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旅游
iva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8日 5°C-21°C
澳元 : 人民币=5.03
悉尼

天才澳洲华裔神医Charlie Teo:那些影响我生命的女人们(组图)

2018-04-16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性格张扬的天才

澳洲有两个天才的华裔医生,一个叫张任谦,着名的心脏外科手术医生,很可惜他已经去世了,死于一场无厘头的谋杀,阿朱以后会给大家来说他的故事。

本篇被采访的对象是另外一名华裔医生Charlie Teo(应该是姓张),他的强悍程度超过张任谦当年,他是脑神经外科医生,专长于各种被同行判为无法收拾的脑肿瘤。跟一般华人低调的作风不同,,他的独特在于他是个很高调的人,卖弄一身肌肉是常事,过去上下班常骑摩托车,衣着随便,喜欢跟护士调情说黄色段子。澳洲的脑外科同行们都看不惯他,特别是鄙视他喜欢上媒体出风头。但是也就是因为这一点,他一直是澳洲各大媒体电视台的宠儿。无论如何,说到他的事业和生活,用人生开挂绝不为过。

2008年出版的【Life In His Hands】一书,把Charlie Teo这个有争议的神经外科医生带到了众人的眼前。这本书说的是他和他的病人-才华横溢的钢琴家Aaron McMillan - 之间的写实故事。也许每个领域都有这么几个不爱循规蹈矩的天才,他喜欢抛头露面接受采访,炫耀自己常年游泳健身的好身材,不甘于只是在手术台上发光。记得当年读了JuJu的翻译,冲进书店买了一本英文原版,也是激动地幻想过自己的孩子也去读医,做个优秀的外科医生。这么多年过去了,此书【Life in his hands】还是令人印象深刻,阿朱向你推荐,无论是你自己读还是你孩子读(高中生比较合适),让人沦陷分分钟。

职业:神经外科医生

年龄:60岁

婚姻状态:已婚

由于高超的外科手术而闻名,目前管理Charlie Teo基金会。

悉尼先锋晨报的周末生活版采访了他,让他谈谈对他的生命至关重要的女人们,阿朱带给你原创翻译。

我的母亲 Elizabeth 一直以来,并且会永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是一个很棒的人,教给我一些重要的品质,比如说诚实、善良和慷慨。她的母语是中文,所以对于英文的理解并不是最好。在妈妈给我讲成语的时候,经常会词不达意,所以我是通过言传身教学会了价值观。举例来讲,家里来了油漆匠,不管活儿干的怎么样,妈妈永远会亲自做一碗炒饭来表达感谢。

妈妈不愿意回首在新加坡成长的日子。虽然她的智力与哥哥相当,但是父亲去世后她不得不停学留在家里煮饭做家务,而哥哥可以继续读书。二战中日本入侵后,把她养的猫斩首了。所以妈妈希望把那些残忍伤痛的日子抛在脑后,不愿意再回忆。

我的父亲 Philip 是个医生。在我九岁的时候,父亲不忠并且抛弃了妈妈。他希望我成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男子汉,但显然我不是。他带我去游乐场玩,我因为觉得头晕想呕吐拒绝去乘摩天轮,被当作是懦夫狠狠地揍了一顿。每当父亲打我的时候,妈妈就会来安慰照顾我。她来看我的橄榄球比赛,来助阵。她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虽然我的体育不怎么样。

我的大姐 Annie 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保护我免受种族歧视。当我们在悉尼西南区银行镇购物时,白人的孩子会嘲笑我们。Annie就会挺身而出,像个斗士一样挥着拳头,他们就逃跑了。

我十来岁的时候是个典型的书呆子,松垮的衣服一直拉到脖子上面,顶着西瓜皮的发型。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同性恋,因为对女孩完全没兴趣。

初吻是在14岁。那年我和Annie坐汽车去 Ayers Rock旅游 (大红石头,澳洲最着名的景点,在内陆中心)。Suzanne是个漂亮的金发美女,非常前卫。在旅程的最后,她吻了我,我想她用了舌头。这感觉太美好了,是我生命中最棒的时刻。我清晰的记得当妈妈来接我们的时候,我真的不愿意看见妈妈,我希望跟Suzanne就那样一辈子。

在新州大学医科的二年级我认识了 Maree。她真的伤了我的心,因为我一直认为将来我一定会娶她的。她去了美国读神经解剖学的博士后,在那儿认识了一个可爱的美国男孩,一心一意地对她好。当她回来后,我问过她为什么离开我,她说我是个很糟糕的男朋友,非常自我,一切以自己为中心。


当年的老照片,他老婆和他的四个女儿。

25岁的时候,我在医院的游泳池里游泳,看见 Genevieve 路过,后来她成为了我的妻子。那是一见钟情,最一开始是因为她的美,可最重要的是她让我开怀大笑。一开始我母亲不喜欢她,因为她是白人,她很新潮而且还吸毒。妈妈希望我娶一个顺从的中国女孩。Genevieve非常的忠诚,当同事们攻击我的时候,她一直坚定地陪伴着我。

我的女儿们教会了我不要那么自私,那么以自己为中心。我在她们的年纪远远没有达到她们的情商,有些人说我现在依然没有情商。女人们真是比男人要早成熟好几十年。

我的四个女儿都展现了自己独具魅力的那一面。举例来讲,我最小的女儿 Sophie很鬼马精灵的,她有工程机械的头脑,还非常成熟。今天早上吧,她就教了我一点东西。你看,一个18岁的女孩可以教一个60岁的大叔,而且是大叔应该知道的东西,这真的很棒。

2006年,Jane McGrath成为了我的病人。我给她的脑瘤动了手术。如果我没有结婚的话,我会娶她的。她很美丽、善良、聪明、有勇气,并且是Glenn虔诚的妻子。她有尊严地面对了自己的治疗,把握自己的生命和死亡。Jane是个伟大的人。

有一些女性外科医生觉得要学会男性糟糕的那一面,才能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生存。在神经外科领域,我所欣赏的女性对病人和同事都很友善,而不是使用荷尔蒙的竞争力。我不喜欢男人那么咄咄逼人,当然我也不喜欢女人这样。

关注阿朱,关注澳洲故事

关键词: 天才医生女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