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fastrpl
马哥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18日 17°C-23°C
澳元 : 人民币=4.96
悉尼

王国忠每周政论:续译谭保的《反外国干政法》损害澳洲自由 (下)

2018-08-10 来源: 王国忠 评论0条

「像我们这种民主国家,经常把极权当成排外的王牌;但事实上,应该只有极权政府才需担心不受约束的边界,因为影响力从来都是从民主国家流向专制国家。」

「澳洲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胁并非来自外国,而是来自内部。」

以下是笔者找来翻译员简略编译澳洲原住民律师及地权运动家皮尔逊 (Noel Pearson) 于《澳洲人报》刊登的文章,本期会刊出作者从法理观点出发,解释澳洲新的《反外国干政法》如何成为对民主自由的威胁。

原文载于7月28日澳洲人报: “Turnbull’s foreign interference laws bad for Australian liberties” by NOEL PEARSON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news/inquirer/turnbulls-foreign-interference-laws-bad-for-australian-liberties/news-story/efb27f68a54391c57441586f5aa3e026?login=1

虚幻的威胁

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总理) 政府的立法看来完全合情合理。波特 (Christian Porter.律政部长) 、其他部长和哈斯蒂 (Andrew Hastie.国会情报及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 都提出了耸人听闻的说法。尽管这些威胁尚未明确,但工党或因无法承受抵制国家安全措施所产生的后果,所以不论这些威胁是多么地虚幻,工党仍是不幸地投降了。

立法将对澳洲公民自由产生不利的影响,而政府的立法甚至不能实现其表面的目的。特恩布尔说,这些法律旨在阻止外国对澳洲的干预,并防止外国捐献影响澳洲政治。在前参议员邓参 (Sam Dastyari.前工党参议员) 的争议影响下,总理一方面重申「令人不安的中国影响力报道」,同一时间又坚称立法不针对任何国家。

「参议员邓森出卖了澳洲。」特恩布尔于去年12月宣布计划时称。他又认为立法「保护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强化我们的民主」。

违背自由党价值观

立法甚至违背了自由党的价值观。在严格的自由主义观点上,不应该用法律抑制政治思想和影响力的自由:国内和国际思潮应在自由的环境中毫无保留地竞争。

思潮就是影响力,你不能对新思潮持开放态度,却又害怕国内或国际影响力。须知道创新和进步需要开明的交流,因为金融、贸易和通讯的界限早已被打破,试图规范跨境政治的影响力并不适合全球化时代。在自由世界中,国家和国家内部的参与者相互影响,世界的人权和自由(特别是我们区内的东帝汶和西巴布亚)如何能够在没有开放边界和跨国影响的情况下推进?

像我们这种民主国家,经常把极权当成排外的王牌;但事实上,应该只有极权政府才需担心不受约束的边界,因为影响力从来都是从民主国家流向专制国家。

民主是抵御干预的最佳机制

经过反复试炼的真正民主 - 经过披露、质疑、辩论和批评 - 可以最好地抵消一切逆转的不良影响。

政治进程和强而有力的新闻监督使邓森在政治上备受制裁,反映澳洲其实不需要制定更多的法例。事实上,邓森的事例反映我们现有的民主程序是有效的,我们更没有任何理由去立例压抑民主... 而且现在拟订的法例并不提供解决方案,外国捐献者仍可以通过在澳洲的永久居民或外国在本地注册的公司作出捐献。

宪法专家杜薀梅 (Anne Twomey) 表示,他在 2017 年《选举立法修正案(选举资助和披露改革)法案》咨询时呈交的意见,有条不紊地解释立法对实现其目标并无太大作用。他认为,限制外国捐献的唯一方法,就是像新州那对全部捐献设定上限。

然而,政府没有这样做,大概是因为政府想限制部分捐献,而非全部捐献。

为胜选而立法

律政部长承认,新闻工作者应获豁免,但其他人呢?新闻工作者与民主政体下的其他公民和组织有甚么区别?

这是纯粹为了选举而展开的鲁莽立法。政府正在追求一种无原则的政治,在立法的假象下掩盖问题。

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院长威廉姆斯 (George Williams) 最近在本报 (澳洲人报) 中指,两大政党的行为使安全法冲击了澳洲的自由... 政府带头煽动恐慌,在不存在危险的情况下扬言危机处处,可是若危机确实存在,建议中的立法实际上不能起解决作用。

国家安全从来都是制造恐惧和政府争取选举民望的最佳方法。

应改选举法规范捐献

目前间谍和叛国已是犯罪行为、贿赂和腐败已被禁止,政府其实可合理地通过选举法规范所有捐献,包括外国捐献。

基本原则是:任何人、不论是否政治家,都不应被迫披露他们与国内或国外任何人士或政府之间的任何对话、会议、电话或通信 .... 只有公职人员和政府行政机构需要保密才成为例外。

保守派和公共事务研究所 (Institute of Public Affairs) 在这件事情上的原则是甚么?他们支持摧毁这些自由,可能因为他们认为安全威胁是真实的,或者他们只是选择了沉默。

真正问题不是外国干预和国家安全:这一切只是为了选举。整个事件是「红色威胁」和「阴谋」再现 ... 但这个游戏并非没有代价。这些不必要的立法将成为法律,直至这些法例在政治上不再发挥作用,仍然会长期困扰着我们的未来。

澳洲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胁并非来自外国,而是来自内部。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面临真正危机时曾说:「我们唯一要担心的是恐惧本身。」和平与繁荣时期的政府煽动没由来的恐惧,足以告诉我们,政治已沉沦至何种地步。

*副题由编者附加。

*因原文甚长,部分内容牵涉其他资料背景,译者选择节录,并非翻释全部原文。

关键词: 王国忠政法自由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