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fastrpl
马哥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4日 19°C-27°C
澳元 : 人民币=4.95
悉尼

王国忠每周政论:议会告别演说 (一)

7天前 来源: 王国忠 评论1条

「尽管今天澳洲有超过 120 万人拥有华人血统;但政治领导人(和其他人)的这些言行,永不会让澳洲华人觉得他们是澳洲的一部分 - 甚至令他们觉得自己并非「真实的」澳洲人。」

议会踏入休会期,明年三月结束本届上议院任期,以下是我在上议院作的告别演说,因篇幅很长,由编辑节录为两期。近月许多朋友关注本人的去向,首先我退出议会不代表退出服务社会,我会继续尽力用自己的经验和网络去为大家发声,并扶持新一代华人参政。

以下是告别演说内容:

自从我进入议会以来,六年的时间对我来说是一次深刻的体验。真正的个人旅程。

为何进入议会?显然,要有所作为。问题是 - 你以何种方式有所作为?我参与议会工作有两个前提:社会公平和社会公正,成为我议会工作的指引。

ERNEST HEADSHOT 2018.jpg,0

本文作者:王国忠

必须汲取历史教训

作为华人社区(以及整个民族社区)的一员,反歧视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澳洲联邦在成立之前和成立之初,就是建基于歧视华人。1888 年 6 月,英国殖民地代表发布了一项决议,其中写道:「本会议认为,进一步限制中国移民对澳洲人民的福利至关重要。」直至二十世纪中叶,朝野两党均支持《移民限制法》。

1941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总理约翰科廷 (John Curtin) 在众议院宣布「这个国家将永远是英国儿子的家园,他们和平地来到这里,在南半球海上建立英裔的前哨基地。」1966年,联邦工党领导人阿瑟考维尔(Arthur Calwell)表示「亚洲人对我们的社会构成了威胁」。三十年后,韩珍 (Pauline Hanson) 于1996 年倡议「应停止所有亚洲移民」。

尽管今天澳洲有超过 120 万人拥有华人血统;但政治领导人(和其他人)的这些言行,永不会让澳洲华人觉得他们是澳洲的一部分 - 甚至令他们觉得自己并非「真实的」澳洲人。

这是如此不公平。我在 2015 年来到这个议事厅时,就一直反覆辩论这个问题。

社会公义是我小时候教育的基石。我在香港一家耶稣会中学接受教育。耶稣会教育的一个关键原则是呼吁信仰公义,并表达对穷人和边缘化群体的关怀和帮助。其基本的信念是,如果缺乏社会公义,基督教信仰就不能扶正。我沿用这种信仰(虽我不是天主教)并把这种观念延伸到人民选出来的代表 - 有义务和责任帮助那些无法自助的弱势群体。

多元文化主义实为良方

从根本上,歧视的社会祸害可通过多元文化主义而改变。

多元文化主义是承认移民为公民的基础。对于移民而言,他们知道自己的文化被接受,意味着他们可将注意力转向于贡献国家 - 而非不断顾忌他们是否受欢迎。

多元文化主义绝不会对一个国家产生负面影响,而是为最积极的结果创造一个环境。值得赞扬的是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Malcolm Fraser)早在 1981 年就宣称:「多元文化是 ... 社会活力的源泉... 澳洲多元文化主义是一项独特的成就 ... 使来自世界各地数百万男女的能力、才能和前景扩大。」

即使在今天,著名杂志的文章也强调了移民对定居国家经济的贡献。今年在〈哈佛商业评论》上撰文的凯德莉.嘉莉 (Nataly Kelly) 就指出:「在美国 ... 移民占企业家的27.5% .... 虽然他们弥补了仅 13%的人口 ... 移民相信他们能够解决问题,并在他们到达后适应。」

多元文化主义造就了这种繁荣发展的环境,因此近年多元文化主义被受压力,让我感到很难过。

路途多桀须坚持实现目标

可惜,弗雷泽的政治继承者不断否定其政策,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 曾在新闻俱乐部发言时称「多元文化主义是分化的政策」。

2006年,彼得.科斯特洛 (Peter Costello)(时任财长)认为多元文化是「混乱、糊涂和错误的」。

去年,移民部助理部长泽德.萨撒加 (Zed Seselja) 在关于多元文化主义的重要政策声明中宣称,虽然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 政府接受「多样性」,但「维持澳洲人一体化同样重要」。

尽管路途多桀,多元文化主义的真正实现仍是我的目标,并且为了少数民族社区,我将继续致力于这个的目标。

多元文化主义要实现的一个关键因素,我相信就是纠正澳洲联邦和各州议会中移民代表性不足的问题 - 我早将这一点在议会发表过言论。今年10月,我提请议员们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在 2016 年人口普查中,有近 610 万人(占澳洲人口的26%)在海外出生,但在联邦议会 226 人中仅有 24 人(或10.6%)在海外出生,这 24 名海外出生的议员中,有 10 人在英国出生。

这种情况在新州议会更为明显。 2016年,海外出生的新州人口比例为 210 万人(占 750 万总人口的 28%),当中仅约 10 名海外出生的议员 - 在 135 名议员当中仅占 7%。澳洲国立大学学者出版的书籍,直指两大政党的守门人阻隔了移民参政之路。

我认为,只有当联邦和州议会的组成真正反映了社区中移民的比例时,我们才会看到多元文化政策的实现,这样才真正为新移民开辟了一条不受阻碍的道路,为这个国家的发展作出贡献。

下文再续我在议会在另一项关注工作。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陈琳 6天前 回复
好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