简单粗劣的英语发推,大骂特鲁多「不诚实又软弱」。而后,特朗普的贸易顾问也点名威胁,说任何背后捅刀子的外国领导人都要下地狱。

这话要是变真,除了普京和金正恩,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领导人都要在地狱聚首了。

会后专门做调查的益普索公司一统计,这次两国首脑打架,有57%的美国人站在特鲁多这边,夸他干得漂亮。估计特朗普看到这个数据又要上一次火。

END        

1980年,特鲁多和父亲会见撒切尔夫人

作为前总理的儿子,特鲁多从小见惯大场面,撒切尔夫人、里根总统、伊丽莎白女王、戴安娜王妃……都只是他懵懂童年里的背景色。对于一个孩子,他很难搞懂父亲的职业,只是以「加拿大老板」的天真叫法相称。

直到8岁那年,他终于第一次开窍,他父亲面前,似懂非懂地说出一句话,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加拿大真正的老板是加拿大人民。

现在他要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意了。三年来,他的支持率不断下滑,从才上台时的63%跌到最新统计的35%,当然这也是选举制下的常态。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支持率也快打成平手,一个36%,一个35%,不过比起最大的竞争对手安德鲁·谢尔,特鲁多还是领先了12个百分点,连任有望。

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特鲁多经常谈论的话题是人权、平等和环保,这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梦想,也是他从老爸身上得来的遗产。但是普通的加拿大人,更在意的是医疗、税收还有工作。

虽然自特鲁多上台以后,加拿大经济总体表现不错,但是,谁又会对生活满意呢。

特鲁多挂在口头的是积极的政治,这话的意思是说,不应该为了竞争胜出而无底线的攻击对手,不过他的对手可不这样想。

加拿大媒体Global News统计了各个政党在社交媒体上投放的定向广告,结论是保守党做了247个广告,其中240个都是对自由党政府及候选人的攻击,而且大量不实内容,而特鲁多的自由党制作了25个广告,却全部都是在宣传自己的政策,没有攻击对方内容,另外一个大党新民党只有4个广告,也都是在宣讲政策。

媒体得出的结论是,必须在法律层面阻止保守党滥用数据分析和广告,因为南边邻居的例子,人身攻击和虚假消息已经损害了美国,加拿大必须汲取教训。

政坛新人特鲁多会在意吗?在意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对出身精英家庭的这位帅哥来说,有些底线不能破,或者是有些事情为了权力不值得去做。

所以,理想主义者特鲁多能否连任总理,还真是个未知数。就算喜欢他的人,也承认,他不成熟,太多容易被抓住的缺点了。

不过鲁迅说过,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究不过是苍蝇。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8)
Ian暘暘 2019-01-29 回复
北美苍蝇
songyu 2019-01-29 回复
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他就是一个傻逼 一个反华婊子 一个极端穆斯林
我是师太阿崔 2019-01-29 回复
所以,这个烂土豆的政绩就是: MSL, 同性恋, 大麻, 难民, 男女平权。 然后呢?
小K女 2019-01-29 回复
此人很明显的亲穆斯林,排斥华人
大懒熊美国代购 2019-01-29 回复
老特鲁多最大的贡献就是对整个亚洲打开了加拿大移民的大门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