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哥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25日 22.7°C-25.4°C
澳元 : 人民币=4.82
悉尼

亚裔孩子有什么错?

2018-11-16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作者Bridget Harilaou是亚裔背景,名字上看不出来,她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也是社会正义的倡导者,她写了大量关于政治和种族的文章,她在推特(@fight tloud)上发帖。 

她的这篇作为最近电视台热播的天才儿童系列纪录片剧集的背景文章,刊登在SBS的网站上,我翻译如下推荐阅读。

 SBS series Child Genius是由 Dr Susan Carland主持,一共六集组成,讲述了澳大利亚最聪明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的生活,并让他们测试自己在数学、常识、记忆和语言方面的能力。这个智力竞赛节目将于11月12日开始播出,为期两周。剧集将于周一至周三晚7:30播出。

What we get wrong about smart Asian kids 


By Bridget Harilaou 资料来源 SBS 

在小学预备班(Kindergarten)的时候,我曾经得到特殊待遇同意去我哥哥的二年级班级,和他的老师一起上阅读课。之后,我会挑一本2年级的书带回家一周。我总是被书中的文字和故事所吸引,我对书的兴趣之强烈让每次我都是用尽我的借书证借书的上限,我小小的身体都几乎无法带回这些厚厚的书。当我五岁的时候,我开始上钢琴课。我童年的记忆中充满了红色、绿色和橙色的斑点 - 当我听到某些音调时,我的眼睛就像被贴一层玻璃纸一样。

然而,在我的童年时代,从同学到陌生人,我的智力和音乐天赋很多次都被归结为一件事:我的种族。我擅长弹钢琴或在学校表现出色的唯一原因,总是被归结为一个理由:“嗯,那是因为你是亚裔孩子。”

有趣的是,一方面,白人的智力和天资通常被认为是天生的、创造性的和未经刻意培养的,与此同时,人们认为亚裔的智力在很大程度上与死记硬背和过度学习有关。人们总是假设(白人)天生聪明的孩子不需要学习,这样的认知很讽刺地把努力学习变成了一种欺骗,给了亚裔孩子不公平的优势。针对“亚裔入侵公立精英中学”的专栏文章和评论称,这是一个族群割裂的问题,而且在教育方面与澳大利亚平等主义的“国家特征”不相符。

为什么亚裔澳大利亚人应该在自己的文化之外大声疾呼反对种族主义?


我们的斗争虽然不尽相同,但却是相互联系的。

也许令他们鄙视的是,我的童年非常好学。我学校之外私教学习钢琴13年,高中12年级的时候请了好几个科目的辅导老师,当我听说学校老师在你有外部帮助的情况下会给你扣分时,我小心翼翼地隐瞒了我某些科目课外辅导的事实(现在回想起来,对于那些需要学业支持的学生来说,那是荒谬和歧视的)。

18岁时,我获得了钢琴演奏(AmusA)的职业证书,以全科优秀的成绩中学毕业并上了新州优秀毕业生荣誉榜(NSW Honour Roll),并获得了悉尼大学的奖学金进入大学学习。尽管如此,我取得的优异成绩伴随着我喧闹的个性一直是争论的焦点。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在学校喜剧小品节目的视频中,有人留言说:“她太聪明了都不会说脏话。” 

“好像我的‘亚裔的’智慧和满嘴脏话的幽默是相互排斥似的。”

以这种方式使智力种族化的目的是什么?把孩子的兴趣和才能分成“创造性的”和“建构的”?一个结果是,它确保了白人优越感的复杂性 - 贬低亚裔学生,歧视他们的成就,尽管他们的表现比同龄人好。2012年澳大利亚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中文名字简历的人需要比有英文名字简历的人,申请工作时申请的次数要多出68%,才能获得面试机会。这种结构性偏见从学校课堂转移到工作场所,不仅体现在招聘实践中,还体现在对领导力潜力和晋升机会的认知上。

作为一个混血儿,这种对智力的二元分类给我的身份认知造成了深深的裂痕。在成长的过程中,每一次我都选择和白人们站一边,我宣称自己没有发现其他亚裔有吸引力以讨好我的朋友,一方面嘲笑我的母亲,并拒绝透露我的中国名字多年,甚至我最亲密的朋友也不知道。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追求“毫不费力”的天赋这一高不可攀的理想 - 不顾一切地想要为我所能做的事情获得嘉许,而不是我的长相。

为什么我改了我的亚裔的姓氏去找工作?


我的假姓氏给了我一个有平等的机会得到工作的保障。

这些对亚裔的观念也毒害了我和母亲的关系 - 一个“疯狂的虎妈”,每个人都认为她强迫我没日没夜的学习和练习钢琴。十几岁的时候,我痛恨她是我和本地社会文化冲突的源头。事实上,当我放弃钢琴课、放弃数学、放弃法学学位、每隔几个月就改变我的职业规划时,我母亲从未在乎过。在我的一生中,她总是更投入地推动我走出自己的封闭的空间,建立对自己的信心,而不是外在的成绩和荣誉。

当我们贬低亚裔儿童和他们的智力时,我们告诉他们,亚洲人不可能具有创造性,亚裔不可能成为作家,亚裔不可能成为喜剧演员。这对他们的教育发展和内在价值体系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如果他们像我一样,这对他们的自我身份和价值认同是一个创伤。

当然,亚裔儿童教育道路的局限可能来自社会和父母的压力。来自不同背景的移民一代父母对学业的期望 - 无论他们多么善意 - 可能会起到局限他们子女的职业选择,造成精神上的痛苦,甚至加剧阶级隔离和经济不平等。

将“聪明”的孩子与其他孩子区分开来:精英学校会让弱势学生处于不利地位吗?


精英中学初衷应该迎合社会各个阶层的天才学生,但越来越多的精英学校成了特权优势家庭孩子的专属之地。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挑战狭隘的、往往被误导的对亚裔智商的看法,以及为后代探索他们的教育和自我表达留出空间,是绝对必要的。如果有人告诉我沮丧的少年时代的自己 -与其挣扎着去和主流社会同化,其实还有另一种选择 - 那么也许我就不会把我所遭遇的种族主义内核化了。因此,每一个聪明的亚裔孩子,请为你的才智、你的(世俗的)幽默和你的能力感到骄傲。不要因为定义了自己或找到了自己有意义的存在之路而道歉 - 你身上包容了众多元素。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铁臂阿凡提 16天前 回复
何错之有,无非是太优秀被撸sir们嫉妒
B.Zhumanov 1个月前 回复
白皮是万恶之源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