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fastrpl
马哥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21日 19°C-29°C
澳元 : 人民币=5.01
悉尼

英雄不问出处 - 毕业于公立系统的霍华德

17天前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Inside the first public school to produce a Liberal PM

By Jordan Baker 新闻来源 SMH

自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澳洲最著名的前总理)还是在学生时代以来,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里很多事情并没有改变过什么。校服仍然是海军蓝、红色和黄色,校报仍然仍然叫Canterbury Tales,Sydney Technical High School仍然是体育运动比赛上的死对头。

但其余的则已经起了大变化。体育俱乐部曾经以州长Phillip, Hunter, King和Bligh的名字命名,现在是Mundine, Morris, Peponis和Hola。板球队中投球速度最快的球员更有可能来自孟加拉国,而不是英国。

学校里现在已经不再有拉丁课和辩论赛,传统橄榄球联盟已经被足球和篮球所取代,学校里有女教师已经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而不是像过去是很稀罕,有时甚至是是有争议的例外。

霍华德吃吃地笑着说。“Miss O'Brian,对,我们都记得她。”

Former prime minister John Howard visits his old high school, Canterbury Boys'.Credit:James Brickwood

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本月末将迎来百年校庆,因此报社特别邀请该校最著名的校友、1956年届校友、前总理约翰·温斯顿·霍华德(John Winston Howard)回来参观他的母校。

霍华德先生是首位整个中小学上公立学校教育背景的自由党总理,也是唯一的一位,直到今年接替自由党主席领导职位并担任总理的Scott Morrison出现,现任澳洲总了Morrison也完全公立学校教育出身,他是从公立精英中学Sydney Boys' High School毕业的。

霍华德现在在悉尼西南部的Earlwood长大,是家四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他父亲Lyle的车库在于附近Dulwich Hill,现在还在那里,但霍华德原来加州式的平房(California Bungalow)老家,现在是肯德基炸鸡门店。

1951年,在Earlwood Public School(公立小学),十几名即将毕业的男孩被认为足够聪明,有一天能够考入大学,霍华德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被送到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公立中学),这是该地区的男子精英中学(当年聪明的女孩上的是St George High School)。

其他人则被送进了中等档次的公立中学,其毕业生基本从事不那么显赫的职业。一些人开始学习手艺活。但当霍华德先生1956年高中毕业时,即将出台并实施的一份政府报告马上改变这一切。

This photo of a young John Howard sits in pride of place at the entrance to 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

1957年发布的温德姆报告(Wyndham report)批评那时的教育体系是精英体制,废除了大多数精英中学,并推崇采纳一套公立普通综合体系(阿朱注,现在悉尼的普通全制公立中学叫做comprehensive high school,名字就是这样来的),而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反而许多人认为由于新南威尔士州开设了很多新的精英中学,这一普通综合体系再次受到了威胁。

悉尼大学的教育史专家Helen Proctor表示:“这是对过去的真正回归。在综合普通中学和精英中学两方面,有各自有相当多的民众的支持,而在二次大战战后时期,人们对精英制度实际上是反对的。”

霍华德仍然认为温德姆报告之前的体制是有价值的。他表示:“我确实认为,我们让手艺技能和技术教育落后了。在早期阶段放弃之前的综合普通公立系统,我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

60多年过去了,但对母校的生活和学习仍深深铭刻在霍华德的记忆中。当他凝视着墙上的照片和荣誉榜时,凝视着照片上一排排留着过时发型一个个杵在那里的男孩们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些面孔。

他指着一个表示:“Bill Mackerill最终成为了Butterworths的主席。”他的眼睛注视着另一个人。“Bruce Gardiner先后成为了好多个地区政府(council)的总经理。”霍华德先生目前仍然参加着规模日渐缩小的母校老校友会Old Canterbrians的团聚活动。

Former prime minister John Howard chats with present-day  Canterbury Boys student, Alexander Lorenzon, during a visit to his old school.Credit:James Brickwood

旧照片里的面孔都是白人。但是,2018年在学校礼堂里走来走去的是希腊人、中国人、黎巴嫩人、非洲人和太平洋岛屿居民男生。大约90%的学生在家不说英语。

霍华德回忆道:“(上世纪50年代)这里的大多数男孩都叫史密斯(Smith)、麦克唐纳(Macdonald)或凯利(Kelly)。”有几个是希腊男孩和几个波罗的海男生。我们有一个非常高大的占第二排的前锋,他叫Klaus,他是个好球员。

霍华德回忆说,从照片中回望过去也看到了很多老师,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二战老兵,甚至是一战老兵。他们对教育充满激情,但决不胡言乱语。年轻的霍华德虽然听力有问题,但他很有上进心,但还是“一两次”被处罚打手心。

60多年过去了,他最喜欢的老师仍然是Earlwood Public School(公立小学)的Jack Doherty。霍华德说:“他集威严与投入于一身。”这位老师在上世纪50年代初曾激发自己对时事的兴趣。

他说:“教育的诀窍,就像管理任何一群男人和女人一样。。是在于如何在权威和亲切之间取得平衡。”

John Howard's former cricket team. Mr Howard sits in the bottom row, second from the right

但有一张照片在学校入口处显得很显眼,是年轻的约翰·霍华德,他在学校里以journeyman

(阿朱注,这个词不会翻译,如何有达人帮助,请留言,谢谢)著称,他是一位热心的辩手,英语和历史都很扎实,但他不是一名dux(学校综合成绩最优秀的一位学生)或者是一个全能学霸,也从来不是学校第一档橄榄球队或板球队的成员。他说,几乎没有人会猜到他会后来会担任澳洲总理。“我自己也想不到。”

如今,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的学生数量只有霍华德时代的一半。

这所学校正在努力争取招收人数满额,目前的大背景是,公众的情绪开始反对公立的单性别男孩学校。在其中产阶级家庭的范围内,许多学生流失到私立学校、男女混校或精英中学。

因此,与附近的内西区的其他中学相比,弱势背景的学生的集中程度更高。教师们努力工作以克服这一劣势,挽救那些对教育失去兴趣的高风险男生们。

然而,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仍然有很棒的事情。最近的校友包括Moses Bangura,他一名航空工程师,曾研发出一种无人机,将医疗物资运送到偏远地区,目前仍在为非洲学校的学生提供指导,还有Ashraf Dower博士,他是Liverpool Hospital的一名脑瘤专家。

此外,在红、黄、蓝三色男孩的海洋中,可能会有另一个人会出乎意料地成为澳大利亚总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